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九章 两个人

“呜呜呜……师父……”苗妙妙被男人提着后颈皮,四条腿在空中胡乱蹬着。

“呔!司侦邢,你给我放下我的爱徒!”

拂尘直向男人正脸袭来,但是被他轻松躲过。

司宇白瞬间变回原身,一双狐狸眼怒瞪着他。

“你再不放下我的徒儿,休怪我不客气了!”

苗妙妙大声呼喊:“师父!你快走!不要管我!”

司宇白一走,她就能回宫享福了!

男人被她的话感动到了,使劲摇头:“不!徒儿!为师是不会丢下你独自逃走的!要走一起走!”

“……”

苗妙妙听到这话,差点要翻白眼昏过去,她这个师父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坑!

司侦邢没有理会这师徒二人上演的生离死别,他眼神向外边一瞥,冷声喝道:“谁?”

“外边有人偷听?”黑猫原本耷拉下的耳朵立刻支楞了起来。

司宇白闪身到了门口,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捂着胸口,仰面倒在地上。

“王八三?”

司宇白脱口而出。

“他怎么倒在外边?”苗妙妙被司侦邢提着走到了门口。

“一定是刚才徒儿你现出原形的时候,把他吓死了。”白衣男子踹了踹地上的男人,“活该,让你偷看!遭报应了吧!”

哇!

那她是不是要背上一条人命?!

司侦邢是不是要把她铐起来丢进大牢当中?!

听说牢饭很难吃,只有馊冷的馒头和凉水!

还有跳蚤和比猫还大的老鼠!

呜呜呜!

她不要!她不要!

“还没死。”司侦邢盯着地上的尸体看了一会儿,随后走向棺材。

“呔!”司宇白立刻跟上去,手指着他的脑袋,“司侦邢!放开我徒儿!”

黑袍男子提起黑猫看了一眼,随后手一甩,将黑猫丢向他。

苗妙妙在空中转了三圈才被司宇白接住。

“呜哇!师父!”黑猫将脸埋在他臂弯里爆哭,“徒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刚才在半空中转了三圈,苗妙妙差点没吓昏过去!

“司侦邢,你吓坏了我徒儿!”

男人不理会这对师徒,走到棺材边,开始检查尸骨。

“猫都还你了,还不走?是想跟我回去吗?”他淡定地捧起头颅观察着。

司宇白手一摊:“把金子还来!”

司侦邢二话不说,解开腰包,将那二百两黄金丢在他脚边。

听到金子落地的声音,苗妙妙瞬间止住了哭泣。

这家伙居然这么简单就将金子交出来了?!

那她刚才费那老大劲接近他做什么?!

“这回可以了?”男人将头颅放回棺材中,又将指骨一根根拿起来查看。

“师父,那咱们跑路呗?”

苗妙妙跳出司宇白的怀中,用嘴叼住腰包,使出吃奶的劲拖着这袋比她身体还重的金子往门外挪。

“哗!”

外头的雨似乎听到了她的话,下得更大了。

外头五步开外根本看不清路。

“那……那个师父……咱们还是别走了……这天气出去也是个死,倒不如留下来帮大司侦验验尸,将功补过。”

苗妙妙心虚地松开嘴,那双圆溜溜的金色猫眼眨巴眨巴地看着身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