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七章 洗黑黑

“谢尊师关心了。”

司侦邢冷着脸走出茅房,迎面撞上守在外头的司宇白。

“咳!”司宇白捋着胡子眼神瞥向四周,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黑袍男人扫了他一眼,随后背着手便走了。

“师父!”苗妙妙也出来了,看见他,连忙将他扯到远离茅房的位置,“你咋在这儿?不怕人家把你抓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才是为师更担心的。”

见男人一脸正经地说出这样的话,少女嘴角微微抽搐,就那有味儿的地方,除了拉屎还能干啥?

“师父……”

“嗯?”

“我现在能洗澡不?”

“咋啦?长跳蚤了?”

“您就没闻到我身上的屎味吗?”

……

“倪妲叶”房间内。

烟雾缭绕,水汽旖旎。

一只黑猫被男人提出水桶,身上的毛发还在滴着水。

“哗——”

黑猫从上到下被拧了一遍,随后被男人裹进毛巾里。

“脏死了,脏死了,你看看这桶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褪色了呢!”司宇白一脸嫌弃地擦着她的毛发。

他还好意思说!

昨晚是谁和他抓鸡的?

是谁在井底刨尸骨的?

现在嫌弃她脏了?!

“哼~”

黑猫沉着脸,用得到的时候叫乖徒儿,用不到的时候一脸嫌弃。

“好了。”男人将毛巾丢到一边,“把洛神图拿过来,为师再给你变回去。”

苗妙妙摇着尾巴,不爽地跳上桌子将上边的两个荷包都叼了过来。

“叩叩叩。”

门突然被敲响了。

屋内的师徒一惊。

“师父,有人来了!快快把我变回去!”

“妲叶,你在屋内吗?”屋外传来王霸虎猥琐的声音,“你邢捕头让我来请你去问问话。”

“别急,为师给你……”

“妲叶?你房内还有别的男人?”

“这王霸虎耳朵真尖!”苗妙妙看向门口映出来的黑影,“这回咋办?师徒二人共处一室,一地都是水……我们要是解释咱们在大扫除,他信吗?”

“管他信不信。”

……

门外的王霸虎紧贴着门缝,仔细听着里边的动静。

“奇了怪了……怎么有猫叫还有男人的声音?”

正当他嘀咕着的时候,门开了。

王霸虎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呦~三当家何必行此大礼?”少女嘲弄的声音传来。

王霸虎抬眼一看,眼前的少女正抱着一只黑猫看着他。

他在转眼看了看屋内,再无其他人。

难道他刚才听到的男声是错觉?

“差点失礼了。”男人嘿嘿笑了两声,“邢捕头请姑娘和白宇师父前往百花厅问话。在下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尊师,不知妲叶姑娘可知道尊师现在何处?”

少女怀里的黑猫翻了白眼。

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