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出了次事故不得不在小木屋里又住了两天,这才收拾东西启程南下,也许是运气还算不错,在半路上还遇到了一个很是热情好客部落,成功的收购到了一大批的人参。

不过有点遗憾的,依然没发现真正的灵药,也不知道是自己运气太差,还是这个世界的法则比较特殊,孕育真正的灵药难度被无限放大了。

若是在一些仙侠世界,一株人参生存了上千年,肯定会成为灵药,而在这个世界千年人参虽然较为常见,可真正的灵药却从未见过。

还有最近几个月来遇到过的一些变异的猛兽,实力比倩女幽魂世界的许多小妖还强,也没有进化成真正妖物的趋势。

甚至在这个世界突破天人境可能会也会困难许多倍,要不然那扫地僧之流,远超百年的内力早就成了天人境……

“话说那老和尚会不会已经突破天人境了?”

突然想到了这种可能,顿时有了此次重回中原的目的地,先去少林寺会会那扫地僧。

周不凡迅速的确定此次的目的地后,却发现坐在前面的木婉清还在发呆。

正式离去之前这姑娘,还专门去天池那边看了看现场的情况,回来后就成了这样,应该是被那一片狼藉的现场给震撼到了。

不过事后去看那现场情况,即便是周不凡自己也会感觉很震撼,那爆炸的威力,确实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围在四周山上的积雪全部被震落,甚至有不少山石直接出现了崩塌。

应该是被那超级爆炸引起巨浪给冲塌的,而那十余里宽数百米深的天池水,愣是被冲走了一大半,想来没有几个月根本回复不了水量。

显然那爆炸远不只是百吨TNT的威力,应该在爆炸时还引起了一些连锁反应,威力进一步被放大了数倍,单就那威力来说,那些神话传说里的翻江倒海也不过如此吧!

“还在发呆呢。”凑到木婉清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句,总算是让这妹子回过神。

“……公子,我想学你那种控制雷电和火焰的法术,可不可以教我?”木婉清犹豫了下,终于满脸期待的问了句。

“妹子,说真的,专修你的剑气反而会让你实力的提升更快些,等你可以把剑气附着于长剑上,形成数尺芒时,足可一剑破万法一力降十会,无敌于天下。”

“这个公子不是常说技多不压身嘛,就算我专修剑气,平时还是会有些空闲时间的,若是练练火焰刀掌心雷什么的不也挺好的吗。”

“随便联系的法术,即便是你真的掌握了,其实威力依然远不如剑气来的强大。”

“我也不求威力有多大呢,就想多点法术手段,比如出门在外如果会点火焰法术,那点个火多方便呀。”

“我那些法术,需要非常强大的精神力支撑,短时间内你真学不了。”

“现在施展不了,以后应该可以的吧?就像公子的凌空虚度之法,我虽然不能真的凌空虚度,可还是提升了不少速度呢。”

“这个……”

“好公子,你就教教我嘛。”

木婉清竟然会撒娇这个倒是让周不凡相当的意外,这姑娘平时可是从来不撒娇的,这是多想学法术才,让这妹子放下了那份傲娇?

“行吧,想要学真正的法术,还得从最基础的入静冥想提升精神力开始。”

“太好了,谢谢公子。”

“别开心的太早,一个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这性命双修之法却是会让你的真气成长放缓许多。”

一听双修的字眼,木婉清的脸色顿时显得有些不自然,甚至连呼吸心跳都有些异常。

“……公子,那个性命双修是怎么修的呀?”满脸娇羞的问了句。

“你想啥呢,这个性命双修指的是一种精神和身体一起修行成长的办法。”

“人家读书少嘛哪知道这些,不过是精神和身体一起修行的办法,为何要说性命双修?”

“这么说还怪我喽?”

“不怪不怪,哪能怪公子大人呢,只是这性命双修竟然会放缓真气的成长,难道就没什么好处吗?”

“好处当然有,而且发展潜力极大,因为只有精神足够强大时才可以沟通天地自然,人力终有穷尽时,天地自然无限广,只有沟通天地借用天地自然的力量,才有可能真正的出入青冥追星逐月乃至于突破寿元极限……”

“……原来公子真的是神仙,我就说嘛,哪有人可以御风飞行腾云驾雾的。”

“我距离真正的神仙还差得远,不过性命双修突破天人,比那武破虚空却是简单许多。”

“难道武功两道极致,真可以破碎虚空?”

“应该可以,只要实力达到某个临界值,然后知道具体的办法,应该是可以的。”

“那公子可知道破碎虚空的具体方法?”

