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昂的身影,出现在了坍塌之势暂时稳住的上方楼层某处隐蔽房间中。

他脚下放置着无数块镜片,

镜面的大小、形状不一,凸面凹面平面皆有,铺满了整片空间,地面、墙壁、天花板。

完成了。

李昂毫不犹豫地自虚空中取出【神圣礼赞泉水】,一口饮下,将身上被妖焰燎到过的负面状态解除,

同时环顾周遭,确定没有系统侦测器出现。

镜头都被吸引到了下方战场那里,没有空余镜头注意到他。

很好。

李昂摘下龙头面罩,自背包栏中取出饲养箱,和之前一样,自饲养箱内,拿出了接近四米的虫巢孵化卵。

卵状物体自动打开,其中寄宿着的并非**的虫巢领主,而是一件具备虫巢领主所有功能的半敞开式**装甲。

这具由沼泽神力、虫巢孵化池、炼金工坊合成兽制作台、深渊魔镜等合力打造的虫巢装甲,

在外形上,比普通的虫巢领主更为高大,

红白双色的背部甲壳上满是可以发射的尖锐棘刺,

六条手臂全都握着虫巢目前能生产出的最大威力武器。

戴着【抗龙狂头盔】的李昂,跳入**装甲内部,

装甲正面分为两半敞开的板甲,立刻自动闭合,

“驾驶舱”内,立刻延伸出大量神经回路,连接至李昂脑后,完成接驳。

呲——

崭新出厂的虫巢领主睁开了双眼,背部的密集喷气孔喷发出炽热蒸汽。

“...”

李昂捏了捏拳头,完全接驳的神经回路,传递来了真实的触感,

心跳,呼吸,肌肉收缩拉伸,所有一切在脑海中纤毫毕现。

这具他投入心血精心打造的装甲确实足够强大,

舍弃人类的外形,意味着能有更大的体积,更多的质量,

意味着功能更加齐全。

“就是不能再使用‘李日升’这一身份的技能道具了。”

李昂心底默默道,释放心灵附魔系第三级异能,【连心术】,与虫巢建立精神链接。

上百只虫巢兵虫,从屋外地下钻了出来,冲进屋内,以极快速度整齐有序地收起地上所有镜面碎片,

李昂踏步走出,偌大空间的远处传来了奔雷般的密集践踏声。

那是...由兵虫组成的海浪。

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虫巢单位,在李昂前方急停下来,偌大空间中只剩下飞行兵虫的震荡翅膀声,以及各级兵虫排气孔的散热声。

整齐得可怕。

李昂扫视着自己的造物,眼前的只是所有虫巢单位中的一小部分,借由脑虫作为节点,他的灵能可以连接至远端的虫巢,获知它们那边的状况。

【深渊魔镜】的【镜界穿行】效果,是随机传送至周围半径一千米内的某个镜面物体旁,

通常这项特效并不稳定,很可能传送到莫名其妙的位置,

但如果提前设计,比如将海量镜片集中在一起,充当分子,

便能提升可控传送的概率。

比如现在,“李日升”这一身份已经退场离开,

接下来,就是虫巢领主的舞台了。

李昂脑海中闪过漫画的内容,太昊所说的“封神”话语,以及他通过【掘秘者】称号技能所收集到的情报。

计划,需要稍微改变一下了...

————

连李日升都倒了么...

失落世界十层,战场中心。

女巫心头巨震,她非常清楚狂燃火与安博里合体之后的力量上限,

以她的眼界,也能清晰辨认出【熵之腐臭】完美级消耗卷轴,以及柯尔特破魔子弹的威力。

这样一套组合拳,就算是剧本任务里的关底boss,也要饮恨当场。

然而,妖焰飓风虽有削弱,却仍能维持原本雏形。

此刻的荒狮,体表皮肤已经剥离到只剩10%左右,四肢血肉尽数脱落,掉落至安全门的下方空间,

安全门周围的灰袍身影,一个接一个倒下,只剩下最后两道,

伴随着他们声嘶力竭的邪祟呼喊声,

安全门下方的漆黑空间中,探出了十二条青黑色触手,就和太昊等人在十五层时看到的一样,只不过要比后者小无数倍。

啪——

触手扎入荒狮的残躯当中,

荒狮发出了足以震碎耳膜的惨厉兽吼

不需要沟通或者指示,

它前方的岩山与恶蛟,怒吼咆哮,岩柱与光炮横扫而来。

而荒狮自己,则一边颤抖着,一边斜斜挥下白骨化的狮爪。

妖焰倾泻而来,密集如雨,封锁住玩家后撤的路线。

铮!!!

海盗挥动【潮汐使者】,浪花与火焰击碎了一部分的岩柱,却对大面积的妖焰与光炮无能为力。

大卫撕碎一张消耗卷轴,召唤出以大象为外形的守护灵,但在能够吞噬能量的妖焰面前,守护灵只是多撑了几秒钟,便被吞食殆尽。

大厦将倾,狂澜既倒,

飒——

破空声急袭而至,一道白色身影瞬息跨越千余米距离,闪至女巫等人前方。

来自异学会的、穿着朴素白裙的素霓笙,表情淡漠,望着漫天妖焰,一拳轰出。

只一拳,

空气呈现出波纹般的震荡,狂风呼啸倒卷,

原本密集如同暴雨的妖焰,在这一拳之下,竟然纷纷聚合,凝为一团一团,差之毫厘坠落在众玩家周遭。

“你是,怎么...”

女巫只觉大脑仿佛卡壳一般,刚才看着素霓笙挥拳的时候,她蓦然有种心脏都会被这一拳震碎的错觉。

没有理会女巫与其他玩家的惊愕,素霓笙轻踏地面,身形再次闪现至荒狮前方,一拳轰出。

嗡——

空气像是被压缩了一般,呈现出白色的波纹状波动,

拳势掀起的暴风,朝着荒狮正面刮去,却在即将接触到荒狮时,撞到了某种看不见的屏障,向两侧滑去。

呼!

狂风呼啸而过,掀起巨量的土壤扬尘,充分彰显这一拳的破坏力。

浑身各处扎着触手的荒狮,用惨白颅骨中,仅剩的独眼默默与素霓笙对视。

眼眸中无悲无喜。

仪轨的最后环节已经开始,它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神性正在流向自己体内,

磅礴的、前所未有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涌了上来。

这便是,神祇的力量么...

尽管仪轨还未彻底完成,荒狮依旧感觉自己比之前最佳状态都要强大,

它悬浮半空当中,维系着触手的连接,随意挥出狮爪,澎湃妖力如洪水般倾泻而出。

砰——

素霓笙被猛地弹飞了出去,脚掌落在地上,犁出两条绵长痕迹。

“...”

她默默站起,表情淡漠地看着荒狮,拍了拍手掌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嗯?”

荒狮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朝下方望去。

咔嚓咔嚓的破裂声逐渐响起,原本封印着米迦勒等人的静滞力场,在方才素霓笙的一拳之下,依次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