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我面前拖延时间吗?小妮子你还嫩了点!死神技,海魂躯!”听说冯欢欢燃烧精魂临时提升魂力是为了拖延时间,李任自然不会给冯欢欢机会,魂力运转,也把魂核魂技中的死神魂技使用了出来,死神魂技使用之后,李任的整个魂躯直接变作成了东方神话中的龙形,龙腾于空,盘桓在冯欢欢面前,随后举着龙爪就向冯欢欢的灵魂所在勾去,神色凶恶,面目狰狞,似是一条未被驯服的恶龙一般。

“死神技,刺背鼠!”在李任开启了死神魂技,整个灵魂化作龙形之后,庞焉也不托大,也把自身的死神魂技开启,灵魂紧跟着化作了一只背生尖刺的站立魂鼠,跟在李任身后,用满是魂刺的后背也向冯欢欢攻去,和李任左右夹击,没有给冯欢欢留一点退路,显然是要把冯欢欢置于死地。

“不好,欢欢姑娘!拼了!死神技,天轮魂盘!去!”见李任和庞焉同时开启了最强的魂核死神技对冯欢欢进行左右夹击,朱棣忍着左臂上的疼痛,将自己最后一些魂力祭出,勉强开启了死神魂技,快速凝出了一张巨大的魂力轮盘,抛出去挡在了冯欢欢的面前,试图用魂力轮盘帮冯欢欢挡住李任和庞焉的攻击,免得让冯欢欢受到伤害。

朱棣毕竟是个修炼多年的中级魂祖,而且主修防御魂技的他有着普通魂祖难以匹敌的防御之力,即使这拼尽魂力的最后一招,也没有因为其本体灵魂的虚弱而弱化许多,仍旧具有着十分强大的防御功效,面对着李任和庞焉开启死神魂技后的联合攻击,朱棣的天轮魂盘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菁化镇三郎中的二人摧毁,反而是硬生生的挡下了此二人的攻势,并把施展攻击的二人反噬弹伤些许,才最终因为魂力不支而难以为继,化作了魂尘从冯欢欢面前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他已经被我勾断了手臂,灵魂流失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还有余力?!”被朱棣的轮盘魂盾挡住,李任先是被魂盾产生的反噬之力向后击退了几步,待到稳住了身形,平复了灵魂中的魂波荡漾之后,才重新将目光注视到了站立着朱棣的身上,望着朱棣那虚弱的灵魂,露出一副惊讶之色,显然没有想到朱棣还有余力凝出刚才那么强的魂技。

“他应该是将最后一抹魂力全部抽干耗尽才使用出了刚才那轮盘大技,看来他是为了救这小妮子彻底放弃了自己逃命的机会,现在的他应该已经灵魂彻底虚弱不支了,若不及时补充魂力和治疗魂伤,他估计撑不了多久就会魂飞魄散了,大哥,别管他,我能帮这小妮子和郑圃一时,帮不了一世,我们继续攻击这个戴面具的小妮子,攻破了她,就能救出鬼人王大人了!”李任惊讶之时,庞焉用通睛瞳

望了朱棣一眼,感知了一下朱棣身上的魂力,马上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平复了魂波荡漾的灵魂,转头向李任说明道,要李任不要在意刚才朱棣的攻击,继续向冯欢欢进攻。

“好,那就再来一次更强的攻势吧,这次看还有谁能帮那小妮子拦住我们,海魂躯,龙爪碎!”庞焉提醒完,李任也看出了朱棣的状态,不再理会朱棣,将头再次转向了冯欢欢,重新抬起龙爪,冲着冯欢欢冲了出去,用硕大的龙爪直去抓冯欢欢的魂头,似是想把冯欢欢的脑袋捏碎。

“嗯,一次性解决结束战斗吧,刺背鼠,圆萝刺!”李任出击完,庞焉也不含糊,通体魂力再度暴涨,整个灵魂滚成了一个肉蛋圆球,用浑身的利刺去突刺站在苍林玉井阵前死死守卫的冯欢欢灵魂,又一次和李任联手,对着冯欢欢发动极为强势的联动攻击,不给冯欢欢留下丝毫退路,继续要将冯欢欢直接灭魂。

“叮叮咚……,叮叮咚……,这种绝境我已经好久没遇到过了,不知道文莫师傅教给我的那招我还能不能施展出来,不过要对付眼前的二人,除了那招我已经想不到其它能用的手段了,就拼尽全力用那招试试吧,是生是死,在此一搏,即使死了,拼尽了全力的我也死而无憾了,戴笠雨人,雨空化境!”就在李任和庞焉的攻击将要及身之时,冯欢欢一晃斗笠纱帘上的魂凝翠珠,让那些翠珠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叮咚’声,声音清脆响彻,冯欢欢伴着‘叮咚’之声叹了口气,突然自言自语了起来,似是并不打算设法逃走,要拼尽全力和李任庞焉正面相搏,然后灵魂之上魂波暴涨,眼睛慢慢闭合,收枪横在身前,曼妙的身姿缓缓转枪舞动,不时便将魂枪舞得眼花缭乱,把整个灵魂彻底遮在了枪身之下。

