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很久以前,匈奴境内有一个部落。

后来这个部落领土被陆月国强行吞并,族人被赶出自己的领土,无所依附。

他们便用特殊的纹身材料在自己的身上纹了自己部落的图腾——彼岸花。

这种特殊的工艺使得这纹身只有遇到冷时才会显现。

“我便是那个被陆月国赶出自己部落领土的族人。”苏蔓荛冷淡地看着厉倾,“长公主殿下居然说我是陆月国派过来的内奸,这怎么可能?”

苗妙妙托着腮,回味着刚才的那个故事。

总感觉哪儿不对劲……

“这个用彼岸花为图腾的部落……啧,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不是在忽悠人啊?

苗妙妙能察觉出来不对劲,长公主自然也能。

女人看着在场的三个男人,突然大笑起来。

随后仰天长叹,抑制住自己泪水,深吸一口气:“陛下若是这样想,那我也无话可说……全凭陛下发落!”

她说罢便深深叩了头。

事到如此,她也依旧不想认罪!

苗妙妙也懂,长公主不过是知道了皇帝对她已经没了半分情谊,也不想再无谓挣扎。

倒不如留着皇室的那点面子,大家都体面下场。

反正事情都还未发生,还能安稳地收个场……

此事应该算是结束。

长公主交出了自己在长安名下的所有商铺、钱庄、赌场……

随后连中秋夜宴都不准备参加,直接坐马车回封地去了。

临走前她还交出了一应细作的名单,可偏偏没有苗妙妙想要的那些个。

难不成她还是布了暗子在朝中?

苗妙妙将心中疑虑说出口,厉玄脸色渐沉:“事到如今,她没必要如此行事,是这天下不止她一人想反了朕。”

说罢男人眼神望向窗外渐圆的月亮,神思悠远。

“可是……”

苗妙妙看着他这副模样欲言又止,不想打扰他此时的伤春悲秋的心思。

男人侧过头,勾起嘴角:“有什么想说的,但说无妨。”

“我就是想问一下,陛下有没有向她询问过娇娘的下落?”

毕竟地宫底下还有那一堆阴兵啊!

那玩意儿可不是好惹的东西!

“……”男人沉吟片刻,最终缓缓开口:“朕给忘了。”

“那现在咋办?”

厉玄怒瞪他一眼:“还不快追!”

苗妙妙领着命令,撒腿奔向行宫外。

身后一阵马儿嘶鸣。

“你就这样两条腿跑着去?”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身子一轻,被人提上马背。

……

马儿颠簸。

苗妙妙被司宇白圈在怀里,男人身上的香气幽幽地散发出来,惹得她想入非非。

她咽了咽口水:“师父呀……”

“嗯?”

“你……你是不是藏了一只烤鸡?”

“你鼻子倒也灵。”男人从腰上扯下一个袋子,塞入她怀里,“刚从城里带出来的。”

苗妙妙抱着油纸袋子,脸上止不住地笑:“还是热的。”

果然还是师父对她最好!

其他人都是另有所图!

哼!

一夜奔袭。

临近凌晨。

师徒二人终于追上了长公主的车队。

“太惨了。”苗妙妙手中的鸡爪子瞬间失去了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