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前。

村夫挑着菜走到翠林山顶的院门前。

“叩叩叩。”

“叶师傅在家吗?我山下老蔡,今儿又送菜来了!”

老蔡喊完,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接着就听到院内有人走了过来。

没多久门开了。

叶凡见到老蔡,立刻笑着让了身子:“老蔡啊,进来进来。”

村夫挑着菜进门,打量着院内,很干净,应该是刚刚打扫过:“叶师傅,这两天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事儿啊?”

“没啥事儿……不过我那把古董椅子倒是有点毛病了,还是要麻烦你帮我修一下吧。”

“嗨!这点小事,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正当老蔡修椅子的时候,门外又来了一行人。

“叶凡!”一个武者打扮的男人高声叫着老人的名字。

叶凡回身皱眉看向他,往前走了几步:“几位有什么事吗?”

“叶老,您不认识我了?”此时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从武者身后走了出来。

叶凡脸色微变:“赖侍卫?”

“看来叶老还没忘记鄙人。”

赖一发背着手走进院内,瞧见边上有一处石凳子,便坐了下来。

“不知赖侍卫不乏艰辛上山来找我这个老头子所谓何事?”

“都说叶凡先生家中奇花异草不胜枚举,我就问你买个小东西。”男人招了招手,边上的武者就掏出一袋钱,砸在石桌上。

赖一发打开钱袋子,里头露出黄澄澄的金子。

……

“我当时一看到金子,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就立刻告辞离开。本想第二日再去,结果家里有了点事就耽搁了几天……没想到昨儿就听说叶师傅死了。”

说罢,他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满脸都是懊悔:“如果当时我再回去看看,或者根本不走,叶师傅可能就不会死……”

司侦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后开口:“你给了我们很重要的线索,等会儿有人会带你去领赏。”

一听到有钱拿,村夫立刻起身,连鞠三个躬:“谢大人赏赐、谢大人赏赐。”

“回去吧。”男人淡淡地一挥手,村夫拎起蓑衣就出了书房。

苗妙妙在窗边看着小厮带着村夫走远,这才回头看向屋内的两人:“按照这个人所说的话,赖一发是已知最后一个见过死者的人?”

“不过他问叶凡买什么东西,需要用黄金买呢?”

司宇白拍了拍她的脑袋:“自然是波斯蝎箩了!凶手已经出现,走,咱们赶紧抓人去!”

说罢抱起黑猫就冲了出去。

“喂喂!不带把伞吗?!我刚干的毛!”

……

凌晨的长安大街,路上只有两三个人。

街边连早餐铺子都没开门。

一个身着蓑衣的村夫揣着怀里的银子拐进了一条小巷中。

“师父……咱们不是去抓赖一发吗?为什么跟着这个男人?”苗妙妙不解地问道。

司宇白跟着拐进小巷中,看见村夫推门进了一间院落,便立刻停下了脚步:“你瞧瞧,他一个翠林山下的农民,为什么会住在长安城内?”

“难道……他是假的?!”

“真假尚未可知,不过为师可以确认,他刚才没说真话或者隐瞒了一些事。”

“你是怎么发现的?”

司宇白将她的脑袋往怀里按了按,以至于不让她淋着雨。

“一个月没下雨,暴雨后半夜才开始下,如果他从翠林山附近过来,需要徒步三个时辰,他又怎么记得会在未下雨的天气穿如此沉重的蓑衣出门?”

“若是他出门时已经下了雨,可城门五更才开,他一个住在翠林山下的村夫又是怎么进来的?”

被他这么一分析,苗妙妙瞬间恍然大悟:“你说他是不是想骗赏?!”

“骗的又不是我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