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只着了一件单衣,身形干瘪,头发散乱,身上若有若无地散发出一股熟悉的臭味。

“嗯……你是钱刘氏?”

女人并没有看苗妙妙,眼神只是望向院中采集露水的仆人们。

“差点忘了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哎,可见学习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啊……

苗妙妙不清楚那个原本躺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女人为何会来到这里?

虽然看上去挺消瘦的,但是精神上与之前相比好了太多了。

“咯……”女人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咯?

咯什么?

“咯咯咯……”很快她又发出了一阵母鸡般的笑声,吓得苗妙妙浑身猫毛耸立起来。

这个钱刘氏怕不是个疯子吧?

无缘无故的居然笑了起来!

还笑得这么……这么阴惨惨的。

此时,女人突然止住了笑,整张脸紧绷起来。

这女人想干啥?

苗妙妙看着她转身走向熟睡的钱员外,心中疑惑皱起。

女人的步子迈得很小,走起来一摇一晃的,像个在风中凌乱的竹竿一样。

那双脚在宽大的裤腿中时隐时现。

苗妙妙这才发现她居然是裹了小脚的!

来到这个世界也有月余,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裹小脚的女人。

宫里的嫔妃们虽然脚也不大,但至少不像钱刘氏这样像个羊蹄子一般。

用两只羊蹄子走路能走快吗?

“钱重……”女人伸出干枯的掐住了男人的肥胳膊,“走吧……走吧……”

走?

她那双蹄子能走去哪儿?

听着女人带着哭腔的哀求,苗妙妙心里不知怎么突然有点闷闷的。

女人就这样在他床边哭到了天亮,苗妙妙也在边上看到了天亮。

只听得一声鸡鸣,这位钱刘氏突然像泄了气一般瘫软下来。

“这是……啥情况?”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像死了一样?

“嘶——”

床上的胖子蠕动了一下:“我怎么总听见有人在叫我?”

“睡得跟死猪一样,你娘们半夜梦游找你散步呢!”

苗妙妙跳到钱刘氏身边,钱员外听见猫叫声低下头这才看见地上躺了一个人。

“婵儿?”

……

天已亮。

钱员外与司宇白在昨日的亭子中用早膳。

丫鬟刚端上一壶茶,钱员外就示意让她先给司宇白倒上。

“道长这可是江南雨前龙井,用的是清晨的露水泡制,味道可比您在道观里喝的茶梗子好啊!”

苗妙妙在一旁的笼子里眯着眼,心中暗笑一声,她师父在宫里这么些年,总不可能喝茶只喝茶叶梗吧?

“贫道还真没喝过露水泡的龙井茶!”司宇白爽朗一笑,端起茶杯嗅了嗅,“果然好茶。”

说罢薄唇抿了一下杯沿,又将茶杯放回:“入口微苦,回味微甘。果然是难得的好茶!”

苗妙妙听着,眼皮子都懒得掀,一听这家伙的语调就是在诓人,估计这家伙连一口茶都没稀罕喝吧?

钱员外听了兴致立刻就高了起来,侃侃而谈他的喝茶史。

“原先我也喝这个龙井,只是味道一直很普通,却一直不得其因。后来我搬来京城没多久,就听人说用露水泡龙井茶味道特别好,我这一试,果然特别好!”

说罢他大饮一口。

司宇白问他那个告诉他方法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