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冻僵的两人已经被抬进了房间,此时众人回到大厅以后,城中的那几个纹身师傅也刚好来了。

“烦劳几位看看,这干尸上的纹身可认识?”苗妙妙将纸展开,“这上头就是方才照着样子描出来的图案……各位可曾给谁纹过?”

几个纹身师傅聚成一堆,又比对,又讨论,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两具干尸生前应该是花楼里的人。

“这不是废话嘛?!你们这儿除了花楼,哪里还有男子会纹花儿?”苗妙妙不满地怼了一句。

商量了半天,居然商量出了这个玩意儿。

她用脑子想想都想出来了。

“可是……除了这个,我们也无从断定了……”

纹身师们瑟瑟发抖。

苗妙妙朝着莫有之使了个眼色,将她带到隐蔽处:“我看这群家伙就是怕惹上麻烦才不说的,你且先将他们遣回去,我自有办法。”

“好。”

这个莫有之没有任何疑问,直接答应了下来。

看来她是想让苗妙妙全权处理此案呀!

如此一来,不会有些不妥吗?

苗妙妙心生疑惑,但很快又有新的事情出现了。

那两个冻僵的男人醒了。

莫有之与苗妙妙一同进入屋内,随后关上了房门,命人不要打扰。

“可曾看清袭击你们的人的样貌?”少女一进屋内,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那两个男人面色还有些青黑,身前烧着火炭,身上裹着棉被。

他们刚被人从热水里扶出来,这两个女人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

实在没法子,只能裹上被子遮掩一下。

“那人的样貌……”春花皱起细眉,“那人的样貌实在没看清,我只闻到一股异香,人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旁的秋月使劲点头:“当时我们在后台上妆,等着过一会儿演出……”

这么说,那人将这两个大男人迷晕之后就将他俩藏进了冰窖里?

“你俩多重?”

苗妙妙突如其来的问话,将在场的三人问傻了。

“你问他俩体重做什么?”莫有之怪异地看着她。

“大人……这男人的体重是个秘密……怎么能随意问?”春花咬着下唇,为难着。

“是啊大人……体重与我们被袭击有关系吗?”

听了秋月的话,春花立刻捂住嘴:“难道越轻的人越容易被下毒手?!”

“啊!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怎么办?”春花看向眼前的英武的女子,“都尉大人可要救了奴家呀~”

“是呀大人~”秋月双眼立刻升起水雾,“只要都尉大人将我们二人带离此地,我兄弟二人自然尽心尽力地服侍大人~”

“你俩有一百三吗?”

此时苗妙妙冷淡的声音突然响起,将原本还在担心自己生死的两人怔住了。

“一百三?!这位姑娘您可真是……”

“有么?”她歪着头抱臂冷眼看着他俩。

“……”

两人低头抠着手指。

看这俩的神态,就表示她猜的不离十了。

这个案犯要将两个一百三十斤的男子从后台运到冰窖里,可得花上一把不小的力气!

而且途中也会有人撞见,实在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把这两个家伙运过去的。

她摸着下巴思索之际,外头突然闹了起来。

随后外头有个小兵禀报,说是在楼里搜索到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