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书 >  宫中有猫 >   第三章 腰子受伤

紫宸殿。

匈奴和亲使团即将进入长安,厉玄正为此事犯愁。

“前方战事焦灼,此次匈奴前来和亲是停战的大好时机……只是朝中并无适龄未婚的公主……”

“陛下。”宰相政文治站在一侧,眼睛一弯,鱼尾纹立现,“朝中虽没有适龄的公主,但却有不少郡主,郡主晋封为公主和亲,又不是没有先例。”

厉玄眼一抬,将折子合上:“他们乐意?”

“都是大周的子民!能为大周的长治久安做出一点贡献,是其身为臣民应当做的事。”他说罢又叹了口气,“可惜老臣没有女儿,若是有个女儿,便让她去了,还能为陛下分忧。”

座上男子不屑轻笑:“宰相好觉悟……对了,朕明日要选妃,倒不如在其中选一个‘公主’出来如何?”

政文治脸部突然紧绷,抬高音调:“陛下!这恐怕有点儿戏了!”

“怎么儿戏了?朕看了名册了,她们出身大多都是候门伯族,也不低嘛……”厉玄展开秀女名册,随手一指,“就这……这个蔺归燕,名字不错寓意很好嘛,让她去和亲可好?”

政文治脸色瞬间变为菜色:“陛下和亲的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此时通传的公公踩着政相的尾音赶了进来:“陛下,宫统领觐见。”

“宣。”

厉玄瞥了一眼政文治,对方识相地立到一侧。

宫禁一进殿,厉玄即刻忍不住乐了。

“宫统领,你这脸怎么了?”

对方抬手下意识地触碰了自己的脸颊,那八道爪印疼得他肌肉抽搐着:“陛下!臣刚在在巡防禁宫时,抓住一名鬼祟女子……”

“难不成这伤就是她留下的?”

“还有一只猫……”

厉玄眉毛一挑,上身后仰:“宫统领可是我大周的极品高手,能把宫统领伤了的人可不多,何况还是个女子咳……带上来让朕瞧瞧。”

没一会儿,一个五花大绑的女子与一只被绑成毛毛虫的橘猫被押送上殿。

座上男子抬眼一看女子容貌,便单手撑住额头,幽幽地叹了口气:“就知道会是你……”

……

苗妙妙中午进的紫宸殿,还没两个时辰整个皇宫都传开了。

待她傍晚扶着腰回到储秀宫时,所有人都对她的态度大变样。

宫女太监的巴结、秀女们的妒忌……还有御膳房专供的晚餐。

每个人看着她扶腰姿势,眼神中简直能演绎出一部四个小时的超长版了。

可只有苗妙妙自己知道,她这腰是之前与宫禁斗殴时被那家伙一脚踹到腰子受的伤。

稍稍一动就疼得她嘶哑咧嘴。

若不是在紫宸殿上了点药,她连走路都费劲。

苗妙妙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爬上床养伤了。

本想能安安静静地待着,可偏偏就有几只蚊子在她耳边“嗡嗡嗡”个不停。

“这女人下午不学礼教,居然跑出去勾引陛下!真是不要脸!”

“嘘——小点声儿,被她听见了不好。”

“这有什么?她就算被选进了宫,就她那青田县县令的女儿,那充其量也就是个才人,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蔺归燕不屑一顾地瞥了眼正在床上“熟睡”的少女,继续道:“我舅舅可是当朝国相,我与贵妃可是表姐妹!父亲还是一等伯爵,此等出身,还怕了她不成了?”

苗妙妙噬之以鼻,不再装睡:“就这儿?能有什么用?你都没你贵妃姐姐长得俊,陛下会为了你这模样对你多看两眼?”

一提到长相,蔺归燕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

她没有赖贵妃国色天香的容貌,就算进了宫,还是会被自己的表姐压下一头。

而她现如今进宫的任务最主要的就是与赖贵妃结成一党,帮她清除障碍,扶她上后位。

苗妙妙见她不说话,便撑着腰起来:“我也不和你多说话了,我出去乘凉,你们爱说啥说啥吧……”

她现在这状态,真要打起来还真不一定打的过她们。

先出去避避风头。

……

嘶——哈——

这个宫禁可真下得了狠脚,一脚快把她腰踹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