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重出江湖,离去之前还是不死心的来这天池附近转悠了许久,可惜依然没发现任何宝贝。

看了看时间还早,干脆去那天池中心距离冰面百十米的空中,继续锻炼下最新掌握的真气化龙之法。

虽然暂时还没见过真正的降龙十八掌,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试验后,却是成功利用北冥真气配合着念力场,幻化出了一条雾气状的游龙。

平时可盘旋于四周,只要念力场不撤,那气态游龙就可以聚而不散,当然这东西也不是个样子货,若是发动攻击时,威力足可以震断合抱粗的大树。

也许单就这冲击力来说,英嘎不会不会比真正的降龙十八掌差,甚至有可能还更强些。

不过这气态游龙的攻击速度却是不太如意,受限于念力驭物的极限速度,这气态游龙最快只能达到130米每秒。

还有距离也不能超过130米,超过超过这速度,那凝固的念力场直接消散。

这攻击距离,在这武侠世界里倒是完全够用了,只是这速度确实还差了些,若是对付一般的高手当然绰绰有余,可对顶尖高手却很难击中目标。

因为只需达到练气七层,若是可以把真气的能量完全利用起来,在极限状态下的冲刺速度也可以达到130米的秒速,虽然这种极限状态不能持久,可逃出攻击范围却是绰绰有余。

在这天龙世界顶尖高手拥有百年功力都不稀奇,对比一下百年可就是相当于练气十层,甚至是十一层,因此这攻击手段肯定对付不了那种档次的高手。

长达三十余米的气态游龙,如同一条活物张牙舞爪的在周身盘旋着,甚至因为真气中带有一丝奇异之光的关系,那气态游龙身体还闪烁着淡淡的金光,看起来霸气十足。

其实真说起来这气态游龙,更大的用处并不是和武侠世界的顶尖高手对轰,而是在一些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里用于对付妖魔。

因为这气态游龙内融入了一丝奇异之光,有着极强的破邪驱魔属性,一般的小妖恶鬼什么的,被这气态游龙击中,绝对是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至于在武侠世界对上真正的高手,也许就算击中对方,也不足以击破对方的护体真气,当然单就这卖相,用来装逼的效果还是极好的。

可惜现场并没有任何观众,木婉清还在二十几公里外的灵泉小木屋泡着灵泉练气,稳固那刚刚突破的练气五层。

闪烁着淡淡金光的气态游龙,游龙盘旋许久,终于冲向了百十米外的冰面,直接把那半尺厚的冰面砸炸开,强大的能量冲入水下引爆。

轰!

一声巨响过后,炸起了数十米高的水柱,附近百十米内的避免统统被震裂。

看了看那太阳,距离中午还有大半个时辰,休息了片刻之后,却是又试验起另一种刚开发出来没多久的雷霆万击手段。

这东西可以说是纯属原创的一种法术,利用释放到体外的真气和地磁产生感应,进而形成极为特殊能力场波动,最终衍生出一大片的雷暴区。

……

念力场瞬间扩散到极限的范围,瞬间笼罩了一个半径130米的区域,真气随着念力场向着四周延伸了出去,相互协作之下成功的借用到了大地磁力。

顷刻间周身凭空出现了无数的电弧,随着神念一动,在一丝念力的牵引下,无数的电弧冲向冰面。

那些漂浮于水面上的碎冰再次被电弧击碎,甚至连冰下的水受到闪电刺激而产生爆炸。

一时湖面上爆炸声不断,天空中雷鸣电闪,雷霆万击的场面,只能用壮观来形容。

只是俗话说: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话还真是不假。

就在周不凡成功的释放出了牛逼轰轰的雷霆万击时,那北冥真气 念力场 大地磁场形成的能量场,却是接触到了天池上空那特殊的能量场,却是进而云发出了一场非同一般的意外。

多重能量场相互作用下,竟然直接把空气中的水分子电解为氢和氧,随之被那雷电点燃进而引发了极为恐怖的爆炸,威力可能达到上百吨TNT。

突然爆发的能量完全超出了周不凡可以驾驭的强度,而且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只来得及展开护体真气和内甲上力场盾牌,根本没时间逃出那爆炸区。

轰!

一声巨响,整个天池,十几平方公里的冰面彻底被震碎,强大的冲击波,直接让天池里水形成了几十米高的巨浪,瞬间有一大半的池水被冲出天池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终于周不凡自己,力场护盾瞬间被清空,护体真气也直接被清空,值得庆幸的是,经过力场盾和护体真气的削弱,那剧烈的冲击波成功的被削弱了九成以上。

只是那不到十分之一的冲击力,还是把周不凡炸的够呛,直接化作一个火人,从空中摔了下来。

等再次爬起来已是好几分钟之后,身上的衣服早已成了灰烬,头发也被烧了个精光,甚至连皮肤灼伤的相当严重。

不过因为体质特殊,又有着北冥真气辅助恢复,因此那些灼伤却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只是感受着五脏六腑都有些被震伤,还是从内甲上取出一支长生灵泉喝下。

还好内甲有着诸多的符文阵法保护,而存放长生灵泉的又是刻意打造的铂合金管,所以并没有被这次意外给毁了。

“……看来还没达到天人境之前,还是别释放这种大范围的法术比较好。”后果却是让人有些后怕,不由的在心里默默的警告了自己一句。

等那长生灵泉让体内的真气重新恢复后,却是赶紧的在四周引来一片云雾,挡住了那清洁溜溜的下半身这才腾空而起。

还没到家就远远的就见到了木婉清骑着黑玫瑰向着,天池方向疾驰而去,赶紧的追了上去,轻飘飘的落在了马背上,坐到了木婉清的后面。

然而却是突然遭遇了木婉清一个肘击,人差点被击飞出去。

“干嘛呢?”

“死贼秃,我打死你。”说着就要拔剑,不过很快就反映过来,貌似这大光头竟然是公子大人。

“……你,你……公子为何要剃度出家?”

“呃,这完全是个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