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未卜先知呀”苗妙妙笑嘻嘻地摆着手,眼神不断偷瞄着对方,“也不知是哪一位不负责任的家伙传出来的。草民要是会未卜先知,也就不会如此落魄了”

“怕是倪姑娘对落魄有什么误解呢五十两一夜的客栈,寻常百姓可住不起。”

一旁有个侍从模样的人阴阳怪气地开腔了。

苗妙妙打量了她一眼,觉得甚是眼熟,但也未细想。

“我住哪儿与你何干我说的落魄可是与之前的家世相比的。”她佯装悲伤,叹着气,“陛下啊草民曾经可是周国首富倪祖纵的女儿”

苗妙妙这一口伶牙俐齿,将在场的人唬得一愣愣的。

不一会儿功夫,她就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完整的新身份。

一个被大周朝廷逼迫,不得已逃出国避难的首富遗孤。

身负血海深仇,还有复兴家族大任,千里迢迢来到魅国。

“此次来魅国,虽然是以游人的身份,但实际上实际上”

苗妙妙一咬牙一跺脚:“陛下,我实话实说,其实我这次来西都就是找到先父在这里留下的一笔遗产,从而东山再起”

凤来仪客栈。

“你说你是大周国首富的女儿”王福年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苗妙妙忙捂住他的嘴:“小点声人还在外边候着呢”

“你说你是首富的女儿,那许家同意吗”亲信幽幽地吐了一句出来。

她尴尬地咳嗽一声:“我说我是倪祖纵的女儿,和许家没什么关系”

苗妙妙将她方才在宫里所说的那些又复述了一遍。

在场的三人均是一副“你死定了”的模样。

扯谎也得扯得像一点呀

凭空生出个倪首富,他们哪儿有这个本事帮她圆这个谎

“反正这些都不重要,从这里到周国也得好几日时间,要想弄清我的身份不容易。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一把揪住王福年的胳膊,“老王,赶紧给我搞一份藏宝图”

“啥”王福年愣了愣,一摊手,“我上哪里给你搞藏宝图再说了,外头还有人守着,我就算出去买一份也不可能呀”

要不说危急关头还得死马当活马医

苗妙妙从桌案底下抽出那卷西都地图,开始沾着墨水添油加醋。

王福年差点咬到舌头:“你该不会拿它”

“事到如今,只能如此。我看那个叫羊常的娘们对我家老头的遗产挺感兴趣的,我这就找点事儿给她做做”

午后。

魅国宫殿。

羊常穿着单衣坐在塌上,面前摊着一张污渍满满的地图。

“陛下,这图应该是假的。”底下的谋士跪坐在一旁俯首。

女人用指尖挑了挑这张纸,笑道:“把它还回去。”

“这是欺君之罪啊陛下不拿下她治罪”谋士试探着问道。

“那是人家先父的遗物,她要是轻轻松松就交出来了,我倒觉得奇怪。”

她摩挲着手上的玉镯,深不见底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

宫人领命离开。

没多久,一妖艳男子走进殿内,口中酥酥麻麻地喊着:“陛下。”

谋士也行了个礼,识趣地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