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施展那些毁天灭地的超级法术,以木婉清的实力根本释放不出来,不过若是借用真气在手掌上形成隐形的符文回路,再以真气驱动,其实也可以释放出法术。

实际上最初施展的掌心雷就是这么做的,并不需要强大的念力场辅助,也可以释放出去,当然释放出去后能不能击中目标,就不好说了。

没了念力场作为引导,掌心雷火球术之类的小法术,准头可是相当的差。

只是利用北冥真气这点木婉清在手掌上形成了真气回路符文,成功的释放出了一丝电弧,虽说威力连老鼠也电不死,可还是把这妹子开心的不行。

一天到晚手掌上,总时不时的闪烁着电弧,练的那是相当勤快。

甚至在周不凡的指点下,已经成功的还把那些电弧附着于长剑上,和敌人战斗时让那长剑附带了一层闪电麻痹功效。

虽然现在效果还不是很明显,不过等掌心雷威力上来后,碰到一丝剑气即可让敌人直接被电翻在地。

“你的掌心雷真气回路已经基本稳定,以后有空时,自己经常运转真气去巩固拓宽那些真气回路,久而久之自然可以增加掌心雷的威力。”

“这么快就好了?”

“不过是一个小法术而已,你有着练气五层的基础,本来施展这种小法术就很简单。”

“那是不是可以在这手掌上,构建火焰刀的真气回路了?”

“初学者,驾驭不了重叠真气回路,还是在你左手上构建回路把。”说着却是拉过对方是左手,利用真气迅速的在那很是粉嫩嫩的手掌内,留下真气回路轨迹。

而木婉清也是赶紧的引导着体内的真气,在那轨迹上迅速运转起来,只觉得摊开的手掌上方的空气出现一团热气,随之出现了一丝火花闪动……

……

两人一骑慢悠悠的走在绿树成荫的官道上,虽然现在的天气已经入夏,已然有几分暑气,只是被靠在周不凡怀里的木婉清却是半点也刚难受不到炎热。

因为对于掌握了北冥真气的周不凡来说,四周的热量其实也是能量,因此两人一骑所过之处却是一片清凉,连那天空中的日头也显得无比的温和。

偶尔有些路人见到一位年轻的小和尚抱着一位绝色美人,悠哉悠哉的走在官道上,也是感叹这世风日下。

当然更多的人却是羡慕那小和尚好命,竟然有如此美人对其倾心,也难怪会放弃清规戒律直接选择还俗,易地而处若是有如此美人倾心自己,折寿十年都行……

对于别人是怎么想的,周不凡也懒得多管,至于木婉清,只能注意到周不凡情绪,至于其他人,只要不来招惹自己才懒得去管别人怎么想。

“公子,你若还不能算仙人,那在公子看来真正的仙人该是怎么样的?”漫漫长路怕公子太过无聊,木婉清却是没话找话的问了句。

“嗯,最基本的一点,彻底超过生老病死才能算是仙人吧。”

“……公子可是有起死回生的手段,难道还不能超脱那生老病死吗?”

“这个,也许对现在的我来说,衰老已经不是问题,疾病也已经不是问题,可死亡去依然无法避免,不送别的,只需遇到比我强大许多的敌人,一巴掌就可以拍死我。”

“我绝不相信,这天下还有人,可以一巴掌拍死公子。”

“这个不好说,也许有也许么有,不过即就算没高手可以干掉我,可在自然之力面前,我却依然显得无比渺小,比如当时在天池上的法术事故,那种爆炸的力量在自然界面前只能用微不足道来形容,可对我来说却已经非常非常的危险。”

“如此说来,永远都不可能超脱生死了呢。”

“也不是,只要找到办法把无形的神念寄存于虚空之中,即可超脱有形之体的生死轮回,到时候就算身体出意外死了,依然可以借助那虚空中的神念重塑身体进而重生,也只有这样的能力才能算得上真正的神仙吧。”

“那公子可找到那种把神念寄存于虚空中的办法了?”

“现在的境界太低,不太可能了解那种办法,不过只要你好好的活下去,坚持不懈的锻炼下去,只要境界到,自然而然会领悟相关的办法,从而彻底超脱生死。”

“……公子,不怕你笑话,以前我并不怕死,现在我却很是怕死,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所以说以前的你就是个小傻瓜。”

“谢谢公子不嫌弃我。”

坐在马背上的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闲着无事的周不凡,也顺带着帮木婉清巩固那火球术的真气回路。

……

就在周不凡慢悠悠的南下时,数千里外的姑苏城,小白却是施展了九转回魂针,把阿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见到这气息衰败求生欲不是很强的阿朱,也是郁闷的不行,这位可以说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交到的朋友,没想到这丫头却是如此的不惜命。

虽然以前就提醒过,遇事别那么冲动,实际上也避免掉了当初那场意外,可没想到过了几个月,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幸亏自己直上的手段还过的去,总算是把这姑娘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本以为必死的阿朱,竟然重新恢复了生机甚至是当场恢复了神识,一直站在远处以不断自责中的乔峰,顿时激动的泪流满面,急匆匆的跑到床边,不过却是小白拦住了。

“乔峰,你还是离开阿朱吧,你和她的八字不合,再跟着你迟早会出事。”

“别,别,大小姐,你若是生气,尽管骂我打我都行,此事和乔大哥无关。”原本气息衰败的阿朱,情急之下却是一下子坐了起来。

原本只是想刺激下阿朱的求生欲,让她恢复的更快些,没想到把自己给坑了,附近可还有好多人,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着实让小白郁闷的不行。

“什么小姐,这里哪有大小姐,你这丫头,莫不是被伤了褦襶,说什么胡话呢。”说着却是再次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番。

“嗯,确实出现了些许脑震荡,静养些时日才能完全恢复。”

“对,对,刚才我犯浑了,周公子,此事真的不能怪乔大哥……”

“行了,行了,懒得管你,乔峰如果下次还打伤她,就别来找我了,就算是扁鹊重生神救不了她。”说着却是急匆匆的离开了现场。

“……阿朱,也许周先生说的是对的,我确实照顾不好你,我……”

“不,此事不能怪你,乔大哥,也许这其中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