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去了?他是想先攻破在后面射箭掩护我的二弟吗?!不好,二弟,小心,他的真正目标是你!”化解完张嫌的攻击,见张嫌从自己一旁穿身而过,并没有继续追击自己,反而对着庞焉攻击了过去,李任赶紧冲庞焉提醒道,生怕庞焉一时大意疏忽了防御,会被张嫌击伤了灵魂。

“想先来解决我吗?看来你是觉得我对你的威胁更大呀,不过不好意思,虽然我的魂技多为箭矢类的远程技法,但是要论近战,我也不会输给你这么一个小毛头,百花箭,弓技!”李任提醒之时,庞焉其实已经用通睛瞳注意到了张嫌的魂流变化,先李任一步察觉到了转向自己攻来的张嫌,早早地做好了应对张嫌攻击的准备,待到张嫌近身,庞焉才对着张嫌甩弓回击,似是要用手中的魂凝长弓对付张嫌的魂凝雷剑,丝毫不怕张嫌手中的魂剑之威。

咣当……

就在张嫌手中的魂凝雷剑和庞焉手上的魂凝长弓相击在一起之后,两者之间爆发出轻微的摩擦,不过摩擦只产生了一瞬,张嫌的魂凝长剑便被庞焉的魂凝长弓从中间击断,眨眼便碎成了两截,长剑碎裂开来,在长剑后面的张嫌紧接着被长弓迅猛挥击,整个灵魂如沙包一般直接被庞焉击中,又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径直地砸到了米兰街的地面之上。

“张嫌!”见张嫌的灵魂被击飞,冯欢欢和朱棣的灵魂瞬间紧张了起来,望着张嫌砸落的方向同时惊呼,担心张嫌会因此重伤。

“不对……,这打击感完全不对,那不是他的灵魂本体,也就是说他的目标并不是我……,坏了,他还是要去找负责指挥的三弟去了……,三弟!小心,他用了障眼法,真正的魂躯朝你冲过去了!”冯欢欢和朱棣惊呼之时,庞焉并没有露出丝毫喜色,反而眉头一紧,像是发现了什么,赶紧转过头去,向着身后不远处的河信喊道,神色比冯欢欢和朱棣还要紧张。

“猜到了……,他是个聪明人,既然已经发现了我在咱们三人中的地位,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和魂力对付大哥、二哥你们,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朝着我来的,不过不要紧,我知道他的能力,也就有所准备,不会再像上次那样被他一招击溃了,大哥、二哥,你们按照计划去突破对面的另外二人,赶紧将鬼人王大人解救出来,这个棘手的小子就由我来拖延,不会让他有机会回防的!”庞焉提醒之后,河信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张嫌的真正目标是自己,并没有太过紧张,只是全身气势暴增,一边击碎着从天而降的魂力陨石,一边向李任和庞焉喊道,让庞焉和李任不要在意自己,先去突破朱棣和冯欢欢的防御,将鬼人王从苍林玉井阵中救出。

“那三弟你先

小心,一定要坚持到我们回来助你!”听到河信下达的指示,李任和庞焉的脸上全都凝重了起来,不过他们并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全都魂力暴涨,一齐向着举起磨盘魂盾的朱棣冲了过去,试图把魂力见底的朱棣当成个突破口,将郑圃的苍林玉井阵从外面破开,好放鬼人王出来,扭转僵持的战局。

“朱棣大哥,欢欢姑娘,胜败在此一举,只要坚持到我把着河信解决掉,我们就能守住郑圃前辈的魂阵,猎捕到鬼人王,防守一事全靠你们了!”见李任和庞焉居然不来回防自己,阻止自己对河信下手,反而遵照着河信的指示,选择先去破坏困住鬼人王的大阵,张嫌知道自己反被河信给算计了,也无法马上回头补救,只能急迫向朱棣和冯欢欢传音警示道,让朱棣和冯欢欢做好准备,迎接李任和庞焉的攻势。

“明白了,交给我们吧,我还有点余力,应该能撑住一些时间,张嫌队长,你尽管全力对付那河信就是,我相信你能很快解决他的……”听到张嫌的警示传音,朱棣和冯欢欢全都机警了起来,朱棣望着来袭的李任和庞焉,叹了口气,微微一笑向张嫌回复道,好像并不害怕那气势汹汹的二人,将手中的魂凝磨盘再次加强,宛如举着一张大圆床似的挡在身前,准备以此来阻挡李任和庞焉的攻势。

“嗯,别担心,我会挡下他们的,绝不会让他们碰郑叔他们一丝一毫!”朱棣严阵以待之后,冯欢欢也想张嫌传音道,随即停止了对玄武定宫阵的控制,在手中有凝出了那柄魂力长枪,守在朱棣的一旁,随时准备对李任和庞焉出击,似乎是在等待着出击的时机。

