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婆子将碎琉璃的尸体拖上驴车,再盖上稻草做掩护。

随后把刚挖出来的坑填好,一阵忙活下来居然到了晌午。

所幸这边偏远,并无人烟。

不然她这一顿忙活,肯定会被人撞见。

苗妙妙心道这婆子胆子倒是壮,也不知接下来的把戏耍不耍得倒她。

正午的阳光虽穿过了林子,却照不透所有地方。

这边因为丛林密布,显得格外阴森。

“呼”

一股阴风将驴车板上的稻草吹散,露出女尸惨白的面庞。

婆子见状立即给她重新盖上,顺便又多放了一些上去。

等她忙活完一抬头,居然看见那树林子里有一个穿着与碎琉璃一模一样嫁衣女子现在那里。

她年纪大,距离又远,看不清其长相,只觉得那女子与车上的女尸又七八分像。

婆子是老灵媒的弟子之一,虽然本事没有老灵媒那么大,但也知道一旦遇到这种事,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不理”。

苗妙妙看着这婆子往这儿看了一会儿,以为被她吓呆了。

结果人家赶着车直接在她身前经过,理都不理她。

嘿!

她这么一个红艳艳的“女鬼”现在这儿,这婆子居然当她不存在吗?!

太过分了!

“站住”

视而不见。

“等”

听而不闻。

“哎喂喂喂!你是瞎还是聋?!我这么一个大姑娘现在这儿,你理都不理?!”

苗妙妙提着裙摆追了上去,跳上驴车,一把拉住那婆子的胳膊质问。

“你挖坟偷尸,是不是为了去配阴缘?!”

那婆子被她这么一拉,感受到她手心传来的温度,便放心下来。

转过脑袋,直视她:“姑娘,你是不是来多管闲事的?这是你家的坟?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有备而来的吧?说吧,想敲诈多少?”

这婆子胆子还真大。

她都这样子了,居然没有一点怯意。

想着,她回身一望身后那堆干草,开门见山地问:“她是不是你杀的?”

“是不是”

那婆子盯着她,嘴角缓缓上扬,扯出一丝阴狠的笑容,藏在身后的右手挥出一把镰刀对着苗妙妙纤细的脖子袭来。

“咻”

那镰刀破空之声骤起,却划了个空。

苗妙妙上身后仰躲过那婆子的攻击。

随后一翻身,左脚一踢。

将那把生锈的镰刀踢飞在地。

一来一回只在一息之间。

那婆子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喉咙已经被苗妙妙掐住。

“老阿姨,就凭这把破刀就想伤我性命?你也太不把老娘放在眼里了吧?”

“女侠女侠饶命”

婆子十分能认清形式,转眼就举手求饶了:“女侠要问什么,婆子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苗妙妙见她双眼滴溜溜地转着,指不定在想着什么坏主意框她呢!

“那就先回答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有没有杀她?”

“没有。”婆子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没有杀过一个人!”

苗妙妙显然不信,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那她是怎么死的?”

婆子表示并不清楚,当她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已经死了

“女侠如此在意,要不去她家调查调查?”

“她家在哪儿?”

“石石家村”

“她不是姓碎吗?怎么会住石家村?”

“女侠你这问的我也不清楚了”

把那婆子押到镇上的驿站,让王福年派了几个人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