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二十五章 安之

冰球场中间站着五六个人,人堆之中有一条黑犬。

这条犬就是墨雷!

只见墨雷在一个趴在雪地中的男人前徘徊,时不时地还用吻部推一推他被埋在冰雪中的脸。

“住手!”

苗妙妙赶到现场一声呵斥,将原本要触碰男人的众人制止。

“谁都不要动尸体!封锁现场!你去报官!”

苗妙妙一指其中一人,那人立刻应声离开

“尸体?!”

众人惊诧,他们还以为是哪个醉倒在冰球场的客人。

这怎么就成尸体了?

“对。”司宇白蹲在尸体身边冷着脸,手指从地上男人的脖子处抽回,“苗大人说的没错,此人已经死了。”

说罢二人合力将死者翻身,谁料这人的面貌将在场的众人惊呼出声。

死者居然是曹家的老太爷,曹沉!

“爷爷!”

曹素荣崩溃地大叫,眼瞅着就要扑到尸体身上,好在司宇白迅速起身,将她拦抱住。

这曹素荣本来是因为看着那司宇白与苗妙妙突然冲出门,不知是出了什么事,也跟过来看看。

没想到居然死了人,而且死者居然是她的爷爷!

司宇白让她的侍女送她回房休息,那曹素荣死活不肯,一定要待在现场。

苗妙妙叹了口气提醒道:“你等会儿可别受不了。”

尸体周身被雪覆盖,身上还披着白色的斗篷,若不是那狗冲到这里叫唤,哪会有人注意这里?

苗妙妙回想了一番,她当时确实有往冰球场上望了一眼,不过并未发现任何特别的。

死者到底是何时在那,确实是个谜。

掀开那白色的斗篷,只见一支箭从死者背后插入贯穿胸口。

不过伤口四周的血迹不多,应该是血液将要凝固之后才插上的。

凶手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一种仪式感?

拔出箭,苗妙妙仔细检查。

箭上身烫一个鹰的的标志。

此时有眼尖的人认出了这箭:“这不是朝家的鹰徽吗?”

“朝家?”苗妙妙听着有些耳熟,思索了一番,望向那人,“你说的是那个兵器世家?”

那人点头:“朝家人也来赴宴了,我去将他们请过来!”

苗妙妙继续检查,发现死者双手的指甲与指尖处都有红色的血迹。

这应该不是死者自己的血,难道是那凶手的?

她又继续思索,眼神无意之中瞥到不远处的墨雷。

是牛肉!

那带血的生牛肉!

正常人摸过生牛肉之后必定会先擦干净手,只是这位老太爷怎么如此不爱干净?

或者是他还未来得及洗手就被杀害了?

她放下手,站起身。

眼神望向四周的景色。

如此空旷的场地,要将一个大活人搬运至此,必定有人发现!

即使凶手做了再巧妙的伪装也一样。

除非以凶手的身份,纵使有人发现他在这里布置的时候也不会起疑。

此时,郡守何有为终于赶到。

验尸官与仵作开始验尸。

苗妙妙与他们吩咐了几句便走到何有为身边,让他命人调查这座府邸中所有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

话刚说完,朝家的人也被唤了过来。

来者是一位三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蓄着胡子,发冠上镶着一颗黑曜石制成的珠子,身上的衣着也是深色的低调中带着点华丽。

苗妙妙一看此人眉眼略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盯着对方看了许久,男子忍不住了,率先开口:“不知大人传唤草民有何贵干?”

“干?”少女被自家师父拍了一下后背,回过神来,“哦哦哦!我是问一下……您贵姓?”

男子被问的莫名其妙,还是边上的小厮提醒,此人名叫朝鹿鸣,是朝家现任的当家的。

苗妙妙尴尬地笑了两声,指着那支箭问道:“朝家主,请问这是你们家的箭吗?”

朝鹿鸣瞅了一眼,眉头一紧,点点头:“我们朝家世代采矿铸兵,米郡的铁器绝大多数都是我家出的。”

苗妙妙一听,好家伙这箭的来历又成了迷。

司宇白拍了拍她肩膀示意让她先回屋里暖暖身子。

“阿嚏!”

苗妙妙这才反应过来她站在风口吹了好一阵冷风,现在手都是冰冷的。

“曹素荣呢?”她哈着气,搓了搓手四处张望。

“在你拔箭的时候就昏过去了。”

进屋与朝鹿鸣聊了没多久,泽安之带着苗妙妙的披风来了。

原来是季来之与泽安之早上送苗妙妙和司宇白到此地之后,见苗妙妙穿得单薄,特地又回到米郡王府取披风。

苗妙妙心中一阵小感动,扑到泽安之身上抱住:“安之你真好~”

结果被司宇白黑着脸提溜着后衣襟拉开。

“安知……”

那朝鹿鸣浑身一震,瞳孔紧缩,转头望向泽安之。

泽安之略有惊异,随即行礼:“小生泽安之,是米郡王府的门客……”

看清了对方的样貌,朝鹿鸣恢复正常:“有个故人之名与你同音,故而失态了。”

苗妙妙眼珠子在眼眶中打了个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笑:“斯人已逝,生者如斯。”

朝鹿鸣叹了口气,点点头。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何有为过来回报排查结果。

一共就查出五个嫌疑人。

果然人多好办事!

若是要苗妙妙来盘问,那不得问个三天三夜才行?

这五人都是曹家雇佣的下人。

有丫鬟、婆子、杂役、训犬师还有马夫。

这五人在曹沉与他们在犬场分别的巳时初之后至发现尸体的巳时三刻,便都没有一段时间的不在场证明。

此时训犬师大喊起来:“我……我有证明!”

“谁?”苗妙妙眉毛一挑。

“那些犬都能证明!一直我和它们待在一起!”

这时那饲鹦婆子笑了出来:“若是狗都算,那我这鹦鹉也算,至少鹦鹉会说话!你那狗会说话吗?”

二人就这样争论起来。

苗妙妙不耐烦地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你们按顺序一个个说自己当时在干什么……”

丫鬟被第一个指到,却诺诺地说道:“我叫小葵,是大小姐房里的丫鬟。巳时初我应该在打扫大小姐的房间……一直忙到官差大人来寻人。”

苗妙妙问及这期间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证明她一直待在那里没有走动?

小葵摇摇头,随后又想起了一事,便道:“我记得在我扫院子的时候听到管家在外头训人……”

“大约是几时?”

“我没看时间,不过大概是戏开锣没多久……大人!我说的确实属实呀!”

苗妙妙冲着何有为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命人核实。

------题外话------

有没有能发明用意念码字的软件,这样就不用把手从热水袋里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