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膳。

黑脸妇人开始张罗上菜,没想到一角落的官差开始骚动起来。

苗妙妙寻声看去,居然是苗蛋蛋被几个女子围在一圈调戏。

“想不到这船上还有如此俊俏的小哥”女子甲顺势在他的下巴处揩了一把油。

“啧啧啧这腰身真是细呀是不是你们船老大不给你饭吃,饿细的呀”女子乙一拉他胳膊,将他带至桌前,“来奶这儿吃奶这儿想吃多少吃多少”

苗妙妙站在不远处,已经看到男人额头隐忍的青筋,正要开口解围,没想到有人抢了先。

“诸位官奶,这位是我们船上的杂役,后厨还有一堆活等着他干呢”亲信正端着菜,站在司侦邢身边。

那几个官差一看见他,眼又亮了起来。

“呦这个也不错嘛”

说着就有两个女人猥琐地上前拉住他:“陪奶奶喝几杯,你们后厨不是还有厨子和船老大嘛让他们干去”

“不、不是那个”他顿觉后悔,刚要是不开口,不就没事儿了吗

现在倒好,还没和自家的主子传递好情报,就被那些女人给钳制住了。

接收到苗蛋蛋射来的同情目光,他委屈地朝着苗妙妙看了一眼。

苗妙妙一拍胀疼的脑袋,深吸一口气,赔笑着制止道:“慢着慢着各位官奶奶呦咱们这是正经的渡船,这两位也是正经人家的男子,不三陪的”

“何为三陪”

突然一女声从船舱门口飘了进来。

那几个官差一见到来人,立刻禁了声,低眉顺目乖的像一只只哈巴狗。

苗妙妙一转身,看到一华服女子立于门前,此女子约摸三十来岁,身后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

这男子低着头,身上严严实实地罩着一件黑袍子。

“师父”

她默默的叫了一声,男人似乎听到了一般,立刻抬头看向她。

血红的双眼吓了苗妙妙一跳。

她稳定了心神,对着那华服女子行了礼:“回大人的话,三陪是小的老家的方言,就是陪吃、陪聊、陪玩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女子点着头,走到一处明亮的空位坐下。

整理好衣摆,随后又道:“不要叫我大人,我无官无职,受不起。”

“那该如何称呼”架子摆这么大,怎么还受不起了

瞎谦虚

“这位是姬胧,姬夫人。”旁边有人提醒着。

苗妙妙眉毛一挑,立刻挺直脊背,上午还查着她的案子呢

中午就遇见了,真是有缘千里送人头

“原来是姬夫人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您来我这小破船上,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呀”

看来那个官差所要等的人,就是她了吧

姬胧眼神扫向苗蛋蛋与亲信方向,不由得蹙起了眉:“身为魅国官员,在这儿调戏良家男子,成何体统”

众人身子一抖,没一个敢为自己辩驳一句。

苗妙妙摸着下巴思索,这个姬胧看上去也不像个会虐杀春花秋月二人的模样呀

难不成这里头还有什么误会不成

“我在后厨等了半天,怎么还没有人来端菜呀刚炒的豆角都要闷黄了”

此时王福年提着炒勺就闯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