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十八章 烟姨娘

那婆子与小丫鬟带着猫坐船来到一处湖心小岛中。

岛上有一座华丽的二层小楼。

楼檐上挂着的铃铛随风晃荡,发出悦耳的声响。

只不过这一切都被一阵刺耳的尖叫声打乱。

“糟了!糟了!六姨太的烟瘾又犯了!”

婆子与小丫鬟在门口半步不敢上前。

仿佛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接着又是一阵摔东西的声音,许久才恢复平静。

那门外的两人这才深吸一口气,开门进去。

只见里头一片狼藉。

几个鼻青脸肿的侍女蹲在地上用手绢包着手,一片片地拾着地上的碎片。

见到两人进来,一个个似乎见到救星一般:“贝儿,你可回来了!烟买到了吗?”

“没……”

小丫鬟摇头。

侍女们失望地低下头,默不作声地继续捡着碎片。

“不过,我拾到一只猫!”小丫鬟天真地将猫举起。

他人看到她这模样,无奈地摇头。

六姨太烟瘾犯起来六亲不认,何况一只野猫?

猫在小丫鬟手中“嗷”了一声,没想里头的人居然听见了动静。

“我听见猫叫声,是不是有猫?”

众人一阵激灵,数个眼神瞪向小丫鬟。

抱怨她为何吵醒好不容易就睡下的六姨太。

“还不快送过去。”婆子推了一把小丫鬟。

对方略有害怕,但还是三步一回头地往前头走。

掀开内屋的金线绫罗帐子,苗妙妙看到床上躺着一个显瘦的美人。

美人见他们进来,抬起手:“抱过来~”

瞬间,苗妙妙就被一股异香包围。

她吸了吸鼻子,生生将一个喷嚏憋了回去。

见这黑猫没有反抗,那六姨太笑了:“小东西还挺亲人~今儿就和我一块睡吧……”

说罢打了个哈欠,便又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

小丫鬟松了口气,默默地退了出去。

苗妙妙被女人箍在怀中,动弹不得。

这婆娘睡得和死猪一样,居然还能把她抓这么紧……

怎么出去和她师父汇报工作呀?!

“咣!”

窗被推开,一个花瓶被推倒,摔在地毯上。

苗妙妙耳朵一动,睁开金色大眼,看到一黑影蹑手蹑脚地从窗户中爬了进来。

然后他从地上捡起花瓶,轻手轻脚地放好。

床上的黑猫嘴角微微抽搐,说曹操曹操到。

“徒儿~师父来救你了~”

司宇白掰开女人胳膊,把黑猫从她手臂中抱出来。

……

一人一猫溜进灵堂,只见左僧右道约有二三十人,满满当当坐于堂中。

其口中时如蚊吟,时如蜂鸣,吵得苗妙妙耳朵发疼,脑袋发胀。

“师父啊……这么多人,咱们怎么动手?”

黑猫化成人形,与男人一起躲在棺材后。

尸体就躺在正堂之上,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验尸吧?

司宇白将左手食指抵在嘴唇上,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接着他从袖袋之中取出一块烟膏,随后递给苗妙妙一片生姜。

“把这片姜压在舌底。”

“哪来的?”苗妙妙接过姜。

“厨房。”

“我是说这块膏……”

“别问。”

“你不会从六姨太那儿顺的吧?”她把姜压到舌底,一阵辛辣之味直冲脑门。“那姨太太整日服用迷幻之药,太伤身体了,我从她那拿点也是帮她一把而已。”

苗妙妙一撇嘴,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烟膏点上。

二人从棺材后头走出,果然没有一人发现。

“这烟也太灵了!”苗妙妙一眼望去,堂上的僧道一个个双眼已经闭上,口中却不停地唱着经文。

开棺。

验尸。

苗妙妙身形娇小,轻松地跳进了棺材之中。

白财的尸体与她只有咫尺之远。

苗妙妙小心翼翼地检查着他的口鼻。

果然有野兽的毛发残留。

难不成,他真是被那房间的老虎皮闷死的?

“伤?”

死者胳膊上有伤,这个伤口很奇怪,不像是刀刃割伤。

伤口很长很宽,这种伤痕……

苗妙妙此时也想不出这伤口是如何行成的,只能暂且放下。

“师父,带刀了吗?”

她一抬头,一把匕首就递到了眼前。

“可有什么发现?”司宇白一脸凝重地看着她。

“白财可能真的是死在我昨晚睡的房间之中。”她解开寿衣。

“这对徒儿你很不利啊……”

“所以,我要确定他的死亡时间。”

说罢,她便在白财惨白泛着尸斑肚皮上一层层地划开。

很快,最后一刀刨开了胃,露出里边未消化的残渣。

不同的食物在胃里呆的时间不同,观察每种食物在胃中的状态可以推测出死亡时间。

可是这种方法似乎和现在的白财并不适用。

“怎么没有?不可能没有啊……”

苗妙妙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拿着从供桌那里取来的筷子扒拉着胃中的混合物。

这都是些啥呀,红枣?莲子?

嚯!

这大冬天的居然还有西瓜吃!

真是有钱人!

可是这些都不是那天晚上与她一起吃的那些东西啊……

难不成在肠子里了?

刀刃向下,依旧未寻到。

苗妙妙思索之际,司宇白提醒烟快燃完了,他们要赶紧离开,不然等他们醒过来就麻烦了。

……

清晨。

床上的美人懒洋洋地从床上苏醒过来。

一摸,怀里空落落。

遂问:“我的猫儿呢?”

侍者立刻回道:“那猫估摸着是昨日受了惊,跑了吧……”

“受惊?你们怎么能让猫受惊?”美人揉着脑袋,声音沙哑。

“是六姨太你的烟瘾犯了,才……”侍女话说了一半,便不敢再言。

“烟?”女人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没用的东西!要不是你们买不到烟,我怎么会犯瘾?!”

屋内的侍女们立刻下跪认错,女人的脸色这才好转。

此时,外头传来小丫鬟的声音。

听着像是在喊:“烟买到了!”

众人心中疑问,这曹家怎么会突然把烟卖给白家人?

结果出门一看,一道士打扮的老头就站在门外的空地上。

婆子立刻拉着小丫鬟问情况。

她回说今日在曹家烟馆又碰壁,出来后就遇到了这个道士。

那道士说他那儿有好烟,就是价钱贵点。

还给了她看了样品。

居然就是六姨太要抽的曹家极品烟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