国庆快乐!

愿祖国繁荣昌盛,越来越强大!

——————

事实上。

白小飞并没有要杀死雷罡的意思。

倒不是他圣母,或者因为雷秀的缘故,关键在于雷罡气数未尽,而且传说中的七星偃月刀,也得靠雷罡来寻找。

相信在经历了这次的惨败和几乎死亡之后,雷罡应该能冲破自己的执念和魔障,幡然醒悟,然后从此走上正途。

否则……

白小飞不介意再杀他一次。

随后,他控制着雷秀的身躯,看向了抱着入魔尸化后的黑道长,一起飞上半空中的白道长。

“喂~”

“你们两个是要空震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未免也太影响不好了一点吧?实在不行你们去小后面的小树林也可以呀……”

“未免和谐,你们还是给我下来吧!”

“……”

嬉笑吐槽之间。

恐怖的念力,已然强行将黑白两位道长给从天空中给拉了下来,并且还化作牢不可破的囚笼,将他们彻底禁锢在了原地。

“吼——!”

入魔尸化后的黑道长,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本能驱使着疯狂拍打着禁锢自己的囚笼,咆哮不已。

而白道长就显得非常震惊和难以置信。

“你到底是谁?”

他再笨也能看出来,现在的雷秀绝对是先前的那个小姑娘,不说别的,两人的声音和实力和有着天壤之别!

眼见对方轻易就把自己和入魔尸化后的师兄给镇压了,白道长瞬间就打消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因为……

他看得出来。

这个女身男声的神秘强者,绝对有着轻易碾压在场所有人的恐怖实力。虽然没有证据,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肯定没错!

而事实也的确如白道长所料。

就见白小飞根本就没有搭理白道长的问话,一个眼神瞪过去,刚才还暴躁疯狂的入魔尸化黑道长,顿时就老实了。

他就像是被施加了定身咒一般,整个人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虽然没有气息,却肯定没死!

总之。

这是一种白道长从未见过的特殊状态。

“这下安静多了。”

白小飞却不管白道长什么心思和反应,搞定了聒噪的黑道长后,他的目光一转,又看向了魔将僵尸。

“!!!”

正在疯狂猛捶毛小方,以发泄心中怒气的魔将僵尸,顿时就如同被猛兽给盯上的小动物一般,动作猛然一停,紧跟着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就跑。

“嗖!”

这一刻,魔将僵尸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实力,身形急速流星,快似闪电,不等毛小方反应过来,一个眨眼间,便已经逃出了数百米的范围。

只是……

这点小伎俩,在白小飞面前,却根本就不够看。

“想跑?”

“你跑得了吗?”

“回来!”

冷漠的声音刚刚响起。

下一刻,白小飞面前,便陡然出现在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那已经逃得消失不见的魔将僵尸。

只是……

魔将僵尸似乎对于自己的情况,并不会很了解。

人明明都已经被白小飞用不知名的手段给弄到面前了,可他似乎根本不知道的样子,仍旧在爆发着全力,保持着惊人的速度继续奔逃着。

更恐怖的是,甭管魔将僵尸的速度有多快,怎么逃,但他却始终逃不出白小飞的面前……

就仿佛那是一个有着无限距离的特殊空间一样,即便把魔将僵尸给累到虚脱,却仍旧逃不出哪怕一寸的距离。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白道长,黑月,还是毛小方,全都震惊了,一个个目瞪口呆,骇然无比。

“嘿嘿!”

“你就继续在里面跑吧,能跑我这循环空间,算你牛比!”

“……”

白小飞一脸的不屑。

说完。

他冲毛小方微微一笑,说道:“毛师傅,你现在的样子,还真是有些凄惨呢……”

的确。

毛小方虽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势,但身上的道袍,已经破损的十分可怜了,身体各处也都是大大小小的血痕,看着就如同跟人大阵了几千回合一般。

对比他寻常时的形象,简直是云泥之别。

“白先生?!”

这熟悉的玩笑语气,让毛小方几乎瞬间就认出了白小飞的身份,“你、你怎么会在阿秀的体内……”

“不对!”

“你这是在远程控制阿秀的身体?也不对,远程控制,顶多是控制行动,却无法提供强大的实力……”

“莫非又是你的独门秘法?”

“……”

危机解除。

毛小方的关注点,显然也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换做一般人,现在只怕早已经跑过去开始救人,或者商量善后的事情了,结果毛小方在意的却只有白小飞的秘术……

这脑回路还真是有够特别的。

“嗯!”

白小飞点了点头。

他没有多解释什么,简单的找个理由忽悠了几句后,便以消耗太大,不能再继续远程协助了。

跟着白小飞便“退”了出去当然……

临走之前。

白小飞也没忘了把还在循环空间中继续逃亡的魔将僵尸给收走,免得再发生什么意外和变故。

雷秀重新上线。

“师父!”

看到毛小方正用复杂的目光望着自己,雷秀顿时脸色一红,然后飞快的低下了头。

经过刚才的事情,毛小方也已然知晓了雷秀的真实身份乃是雷罡的义女,结果却拜了自己为师……

这其中的种种,要说没有什么猫腻,打死毛小方他都不信。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回去之后必须要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毛小方对雷秀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飞快的跑到了白道长面前,开始运功帮其疗伤。

否则……

继续任由伤势恶化下去,白道长真的会与世长辞。

黑道长那边倒是不用管,因为白小飞虽然离开了,但他施加在黑道长身上的术,却并没有解开。

此时此刻,黑道长仍旧被困在特殊的状态之中,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就如同真的死尸一般。

黑月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检查了好几遍,也没能检查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只能无奈放弃,决定等师叔恢复之后,再交由师叔来看看师父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随后……

她忽然想起来。

师叔的两位徒弟,似乎还处于半石化中呢。既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那自己是不是该过去帮忙啊?

一念至此。

黑月当下也不墨迹,跟毛小方和雷秀说明了一下情况,跟着就快速朝着村东义庄的方向奔去。

雷秀也没闲着。

要知道,她的师兄郁达初现在可还是昏迷着呢,黑月虽然解开了郁达初身上的蛊惑之术,但幽冥棋的反噬之力,却足以令郁达初元气大伤。

想要救他,就必须得趁早。

雷秀现在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虽然还没有达到出窍境界,但练气九重已经足够稳住郁达初的伤势了。

剩下的,就只能等毛小方帮助完白道长,在亲手来解决了。毕竟雷秀是半路出家的,论道法的造诣程度,那是远远比不上毛小方的。

……

PS:感谢订阅!更新奉上!求个月票、推荐、打赏支持,无忧感激不尽!另外公布一下本书的群号:565961305(风暴群),喜欢的朋友可以加一下,讨论本书的相关剧情和发展,喷子勿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