“……暂时还不知道。”

“所以还是跟着公子学法术好呢,起码公子知道怎么突破天人境对吧。”

“这个确实知道。”

“那公子现在可是天人境?”

“当然不是,若是天人境,上次就不会把自己炸了。”

“公子大人,快些教我吧。”木婉清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行,我传你的这套虚心之法,姿势不限站、坐、卧皆可,唯一的要求就是心境一定要平和,然后放松全身,排除杂念,随之双眼微闭,垂帘留一线之光,关注于祖窍……”周不凡直接以白话文的方式讲解起九转内丹修行之法初级入门。

有着多年内功修行基础的木婉清,听完了周不凡的讲解后,竟然直接坐在马背上就开始尝试起来。

微微的闭上了双眼,眼观鼻、鼻关心、很快就做到一念不起,物我两忘的境界……

对此周不凡也只能充当起了护法,尽可能的不让外界的因素干扰了这姑娘的入静。

顺带着展开了念力场,把四周的些许灵力引导过来,给他创造一个极好的修行条件。

不过相当意外的是,竟然在关外遇到辽人的内战,有人造了耶律洪基的反,更意外的是本该出现的乔峰,却并没有出现。

所以耶律洪基被干翻了,身边只剩下百十位护卫,不出意外的话,辽国要变天了……

周不凡当然不会插手辽国内战的事,然而那群趁胜追击的造反辽军,不分青红皂白的射来了好大一片箭雨,把周不凡木婉清包裹了进去。

原则上当然可以带上木婉清直接御气飞走,只是这么做黑玫瑰肯定遭殃,当然不想看着这听话懂事的坐骑遭殃,所以只能展开念力场。

穆婉晴第一时间拔出了长剑,准备跃出去的挡开那些箭矢,不过被被周不凡抱住。

“公子,我得护住黑玫瑰……”木婉清有焦急的说句,不过话还没说完,那些箭矢却是在几十米外被无形的气墙挡住,随之纷纷掉落

“且安心做好,黑玫瑰不会有事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说了句。

已经展现的非常强大了,可还是有许多辽兵不知死活的包围了过来,竖立起了高高的盾牌阵,无数的长枪从那些盾牌的缝隙中探出,这地堵住了周不凡的去路。

原则上当然可以绕道走,只是都已经展现出了那么牛逼的手段,竟然直接被无视了,而且大有把自己堵死的打算,四周还有许多战车迅速包围过来。

人都是有些脾气的,既然对方非得要把自己当敌人,那也只能冲过去,至于死伤完全是对方自找的。

没什么太多的顾虑,直接召唤出了那散发着金光的气态游龙,那凭借念力场凝聚而出的气态游龙,如同一条真正的神龙。

在四周盘旋时,甚至在空气震动下,还发出了一声类似于龙吟的咆哮声。

吓的坐在前面的穆婉晴也是心中一紧,知道感受到周不凡淡定的情绪,才确定这神龙好像是公子大人召唤出来的。

这才有心情仔细的欣赏起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龙,确实威猛无比,随便一声咆哮都已经让人心惊胆战。

难得在妹子面前装逼,周不凡也是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手,淡淡的说了句:“去吧!”

那气态游龙顿时向着那什么盾牌阵,战车阵直接冲了过去……

刹那间什么盾牌阵战车阵统统一触即溃,战车瞬间被撞的支离破碎,厚实的盾牌瞬间被撞的碎裂。

至于那些举着盾牌长矛的士兵,直接被震飞出去,非死即伤,这当然是周不凡并不想制造太多的杀戮,稍微收敛了些,要不然血肉之躯直接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远处那耶律洪基也是见到了机会,顿时赶紧的跟上了智慧神龙冲阵的神人。

而另一边那些跟着新皇帝造反的士兵将领,直接被吓破了胆,还一位耶律洪基皇有上天的眷顾,所以派来的天神。

于是乎纷纷的丢了武器投降,更有一些见风使舵的将士,直接抓了那带头造反的新皇帝准备交给耶律洪基将功补过……

无意中帮了耶律洪基的大忙,周不凡倒也没怎么在意,貌似因为自己的出现引起了许多剧情的变化,而自己恰巧出现在这里也许还真是那耶律洪基命不该绝。

虽然那耶律洪基大叫着:天神留步,不过周不凡并没有留下来要什么好处的意思,冲出战场后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反而这迅速的离去,给那耶律洪基留下了无数的瞎想,回到都城后却是命人塑造了一尊巨大的雕像,当成了辽国的守护天神,天天朝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