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以前同为御膳宫人,毋须如此多礼,快起来吧,莫让人笑话。

待会还有许多事要你帮忙呢。”

乔木是一边伸手去扶张三越。

一边说着些宽慰他的话。

而周围其他太监宫女,此时则或是目瞪口呆,或是跪拜了下来。

内心再次确信乔木的确非人。

如仙如神,如魔如佛!

但不管如什么。

她都绝对不是凡人。

张公公他老人家刚刚明明就要死翘翘了,结果高嬷嬷就滴了一滴血,要死了的张公公浑身上下的伤口便迅速恢复正常,然后脸色五颜六色的稍加变化了番,就复活了。

这要说高嬷嬷不是神仙。

谁信啊?

而张三越被乔木扶起来后,情绪更是激动的不得了,心绪澎湃:

“怎敢怎敢,怎敢与您论同袍。

有事您只管吩咐,老奴必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这条命是您救回来的,这以后也就是您的了。

万死不辞,绝无虚言!”

“我要你死干什么?

你也别老奴老奴的自称了,就我啊你的就行了,我听着不习惯。

你身体既然已经恢复了,我这边自然就有事安排你去做,如今犬戎士兵已经都被我给驱逐出去了。

估计短时间应当不会再犯。

所以目前我们当要之急是收拾残局,恢复生产秩序,稳定人心。

而需要你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先统计一下皇宫里还剩多少宦官宫女,统计并且重新登记造册之后,便赶紧带领这些人手,把皇宫里的尸体全部都清理安置好。

其中犬戎士兵都堆到一起。

回头放火烧了就行。

至于皇宫里这次死去了的那些宦官和宫女,你看着让人认一认。

尽量把每一个的名字都记下。

给他们立个碑。

好歹让他们死后都能有个墓。

咱们还活着的,每逢清明中元之类的鬼节,都去看看他们,给他们烧点香火,烧点纸钱,免得他们沦为孤魂野鬼,这也算我们心意。

如果有明确确定,是与犬戎抗争而死的,那咱们得把他们的尸体另外拎出来,给他们建个纪念碑。

不能让他们死后无名。

还有先前那些为了保护年轻宫女和宦官而死去的老宦官们,咱们也得把他们的经历记下来,得念着他们的恩情,这种牺牲精神不是谁都有的,死了的没办法,可是咱们还活着的人,不能忘了他们的恩。

咱可不能学那些忘恩负义的读书人,也不能学那些忘本忘国的官员,以及那个所谓的一国之君王。

举国举民之力供养他们。

可真正危急时刻,他们却弃百姓于不顾,又有何资格为君为官?”

因为此时已经不再危险,所以乔木吩咐的时候,不免又回忆起了她刚来这边没多久,看到的那副场景,内心是既敬佩那些老太监,同时又万分鄙夷那些自称南巡,实际就是往南边逃窜的君臣百官勋贵。

他们别说君王死社稷殉国了。

就是抵抗都没抵抗。

唐朝国都六陷,天子九迁。

大概也就如此。

而崇祯再怎么是亡国之君,光殉国这点,便足以让后人对其另眼相看,令其有别于其他亡国之君。

“神上,您莫不是想称帝?”

张三越听到乔木如此评论百官君王,内心立刻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并且略有些忐忑的询问道。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他的猜测是真的该如何,是假的又该如何。

但是如果猜测是真的的话。

那他极可能会参与历史,不论失败成功,都足以让他名留史册。

“暂时倒是没想那么多。

不过我觉得,如今这京城的城主我总归是做得的吧,我目前虽然不能保证太多,但是,庇护你们一二,并且尽量让大家都安居乐业。

我自认为还是能够做到的。

既然那些个百官和君王都不可靠,关键时候都舍弃我们而去,那我们也只能靠自己了,我相信你包括在座诸位,其实并不比那些官员差到哪去,只是无发挥余地罢了。

你如果相信我。

甚至在场诸位如果相信我。

那我们可以携手并进。

共创美好未来……”