见朱棣和冯欢欢准备全力以赴的抵御李任和庞焉,张嫌虽然仍有些担心,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重新把目光转向了河信,将重翼灵仙体开启到了极致,举剑朝着河信的魂躯猛然劈去,想要快速解决掉河信的灵魂,争取能及时回守,助虚弱的朱棣和冯欢欢一臂之力。

“真以为我除了魂躯强悍以外就一无是处吗?那你可有些小瞧我了,我能被师傅任命为菁化镇三郎中的头脑,除了我魂躯强横和有指挥布局上的天赋以外,我的综合实力也是我们菁化镇三郎中最强的,所以我师傅才会把头脑的位置交给我,所以我的那些师哥才会愿意听我指挥,这次战斗,我只是在用我这强大的魂躯进行战斗,还没有真正消耗多少魂力,相比我来说,你的魂力已经消耗大半了吧?真和我打斗起来,你以为你能胜的了我吗?”就在张嫌举剑向河信砍去的时候,河信微微一笑向张嫌轻声道,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魂力由体内迸发了出来,用迸发出来的魂力快速在自己身前凝出了一张魂力圆罩,

以此来抵挡张嫌的剑击,硬生生挡下了张嫌的蓄力一剑,好像那圆罩比他的魂躯还要坚硬。

“我可没有小看你,能让你那两个实力强大又充满傲气的师哥都听命与你,你的实力肯定不只限于那副魂躯,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拿你开刀,你若不亡,我们这边就更危险了,而且现在也只有我能打败你……”张嫌听到河信的话,见河信居然能凝出了一张魂力圆罩挡下自己的蓄力剑击,似乎并没有太过惊讶,反而苦笑了起来向河信道,好像早就看穿了河信一般,冲河信回复着。

“是吗?原来你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又跑过来追杀我的啊,看来你对场面上的局势还挺清楚呀,既如此,那你为何不在这劣势下直接逃走,说不定鬼人王大人从那阵中出来之后会对你网开一面,不去追击你也是有可能的,你还能有一命尚存……”听完张嫌的回复,河信在圆罩之后会心一笑冲张嫌问道,像是要劝退张嫌一般。

“先不说鬼人王会不会动用九殿阎罗的势力追击我,就算不会,我也不可能现在就离开,毕竟我已经答应了郑圃他们要一起猎捕鬼人王,我这人唯一一个优点就是不会轻易食言,当然,除了猎捕鬼人王的事不会食言以外,对于要打败并击杀你的事我也不会食言,你真以为你隐藏了实力我就战胜不了你了吗?你才是太小看了我呢,地厌阵,四象锁仙阵,困!法则之力,魂引天雷!”就在河信问完,张嫌眯眼确认了一下河信的位置,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剑斩,冷笑着向河信回应道,回应之后,两个大阵齐出,对着河信施压过去,然后用雷剑抬手一指天空,恍惚间从不知何时飘来的乌云中引得一抹天雷,直落向了用圆罩进行防御的河信身上,‘轰隆’一声响,河信的整个灵魂便被明雷所笼罩。

“呃啊……,啊……!”明雷落到了河信的魂上时,河信的魂力圆罩犹如薄纸一般直接被击碎,待到雷霆及身,河信在雷霆之力的攻击下直接发出痛苦的惨叫,惨叫声震彻了整个米兰街灵魂境,几乎让所有魂师的目光都在同一时间转到了河信的身上,被河信遭受雷击之后的惨状所震惊,望着河信那若隐若现几乎快要魂飞魄散的灵魂,大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即使连鬼人王那种强大的鬼王,也不免被河信的样子吓了一跳,转眼望向张嫌,眼眸中对张嫌又多了一丝杀意。

“三弟!”就在河信的灵魂焦枯虚弱轰然倒地之后,李任和庞焉才同时哀嚎了起来,向河信喊叫道,似乎没有想到河信会被张嫌如此重创,眼神中对张嫌充满了怒意和惊惧。

“这是法则之力吗?张嫌也不是魂仙呀,怎么能引天雷法则?”杨圜一边帮苍林玉井阵注入着魂

力,一边转头望向张嫌,看着张嫌头上的那顶乌云,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惊讶地开口道,不明白张嫌是如何引动天雷的。

“不管了,先宰了那虚弱的朱棣再回去照看三弟!江垂礼,断魂钩!”就在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张嫌和河信身上时,李任最先回过神来,趁着朱棣不注意,抬手一挥钓竿,将钓钩绕过了朱棣的魂盾,一下钩中了朱棣的左边臂膀,猛地一扯,便把朱棣的整个左臂都扯断了下来,然后将头转向了庞焉,冲庞焉提醒催促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