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湖游到夜渐深。

苗妙妙总算是带着她红肿的脸蛋回到了客栈。

一进门,就瞧见屋里的三个男人围在一块打牌。

这玩意儿还是苗妙妙刚出长安时,一路无聊,仿着扑克牌做了一副。

各种玩法全教给了王福年。

如今这王福年居然还把它翻出来荼毒其他人。

“你们很闲吗”

她在外头疲于奔命,这三人居然在一块儿打牌

一看到这场景,她胸口就由一股火气冒了上来。

差点要将牌桌掀了

不过好在理智战胜了冲动。

苗妙妙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缓缓吐出:“都什么时辰了一个个不睡觉在我房间里通宵打牌是吗小心我举报你们聚众赌博啊”

“大人您这是吃啥火药呦呦呦哪儿来的琴啊您这是突发雅兴,想要弹奏一曲”

苗妙妙没好气地瞪了眼王福年:“遇到个碰瓷的。”

说罢将琴往角落一摔,琴弦震动,发出幽鸣声。

弄断了他们一根琴弦,那个水蜜桃居然让她把整个琴买下来

碍于羊干路在,她也不好发火。

值得吃了个哑巴亏,花了二百五十两买下了这把琴。

“先不说琴了,蛋蛋还有阿信,我有事托你们。”

王福年虽然脑子还行,可是身手连村口的寡妇都打不过。

所以找把柄的事儿还得靠他们两个。

万一被人发现,总不至于被抓。

不过被抓也没事,王福年这家伙巴不得再进一次女牢呢

苗妙妙让这两人一起再去月湖边上的豪华游船一趟。

亲信听闻,立刻摔了一副王炸,随后提起刀,目光炯炯:“月湖上那么多船,上哪一艘”

“最最豪华的那艘”苗妙妙目光移向牌桌暗暗感慨着这副好牌,“你们看到湖面上停着最奢华的船,上了就行”

苗蛋蛋与亲信二人离开了客栈。

苗妙妙则走到窗前,看着那阴诡台出神。

羊干路今夜与她提了一句,明日夜宴。

为了祝贺魅国国王登基三周年,那个姬胧会献上一百零八位美男。

一百零八位

搁那儿演水浒呢

可是那羊常也不是梁山呀

苗妙妙担心司宇白。

这家伙是修行者,长时间体内没有灵力,会不会出现副作用

也许

也许会变成一副行尸走肉也说不定

想到这儿,她的脑海里映出了一些当年看过的重口味的丧尸片。

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嘶”

苗妙妙一回头,看到王福年正趴在牌桌上,随即吓了一跳:“你怎么还在这儿”

王福年没有回她的话,盯着那对牌看了许久,一拍桌子,大叫一声:“丫的这孙子出老千”

这话音还没落呢,只听到楼下一声巨响,似乎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王福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瞪大双眼:“难不成我练成了绝世神功,隔山打牛”

“打个屁牛呀快下去看看出啥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