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飞点头后,刘狂龙的脸上浮现出抓到苦力的开心表情。

刘狂龙开始将她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陈飞.....

沙海安全区昨天晚上遭遇了大量变异丧尸虫的攻击,这些丧尸虫无视了高墙的防御,直接从地下潜入沙海安全区的内部,因为是在晚上大部分幸存者都休息的时候突然发动的袭击,使得大量的幸存者死亡,这些死掉的幸存者在变成丧尸后,和丧尸虫一起对其他幸存者发起攻击。

只是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幸存者,因为被丧尸虫攻击而死,这些死掉的幸存者在变成丧尸后,和成倍的增长的丧尸虫继续攻击其他的幸存者。

那时情况已经超出安全区所制定的一切应急方案,所以安全区只能是被迫的放弃修建的初具雏形的城池逃离,只来得及转移一部分内区的重要幸存者离开。

至于剩下的那些幸存者,安全区也只是负责给他们开路,指出一个让他们逃离的方向,而小桑山安全区和沙海安全区的军方最高长官,年轻的时候就是关系过命的战友,自然而然的小桑山安全区就成了沙海安全区撤离的首选,也就造成了如今这副车堵如同长龙一般的现象。

丧尸虫?

陈飞皱眉沉思,沙海安全区这次算是为大家敲响了警钟,绝对不能用常规的想法,去预想丧尸可能会有的进攻方式。

丧尸病毒的传染是全球化全物种化的,坚固的围墙所针对的也只是人形丧尸,而像是沙海安全区所遭遇的丧尸虫,就属于特殊的一种存在。

在奥创生物制药的地下实验室,陈飞他们也见过鸟类的丧尸,陈飞相信这种鸟类的飞行丧尸必然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一旦出现了大量的鸟类飞行丧尸,就可以直接从空中对安全区进行攻击。

这种攻击和从地下突然出现的丧尸虫是一样的攻击让人防不胜防,这就迫使安全区必须将现在的警戒级别再提升两三和级别!

若不能有效解决这些安全隐患,国内除了最大的三个安全区和京都安全区,其他的安全区依旧是随时面临覆灭的危险。

陈飞将这些都记下,之后在建设营地时他就要针对这些可能发生的危机情况,好好的去完善营地的安全。

如果营地要面对丧尸虫的袭击,陈飞是不需要太过担心的,因为他现在正在着手的去弄营地的地下建设,地下区域的混凝结构直接就完美杜绝了这些虫子从地底进入营地的可能,要知道这些混凝土如果按照防御能力来评级,绝对符合特级混凝土的标准。

除非这些丧尸虫有着强大的攻击能力,否则它们根本别想破开混凝土墙壁的防御。

而对于会飞行的鸟类丧尸,陈飞暂时因为营地没有投入使用也不需要担心这些,以后在一点点的完善就好。

“那你现在要去做什么任务?”

吴刚一脸好奇的盯着刘狂龙问道,刘狂龙左右看了看周围的那些幸存者,很识趣的离开这边,避免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事情,而引发什么凄惨的结果。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可是机密哦,你们千万不要胡乱传播,那样会给安全区造成恐慌的!”刘狂龙故作神秘的说道。

“上一次我们去奥创生物制药寻找实验设备时,救下的那个半人马科学家你们还记得吧?”

刘狂龙看到陈飞和吴刚点头后才继续说道:

“那些从沙海安全区过来的士兵,他们抓了一条怪虫,结果那个半人马科学家在研究后,发现这虫子是无性繁殖,拥有极强的生命力,只要让它吸收足够多的新鲜血液,就会一分二,二分四,以此类推无穷尽的增长!

最终要的是那个半人马科学家,他推测是有一只虫母在控制着这些丧尸虫,他在这些丧尸虫的体内都发现了一个能接收生物电波的奇特组织,用来接收母虫发出的指令,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证明这只母虫,有着不低的智慧。

这一次袭击沙海安全区让它在很大程度上,扩充了虫群的数量,若果想要进一步的扩大那很有可能会攻击沙海安全区周围的这些安全区,所以在那之前我们要对这些虫子主动发起攻击,摧毁虫穴所在,击杀虫母,按照那半人马科学家的推辞,只要虫母一死,它到虫子军团也会跟着不攻自破的死去!

我们现在前往海沙安全区的区域,去寻找虫穴的所在!”

吴刚听的长大着嘴巴,刘狂龙所说的这些多少的有那么一丝不可思议的感觉。

“喂!走了,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了,你们现在也要开始帮我干活了,所有挡路的车都给他们推下去!”

看着陈飞若有所思的模样,刘狂龙还以为陈飞是在担心小桑山安全区的安全问题,于是就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老气横秋的安慰道:

“我说陈大队长,你就不要太过担心了,距离沙海安全区进的安全区有好几个,也不一定下一次就直接选中我们小桑山安全区,另外咱们安全区内有个地质专家,他说咱们小桑山安全区地下大部分都是坚硬的岩石,只需要将地下面有岩石的区域做好地面的硬化,就不需要担心丧尸虫从地上攻击。

走吧,先干活吧,你们回去抓紧休息,一旦我们那边有了发现,周围的这些安全区可能要联合对虫穴发起总攻。”

陈飞淡然一笑连忙感谢道:

“谢谢刘队长告诉我们这些,我一定会提前做好准备的”

“你想怎么谢我?不如把你的厨子给我吧......”刘狂龙嘴角翘起对陈飞发射微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想都别想!你别挖我的墙角啊!”陈飞双臂在胸前比了一个大大叉,不停的摇头。

刘狂龙用力的皱了皱鼻子,轻哼一声:

“小气鬼!!”

刘狂龙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一名狂龙小队的队员,伸出了只小手,那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狂龙小队队员,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扬声器,打开后恭敬的送到刘狂龙的面前。

刘狂龙接过扬声器双腿微微弯曲直接跳上了旁边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所有人注意,看向我这边!

我是小桑山安全区进化者小队,狂龙小队的队长,所有逆行超车的车辆上的人,全都给我下车,车上如果有私藏的食物和武器,也一并的都拿下来,我只说明一次,你们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否则就要连人带车都被我推下山谷!

我只说这一遍,你们若是不听那就后果自负!”

刘狂龙说完直接将手中的扬声器给狠很的抛下下了山谷,然后直接用手中的重斧将一辆逆行超车的黑色路虎用重斧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远处很多对刘狂龙的狂妄表示不满的幸存者,如同被掐住脖子的公鸡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一个普通人和进化者作对那不就是找死?

他们这些外来的幸存者,跑到人家的低头上撒野,就算是一条强龙那也要乖乖的趴着!

这些幸存者开始默契的从车上往下拿自己的东西,在后面的不清楚这边发生什么的人,看到前面的人将车上的东西惊慌的搬下来,即使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还是在第一时间同样跟着去做。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那就刘狂龙和陈飞吴刚三人的表演时间,陈飞和吴刚的力气不及刘狂龙但是他们两个一同发力同样能够将那些车推下山谷。

三人暴力清理堵车现场的一幕,给刚过来的这些幸存者们造成了剧烈的视觉冲击,奠定了他们心中对小桑山安全区的进化者都比较暴力野蛮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