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四十章 破局

羊常似乎也很有兴趣,看着苗妙妙的眼神都变了。

少女在得到关大师的许可之后,清了清嗓子继续道。

“商人行商最怕遇上劫匪,所以必然会夜宿城内,或者住进信得过的白店。”

“而关先生口中的土地庙建设规模不小,必是靠近城镇的。所以如果是商人,一定会直接进城留宿,而不是在谁人都可以进出的庙中过一夜才行动。”

此时又有一个貌似是武官的人反驳:“你说商人怕劫匪,难道镖局就不怕了?再说了,商人的货若是湿了,便卖不出好价钱了,谁会冒雨进城?”

苗妙妙回到作为喝了一大口茶,指着她说道:“这位大姐反驳的好,为什么我说不可能是商人呢?因为……”

她故意拖长了音调,看着周围人变化的神色煞是有趣。

“因为相比较,我觉得这两队人马是镖局的可能性更大!”

“第一‘强’,镖局里的镖师个个都不是普通人,一般的劫匪不爱做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生意,搞不好钱没有几分,人已经归西了。所以住一晚土地庙也无妨。”

“第二呢就是‘抠’,为了节省开支,镖局押镖都是能不进城就不进城,因为周国进城是有人头税的。”

苗妙妙伸出五根手指:“一个大人五文!未成年半价,没足岁的才免费……”

说着,叹了口气:“那些进城想要饭的,没个五文钱都开不了张。”

“若是说镖局的话,那在周国境内应该有三大镖局:恒威、顺利、正义。”

她掰着三根手指面露难色:“这三选一倒是麻烦……不过这事发生在三十年前。可偏偏巧了,三十年前只有恒威镖局一家独大,剩下两家都是十几年前从中分家出来的。”

“所以说,关大师,三十年前您在恒威镖局从过事,走镖的时候突遇暴雨,夜宿土地庙,死了一个同事,你们瞒报其身亡的消息,只说此人失踪了。”

“你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可不要胡言乱语!”老头子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酒水溅了出来,“看你前头猜中了恒威镖局,老朽倒是也高看了你几分,但是这平白无故扣了一个杀人的罪名是怎么回事?!”

苗妙妙一脸无辜,忙摆手道:“老先生息怒啊!我也没说您杀人啊……您这么激动做什么?”

看着眼前这个人畜无害模样的小姑娘,老头顿时觉得自己方才失态了。

红着脸喝下桌上的酒:“你就说这人藏哪儿去了,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

“这人应该就埋在土地庙的地砖底下吧?”苗妙妙观察着老头变化的神色便知自己已经猜的**不离十了。

“晚辈猜想,此人的死应该是与你们运送的东西有关。这人估计是误动了那个万万不能打开的箱子,所以才意外死掉的。”

随即她背过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拿起酒杯让侍者倒了一杯果酒:“晚辈倒是好奇,箱子里装的是什么?能让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一夜之间死掉,而你们却只字不提他的死,只能用失踪掩盖真相。”

那老头听后冷哼一声:“这不过是你的推想,要想证明事实就要将当年的土地庙找到,撬开地砖才行。所以这个问题你也只能答对一半。”

苗妙妙饮下果酒,淡淡一笑:“前辈说一半,就只能一半。”

题是他出的,对不对还不是他说的算?!

哼!

老家伙。

这刚腹诽到一半,那关大师便取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小物件,放于侍者手中的托盘之上,命其将它交给苗妙妙。

“毕竟也只在老朽的只言片语之中猜出了这么多信息,实属不易……这个小小的护身符就给你当个奖品吧。”

苗妙妙拿起那物件一看,不过是个一头大,一头小的金属物品。

搁现代批发价七毛一个。

就这儿还奖品呢?

害她还白期待了一下。

不过谢谢总要说的,礼数得用尽。

此时这姬胧恰时插话。

总算要到了进献美人的时刻了。

苗妙妙伸长了脖子看着一个个男子走进殿内,结果等看到最后一个都没有司宇白与司侦邢两人的身影。

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