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达炳?炳,兵,原来是这样才叫的兵上啊。”

陈闰秋听着音舞深的分析,很意外,却也很快的就从兵上的真实姓名上找到了相关的字眼,直言了兵上之所以有这个称呼是因为名字里面有同音字的缘故。

从兵上身上的鬼气肆意来看,他已经是生气了,而且貌似音舞深的夸夸其谈并非无中生有,而是有所知晓才敢如此说来。如果是真的话,不知道音舞深在背后看了我们本地的什么文献记载,又或者是从什么鬼的口中知道了关于兵上的事情。更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知道了也不先前跟我们这些朋友说说,以至于现在被她所说的这些话弄得惊诧不已。

音舞深一点儿都没有在意兵上会生气的样子,很直接的以随意的口吻问道:“这一次你还要做逃兵吗?”

话语中像是一点儿都不害怕兵上会逃跑一样,我能够理解她说的这些话和陈闰秋所说的那些针对兵上说的话都是激将法。想必兵上应该会非常的明白才对,对此他会不会上当呢?

兵上并没有跑的样子,生气的样子也没有消失,反而是带着冰冷的口吻决意道:“你们有意的激怒本座,很好,你们确实让本座怒了。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本座的生前,那今晚更加放不得你们离开,就用这片山林来埋葬了你们!”

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在意面子的鬼,生前身为一个将领,他有着他的傲气。如今我们知道了他生前的一些过往,他不想让我们把他的那些过往传了出去,所以他要在这里杀了我们,想要让我们永远的闭嘴!

如果兵上自己的疮疤被我们揭开还没有一点脾气而清楚的知道我们在用激将法不与我们交手,这种做法是很隐忍的,即便是憋屈着也不愿冒险来对付我们。可是他无论多么的能忍心中也有一个底线,对他来说,面子就是最大的底线!

几天前在越派老窝的时候他连逃跑都会找借口,看得出来他本身就是在意他的自我形象的鬼,音舞深现在当面说出来他的那些旧事,他会因此而想要杀我们很正常。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对我们出手,那还墨迹什么,尽管出手,不是我们死便你是亡!”

音舞深可不带害怕的,当下就冷哼了一声。一点都没有畏惧兵上言语上要杀我们,反而是主动的挑衅。

对我们来说,兵上那种能力的鬼已经能够让我们难以应对,有着大距离的情况下我们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机会去伤害得到他。想要伤害得了兵上,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兵上攻击我们的时候我们以道术作为回应。他是污秽之物,而我们的道术是消灾驱邪的,他的本事固然厉害,但如果被我们的道术中伤到也还是会多少造成伤害的。

当然,以兵上那鬼神莫测的速度,我们即便是有所提防,但也很难做到精准的知道他将会从哪个方向来打击我们,我们想要出手也不见得就能够真正的打到他的本身或者是延伸过来的鬼气。况且我们的道术并不是特别的强悍,对他能够起到的伤害并不会直接能够把他的鬼魂打散之类的,所以我们在真的要面对兵上有可能进攻的情况下是要非常的小心的,不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在顷刻之间被他夺走了小命!

还好的是我们并不是自己对付兵上,在我们这一边的还有陈闰秋这个能够匹敌兵上的鬼存在,在有着一个大助力的情况下兵上想要随随便便的拿走我们的性命也绝非那么的简单。除非是陈闰秋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性命,让我们和兵上正面相对,那样子的话我们极有可能就会被兵上给杀死。

话说回来我们身为道士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鬼所杀死的,我们的反应能力可能比不上鬼,但是我们也不是非要靠着自己的双手来抵御鬼的攻击的。如果我们真的有那么容易被对付的话,我们早早的就死在了陈闰秋和兵上的手中了,怎么还能够走到现在这个可以和他们两个鬼之间的而某一个联手的地步?如果我们没有一点儿的能力,想必陈闰秋和兵上也不会看得起我们,自然也就不会争先恐后的想要和我们合作了。

我紧了紧眉头拿出几张镇鬼符、驱鬼符之类的黄符就撒在了周边的地上,这种黄符虽然并不强,但无论是多么厉害的鬼只要是接触到了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伤害。兵上固然是厉害,可如果碰上了这些黄符就是会有着少少的伤害,虽说可能如同被挠痒痒一样,却也能够会阻碍他的一些手段,我们也能够有着短暂的时间去判断他从何处过来。

小时这一次没有过来,他很自责自己受伤,所以就为我们画了不少的符,希望这些符能够帮助到我们。

音舞深和小女孩陈婧儿的身上也有着不少的小时画的符,音舞深拿出就把就撒像周边。

“凭这些无用的符就想要伤害得了本座不成!”

