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玖的声音很轻,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顺着luo露在外的肌肤钻如身体,让王长宁打骨子里发寒,身体不受控制的不断瑟瑟发抖。

这次案子之所以只是缓刑跟缴纳罚款,是因为他们许多罪行都是未遂,但其他人,却全部得逞了。

要是全部判下来……

只是想一想,王长宁便一阵眩晕。

抬头看天,明明面前一片晴朗,是万里无云十分适合出游的好天气,但王长宁却有种想要出逃的冲动。

而这个想法才出现就被王长宁自己否认了。

他可以跑了,但他的孩子声在这里长在这里,他跑了,孩子怎么办?

天大地大,但此刻,王长宁却有种自己无路可逃的感觉。

不是无路可逃,而是他逃不掉。

王长宁面前一阵阵眩晕,而玖玖这边却是一片恭喜声音。

看着接二连三收到的恭喜欣喜,玖玖没有挨个回复,只是发了条朋友圈。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底下瞬间一片点赞。

发完朋友圈,之前采访玖玖的女记者给肖城打电话能不能给玖玖做了一个专访,肖城发消息询问玖玖,玖玖直接答应了。

这次采访的地点是玖玖的家里。

在证明自己之后,玖玖便搬回家了。

相较于租住的屋子,玖玖家里的风格便显得有些清冷,不过角落处的绿植还有恰到好处的毛绒动物,可以看出,屋子的主人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清冷,她的内心,如同毛绒玩具一般可爱温柔。

摄影对着玖玖的屋子拍了许久,知道拍够素材了,这才坐下。

玖玖给女记者跟摄影泡了两杯茶,笑意盈盈的说,“辛苦你们了,大老远跑过来,一会我请你们吃顿饭吧。”

玖玖清冷的面容上沾染了浅浅的笑意,如同水墨画突然多了一抹色彩,十分惊艳。

女记者给摄影都被惊艳到只能靠不断喝水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与激动。

女记者看着玖玖轻声说道,“之前是我误会你了,我来请吧!”

女记者说完,忐忑不安的看着玖玖,询问道,“原女士,这次采访我们想采用直播形式进行,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玖玖同意,他们便跟老板联系进行直播,如果玖玖不愿意,那就跟以前一样采访回去剪辑成片。

当然,直播能为平台带来更大的流量,对平台的前期铺垫十分有利。

玖玖想了片刻后便点了点头,“可以。”

见玖玖同意,女记者立刻打电话老板说玖玖同意了,经过一系列的操作后,等一切就绪之后,女记者开启了直播。

摄影示意开始之后,女记者最先开口。

大家好,我是番薯平台的记者萧冰冰,今天早上,备受关注的【女医生推到老人案子】已经彻底落下帷幕,我们特意联系到了当事人原女士,原女士,请跟大家打一个招呼。

摄像立刻将镜头照向玖玖。

玖玖的面容清冷,即便没有化妆但却可以看出她的肌肤极好,一双眼眸狭长且清冷,带着古典的韵味,肌肤是冷白皮,嘴唇却是很艳丽的红色,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直播间立刻发出一连串弹幕,【卧槽,原女士好好看!】

【为原女士打call,原女士是英雄是斗士!】

【我爱原女士,我明天就去医院蹲着要签名!】

【楼上的带我一个!】

女记者继续询问,“首先呢,让我们恭喜原女士获得了胜诉,还有呢,就是我听说这次的案子,都是原女士自己查出来,这是真的吗?”

“是也不是!”玖玖缓缓道来,“我只是在最开始发现了这问题,然后跟警察同志提出了这个问题而已,这次案子可以彻底的调查清楚,是警察的功劳。”

玖玖的话说的滴水不漏。

女记者笑了笑之后继续问,“对于这次的案子,原女士什么想对大家说的话吗?”

“嗯!”玖玖点了点头,一双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看向镜头,嗓音清冷带着让人十分信服的依赖感,“我希望以后,当大家在看到一个比较有争议性的社会话题的时候,不妨让子弹再飞一会,再做出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而不是因为某些人的一面之词,就对这件事情迅速做出非黑即白的判定。

我知道大家嫉恶如仇,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是我们都不是当事人,并不能很清楚的发现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对谁错,就算我们很着急,想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在事情发生之后,能够冷静理智的看待,等到官方给出一个比较准备的回复之后,再做出评论。”

玖玖的话让女记者感到了惭愧,当初这件事情才发生的时候,她就是最早一批觉得玖玖是当之无愧的【禽兽女医生】的那一批人,也因此,在她的微博还有采访里,对玖玖十分不屑与贬低,现在听到玖玖的话后,女记者的脸颊一阵阵发烫。

当着所有人的面,女记者站起来,对着弯腰鞠躬,表情十分诚恳的道歉,“原女士,您说的非常对。

今天,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我像你郑重道歉,因为我就是事情发生之后,最开始就觉得您有问题的那些人,身为一个公众人物,我不该人云亦云,不该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时候随意发表言论。

希望您能原谅我的错误。”

玖玖没想到女记者愿意当着很多人的面给自己道歉,立刻伸手扶住女记者,开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当时那个视频拍的十分模糊,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我,你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也很正常,这也说明了你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好姑娘。”

女记者没想到玖玖会这么说,眼眶瞬间便充斥着明显的红色,眼尾处的那抹红晕仿佛他的心情一样激动不已。

女记者看玖玖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敬佩与感激。

女记者职业性的对着玖玖笑了笑,继续说,“对于王长宁母子两人的判决,你有什么不满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