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二十章 刨坟

“咣当!”门被粗鲁地推开,砸在墙上。

司宇白一身臭烘烘地冲进屋内。

苗妙妙腾地四脚跃起,躲开三丈远:“唔!师父!你去哪儿了?!掉茅坑里了吗?!”

男人拿起茶壶对嘴喝了一口:“噗!怎么这么烫!”

“师父……那个……那个你去干嘛了?”她擦着满是茶水的脸。

“刨坟。”他将茶壶摔回桌上,一屁股坐下。

“啊?”黑猫一双大眼睛露出满满地疑惑,“师父您是不是觉得朝廷的俸禄太少,所以盗墓去了?”

“话说这盗墓也得讲究这个分金点穴之术……恰好也是您的专业……”苗妙妙眉头挑了两挑,忍着臭味凑近司宇白,一脸谄媚,“这等副职,别忘了徒儿我呀……”

“你起开。”男人一掌罩住猫脸推开,“你师父我没空干这种损道行的事儿。”

“您挖坟不是盗墓,那去干什么了?”苗妙妙眼珠子一转,举起一爪子拍在桌子上,“你去挖艾怜儿的坟了?!”

“不光艾怜儿,艾家的那几个棺材,为师都撬开来看过了……”说罢拿起苗妙妙面前的茶杯喝下已温的茶水。

“如何?”

“皆是中毒而死。”

“那艾千刃说的没错,果然不是死于瘟病。”司侦邢点头,“尸骨可带回来了?”

“自然都带回来了,就在京兆府的停尸房里放着呢!你自己去看吧。”

司宇白说完起身,闻了闻已经的衣袖,皱眉:“我还得回去沐浴净身,告辞。”

“哎!”

苗妙妙还未反应过来,被男人单手提出。

“师父……你这洗澡,徒儿我跟着不好吧……”

“谁说为师要洗澡?”

“那是……”

“随为师入宫。”

“入……师父!”苗妙妙瞪着双眼望向男人,“您真要准备净身啦?!您不会是因为不想成亲而想不开了吧?等等……婚约不是退了吗?怎么还……是不是皇帝又把你指婚给了哪个郡主……哎!”

“咔!”

男人将滔滔不绝的黑猫一把塞入马袋中:“一路有点颠,抓稳了,别掉出来!”

说罢,男人上马绝尘而去。

……

一骑白马奔向宫门。

男人在二道门处下马,禁军统领宫禁上前作揖询问:“大司宇好几日不见了,今日怎么急匆匆地入宫?所谓何事?”

“本官要见陛下。”男人取下马袋,打开看了眼,随后直径向紫宸殿走去。

“现已三更,陛下恐怕早已睡下……”

“那本官去把陛下叫起来。”

苗妙妙摇了摇脑袋,以为自己脑子被马颠傻了,听错了。

乖乖,她这个师父也太刚了,大半夜的要把皇帝叫起来!

也不怕脑袋搬家吗?

“陛下不在紫宸殿……”

“嗯?”司宇白总算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禁军统领,“那陛下在哪儿睡着?”

“许是在哪位娘娘的宫里吧……这事儿内务府更清楚。”

“多谢宫统领提醒。”司宇白直接拐了个弯,走向另一处偏门。

“师父,既然不知道皇帝在哪,那我们现在去哪呀?”

男人勾起嘴角:“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