或许是因为我们撒黄符的举动让兵上觉得被我们轻视而感受到了侮辱,鬼气如同厉风般就袭来,撞击在那些符上面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那些符不敌鬼气而如同鞭炮那样被炸开。

音舞深粗暴的捉着手中的断生风水盘就把突破了那些符过来的鬼气打散,正声道:“别看孩子小拳头没有多大的威力,但多少也能够做到一些伤害,同时也能让我们知道你往那边过来。你想要凭借这些鬼气就要了我们的性命也太小看我们了,要是我们真的有那么弱小你们岂还会争相寻求我们的帮助?陈闰秋,你是时候该动手了,要是今天灭不了这个逃兵,你我估计都真的要葬身在这片山岭之中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再小的伤害也是伤害。

音舞深说着就转而看向了陈闰秋,自然是要陈闰秋出手,不要在那里干看着。

陈闰秋是帮着我们这边的,当场就应声道:“哈哈,确实确实。怪不得刚才说这位姚达炳将军自大,现在一看确实字自大,难怪带着朝廷的兵都败给了山林中的草寇。”

面对如此的被激怒,兵上有再好的性子也会生气。况且他科不容许别人说他是逃兵的事情,当即就鬼身如同气雾那般轰然的袭向陈闰秋那边,真正的打斗开始了!

鬼可不是我们这些有手有脚的人,他们就是一团气,他们可以随随便便的变化他们的样子,哪怕是变成一坨翔也是可以的。在很多无聊的寻常鬼中,变成一坨翔的鬼可是真的有的,并非我在瞎扯。你看过两个鬼变成两坨翔在碰撞吗?我见过,很恶心。

兵上和陈闰秋都是鬼,他们两者之间斗起来就像是两团乌云在快速的变化碰撞。鬼气的浓郁和碰撞的威力让山岭的上空造出了不小的响动和风气,鬼气一袭就能够让一棵参天大树被拦腰打断!

他们两个鬼的战斗不代表我们就是安全的,兵上很快就从高空上来到了山岭下面,他有意这样做大概率就是为了让我们会被他们的打斗所波及,或许还会从中找机会来对付我们。同时,陈闰秋作为站在我们这边的鬼,有着我们在其中的战斗也会让他有些畏手畏脚。不可否置的是我们要提防和攻击兵上是肯定的,但是陈闰秋也是有必要去提防的对象!

“三角形态,各自小心!”

音舞深没有太多的时间跟我们解释,话音一落之后就拿着断生风水盘独当一面,把迎面而来的鬼气打散。

为了防止后背被伤害,我们三人把后背置于中间才是最合适的,各自面对这一方以免彼此的后背遭受到伤害。作为人的我们视野有限,彼此守护着彼此的视野盲区是很必要的选择,毕竟我们现在的对手可是鬼,还是如同兵上那种那么厉害的鬼!

小女孩陈婧儿没有道气在身,但是她却能够打击到鬼气,以前我可是亲眼见过她把我都难以应付的鬼给消灭,故而我也相信现在她能够保护着我们的后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的朋友,千万不要怀疑自己的朋友而没有认真的去对待自己的正前方。若是一面倒,我们这个阵型就会被破坏,很有可能被逐个击破。

我的手中拿着黑色的道刀,因为卯阴臂是鬼手的缘故并不能够去捉出身上带着的那些符撒出去,只能够在有鬼气迎面袭来的时候用道刀去斩破鬼气。

“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

“天逢门下,降魔大仙,摧魔伐恶,鹰犬当先,二将闻召,立至坛前,依律奉令,神功帝宣,魔妖万鬼,诛战无盖,太上圣力,浩荡无边,急急奉北帝律令!”

玄武驱邪咒和邪祟离身咒快速的施展开了,为了让自己能够有跟多的防御能力,避免了可能斩不到扑来的鬼气而让身体的某些部位受到了伤害。

要知道我们作为人类的整个身体都是紧密关联的,不像鬼那样能够全部的缩回来预防。所以要是有鬼气袭击我的大腿的话,我没有抵挡也会受到伤害,到时候可能就会让我站立不稳。

现在我们三人各对一面,陈闰秋和兵上并没有在我的眼前作为斗争,我能够感受到他们之间鬼气的轰然碰撞。

兵上确实很厉害,在对付着陈闰秋的时候还能够驱使一些如同细线般让人不注意的鬼气朝我袭来。音舞深和小女孩陈婧儿那边都有打鬼气的动静,不可避免要动身的缘故,我们三个人并不是后背靠着后背的,而是彼此间成三角之势稍稍的拉开,让彼此之间能够有活动身体的空间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