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妙妙让小二说出死者进入账房以后有没有其他人进出过账房。

小二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我实话实说,我家掌柜的算账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所以我在给他准备好炭火和茶水之后就离开了门也是她自己锁的”

“门钥匙只有你们掌柜的有么”苗妙妙问道。

“这是自然了账房的钥匙当然只有掌柜的有了”说到这儿,他突然摆手,“还有,我没有在茶水里下毒”

苗妙妙轻笑一声,让他冷静一会儿,细细想想自己在今天入夜后做了什么。

而她则再次进入到了账房之中。

仵作正在背对着她检查,嘴里还念叨着:“奇怪了、奇怪了。”

苗妙妙问及有什么奇怪的

仵作就说他发现死者生前并没有喝茶。

苗妙妙这才打开壶盖一看,里边的茶水几乎是满的,而加上被苗蛋蛋拿去喂兔子的水量,正好一壶。

这说明死者并未中迷药

她的推测有误

接着,仵作又给她看了一样东西,一些木屑。

这个木屑与书架上的不同。

书架上的是红漆,而这个木屑则是黑漆,这种漆还带了点金色。

这难道就是凶器留下的

放眼整个账房中,并没有发现任何此种颜色的物体。

“死者致死因查出来了吗”

仵作回答:“死于头部猛烈击打,也就是书架砸上之前就死了。”

账房内除了倾倒的书架,并没有其他地方被翻乱过,凶手又如此猛烈多次击打死者头部,这说明有可能是仇杀。

苗妙妙立刻让人将死者生前不对付的人都叫了过来。

这半夜三更,西都的衙役们办事也算利落,没一会儿就将人带了过来。

苗妙妙问了那些人,都没有非杀她的理由。

因为这些人多数都是生意上的矛盾,即使她死了,那凤来仪的幕后大老板也会重新派新的掌柜的。

“你们知道凤来仪的幕后大老板是哪位吗”她突然转变的八卦之色令旁人措手不及。

不过哪位神秘的大老板神出鬼没的,自然没人清楚他到底是谁

苗妙妙略有些失望,让那些人都回去了。

“小倪,你之前还说凶手必定就是客栈里的人,这怎么还把外头的人盘问一遍呢”羊干路手揣着暖壶,瑟缩在一旁。

她见了心有不忍,解开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我这不是怕有人雇凶杀人嘛。”

话音刚落,那楼上的住客就开始不满地叫嚣起来。

“死了人不好好查案,你翻我们房间干什么呐”

“就是这破客栈住着晦气,赶紧换个客栈住”

“我看那个龙门客栈就不错,咱们就去那里住呗”

住龙门客栈

怕是活腻歪了,想自己快点变成人肉包子吧

苗妙妙不屑一笑,背着手走上楼:“各位稍安勿躁。如今店内出了命案,各位理应配合一下,不然魅国应该有一套完整的律法来整治诸位吧”

她这一招笑里藏刀将在场的众人吓得浑身一激灵。

没有一人再敢说出个“不”字。

不过众衙役在各个房间内搜寻了个彻底,依旧没有发现这种涂了特别的油漆物体。

她心中自然是有些着急,但是不能露于表面。

仰头看着门牌,一间间地走了进去。

待走进天字三号房间内,里边一个女子坐在轮椅上,面色清冷眸子低垂。

感到有人进来,她才缓缓抬起头看着来人,眼底波澜不惊:“我腿脚不便,不能招待姑娘了,姑娘随意。”

苗妙妙说了一声“叨扰”便直径走向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