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对你们说了谎。”

“什么谎?”

“那位叫真闲的师太不是去云游,而是西归了。”

“哦。”苗妙妙应了一声,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你你你……”

“没错……她是我的生母……”

“不是!”少女瞪大眼睛指着她,“你知道我……我是……什么了?”

“猫?”少年笑意入眼,“我猜到了。”

“这么明显的吗?”

少年眼睛扫到她领口:“你不觉得你脖子上的金牌牌特晃眼吗?”

苗妙妙抚摸着自己的那块宫牌,干笑:“嗯……有点吧。”

当时做宫牌的时候,穿宫牌的链子都是特制的,可以自由伸缩。

为的就是防止她长得太快,勒脖子。

赵思进瞧着她笑出了声。

“你咋好端端的又笑了起来?”刚才还聊着他那个被压在墙下的老娘呢!

这会儿无缘无故地发笑,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只是笑你的关注点好奇怪。”少年单手托腮,“你居然不惊讶我娘的的事儿。”

苗妙妙被他这么一提醒,也反应过来。

她立刻背过双手,眼神看向远处,深沉地开口:“太闲师太之死我会查清,一名专业的侦探,对与案件无关的信息都会自动屏蔽……”

“那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多说什么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苗妙妙立刻打断他,“我要给死者一个公道,所以这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劳烦小赵公子还是事无巨细地讲一遍吧。”

赵思进一挑眉毛,正准备开讲。

刚开口,就被她拦住:“等等!”

少女进入屋内将桌子拖到外头的露台,随后走到门口冲下大吼一声:“小二!来两壶酒!再加五个果盘,牛肉切两斤,还有瓜子花生……记赵公子账上!”

……

入夜。

赵思进醉得人事不省。

苗妙妙跌跌撞撞地从摘星楼上下来,中间还踩空滚下来一层楼。

“姑娘,要不让小的帮您雇辆车吧?”小二搀扶着少女往门口走去。

“我……我才不坐车呢!”苗妙妙将他推开,“我自己认得路!”

“可是您已经醉成这样了……”小二甚是担忧,这要是在他们店门口摔一跤,伤了,那不得赔大钱了?

“我没醉!那个赵思进才叫醉!酒量真是差!才喝了八壶就倒了……”

苗妙妙伸出五根手指放于他面前。

小二暗自摇头:“姑娘,您真醉了!还是让咱们摘星楼的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了!去司宇府的路我再熟悉不过了!闭着眼,我都能……”少女一脚踩空摔在地上,“……爬回去!”

小二捂着脑门:“我都碰着什么人呀……”

“小二。”此时喧闹的摘星楼内传来温润的声音,“还是由我来送这位姑娘回去吧。”

那声音的主人不刻就走到苗妙妙身边将她扶起:“虽说这儿是天子脚下,但是你一人独行也不安全,我摘星楼不能让客人陷入危险之中,还是让在下送姑娘回去吧。”

“不……”苗妙妙刚想拒绝,结果一扭头看见身边男人的容貌,就立刻将下边的词吞入腹中。

“如何?”男人声音温厚,瞬间就击碎她的心理防线。

“不错……”

少女脸上带着醉酒后的红晕,咧开嘴傻笑着盯着对方:“这位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可否婚配?”

……

“嘶……”

头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