“装神弄鬼,真以为凭你一人一枪能挡住我们兄弟俩的攻击吗?别太天真了!龙爪,碎!”见冯欢欢不躲不闪,只是闭上眼睛留在原地舞枪,李任只是觉得有些怪异,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攻击,继续用龙爪对冯欢欢的灵魂抓下,不给冯欢欢喘息的机会。

“武斗类的魂技吗?看着虽然眼花缭乱,不过没有强大魂力的维持,也就只是个花拳绣腿而已,小姑娘,去到另一个世界舞去吧,圆萝刺,冲击!”李任没有收手,庞焉自然也跟着李任继续攻击,而且冯欢欢只是在那里舞枪弄棒,让庞焉感觉不到任何威胁,所以庞焉微微一笑冲冯欢欢冷呵道,一边呵笑着,一边加快冲向冯欢欢,不打算给冯欢欢装神弄鬼的机会。

“那你们可就错了,也许这招我只能施展一次,但是文莫师傅帮我开发出来的招式,岂是你们两个魂祖能够看明白的,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死神

技的厉害吧,化境枪,扫雨!”当李任和庞焉的攻击跟到,冯欢欢嘴角一扬,显然是用出了她想要用的那个技法,随后她把枪先旋在了头顶,用枪身搅动着李任落下的龙爪,卸去了龙爪之上的部分魂威,并把龙爪搅动的拧转了起来,待到龙爪已不再具有威势,才飞身而起,一脚踢在了李任化形的龙身之上,将李任踢飞,转而用枪继续抵挡住庞焉的通体魂刺,也不在意被庞焉的魂刺戳破手背,用着同样的模式继续化解着庞焉的突刺,足足用了十几秒,才又把庞焉的攻击慢慢化解,也用力将庞焉的灵魂顶了回去,拼死挡住了李任和庞焉的联手攻势。

“可恶!这小妮子怎么还有这般力量……”就在庞焉也被冯欢欢击飞之后,李任忍着灵魂上的伤痛,先一步用魂技稳住身形,然后慢慢和冯欢欢拉开着距离,一边平复着体内紊乱的魂力,一边望着冯欢欢,似乎没有想到冯欢欢还有以一敌二的能力。

“她的魂力强度无法匹敌我们二人的联手攻势,但是却用了一种特殊的技法陆续削弱着我们的攻击,才最终能将我们击飞,只是个取巧的手段而已,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她这一招极其耗损魂力,她刚才所剩魂力本就无几,再用完这一招,估计她已经魂力干涸了,之后已经彻底没了抵御我们的能力了……”李任稳住灵魂之后,庞焉因为被击飞的不是很远,也很快便稳住了灵魂,望着自己背后被绞断的几根背刺,并没有太过在意,撇嘴一笑冲旁边的李任道,好像看出了冯欢欢刚才的那一招是拼死一击,重整旗鼓打算向冯欢欢继续攻去,在下一次的攻势中将难以抵抗的冯欢欢击杀。

“朱棣……,欢欢……”就在庞焉向李任说话之时,维护大阵的寻猎队众人都看到了朱棣和冯欢欢拼死一搏后的惨状,望着虚弱不已的朱棣和魂手穿烂的冯欢欢,杨圜最先心疼地呼喊道,似乎不想让冯欢欢和朱棣再继续站在苍林玉井大阵之前,但又有些无法说出口,毕竟冯欢欢和朱棣的拼死就是为了能猎捕鬼人王,若此时让他们离开将苍林玉井阵前,将大阵暴露给李任和庞焉,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和牺牲就都白费了。

“专注对付鬼人王,鬼人王就算有那阎罗令,可以急速愈合魂魄,但也不是真正的完全不死,我们要加快进度,耗光它的魂力,早早从这里脱身,支援寻猎队二队,快!”听到杨圜的呼喊,郑圃转头望向冯欢欢,然后冷面冲杨圜等人命令道,再次将大量魂力注入进苍林玉井阵,催动着魂力玉井之中生出无数次针刺刀刃,对无法动弹的鬼人王魂魄不断攻击,让鬼人王在痛苦之中不断哀嚎,折磨地鬼人王死去活来,让那鬼人王的魂力快速锐减,隐

约有些魂力不支难以继续维持不死之力的模样。

“是!魂力灌注!”听到郑圃的命令,杨圜等人虽然依旧担心冯欢欢和朱棣,但是知道担心也无能为力,只能转过了魂头不去观看,期待着奇迹的发生,能让冯欢欢和朱棣躲过一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