因为乔木和张三越就是坐在一众伤员中间交流的,所以他们的对话,周围离得近的基本都能听见。

也正因如此,乔木才会在最后特地放大声音,左右环视了一下。

对着周围所有人一起说。

要不是时代不允许,估计乔木都能说共建和谐社会之类的话了。

乔木的这番话不一定有多么大蛊惑人心的作用,但是她先前展示出来的能力,无疑给了在座所有人极大的信心,使得在座所有人都觉得,她几乎能算无所不能的存在。

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存在,说要带领大家共创美好未来,谁又能不相信,谁又不愿意追随其后呢。

因此乔木说完话没多久,大家基本都反应过来之后,就得到了声连绵不绝且参差不齐的回应,那就是我等愿意,我愿意之类的回应。

回应完后,大家还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特别的热血沸腾。

精神特别好,容光焕发。

看着这效果,乔木觉得基本也够了,没必要再继续趁热打铁,因此接下来很快就把宫女太监当中几个身份地位比较高,并且还算让众人信服的人都叫了过来,开始给他们各自安排任务,安排收拾残局。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

他们便都分散开来。

各自忙碌去了。

张三越带着一批人去皇宫各地收尸,李首领李二柱带着曾经在太医院干过活的一些太监,按照乔木给的防疫药方去准备并熬制汤药。

除此之外,还有负责检查损失的,负责给所有人登记造册的,负责准备棺材的,负责准备火化木材和炭料的,负责刻墓碑的,负责烧火做饭的,以及负责其他杂项的。

总之,大家都还挺忙的。

而乔木则是留在原地,继续配合着医疗傀儡机器人,不断的治疗分派出去的那些宫人,从皇宫各地角落或者死人堆中找到的幸存者。

这边治疗了没一会儿,乔木突然就想到皇宫外面,京城里面应该也有不少人受伤,因此赶忙又在企鹅农场空间当中临时制作了百余个医疗型傀儡机器人,并且把它们分派出去,让它们带着药,以她的名义去京城当中给受伤的百姓治疗。

这样既能救不少不该死的人。

也能再宣扬下她的名声。

好让大家觉得,她不是只会杀人放火的战神,她也是能够治病救人的,也是能够和蔼可亲一点的。

随着皇宫里太监宫女,以及京城中仅存官员与百姓之间的努力配合协作,犬戎士兵的尸体基本在天色将将擦黑的时候收集完毕,并且在乔木的一声令下迅速点火燃烧。

将那万余具尸体全部火化。

虽然味道很不好闻,但大家也都没有嫌弃,很多人在边上哭着笑着,或者说又哭又笑,甚至还有不少人直接跪在地上,放声大哭着。

他们当然不是在哭犬戎士兵。

他们是在哭自己的亲人,哭自己的父母亲朋,哭自己妻儿子女。

等到那些犬戎士兵的尸体被彻底烧掉后,众人这才逐渐散去,各自回家挂白,继续哀悼自家逝者。

与此同时,所有会木匠活的。

基本都在忙着订棺材。

所有会刻字的。

也基本都在忙着刻墓碑。

整个京城,都悲伤且忙碌着。

另外,还有些京城众人在百忙之中,特地刻了乔木的牌位,祭拜了起来,还有些拿出了不少家里所剩不多的食物,乃至于其他东西。

感激不已的送到了皇宫门口。

拜托新来看门的几个太监。

把那些东西送给恩人高神人。

大家害怕乔木的恐怖力气,害怕她大杀四方时候的样子是真的。

但是,感激也是真的。

这是乔木到来的第一天。

给京城百姓带来了希望。

给犬戎士兵带来了绝望。

当天晚上,很多人都没能睡得着觉,有的在哀悼家人,有的则是在回忆着白天的情况,怀疑人生。

还有的在与人讨论商议。

讨论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听那个如神如魔一般的高嬷嬷的话,或者,要不要跟着这个高嬷嬷一条路走到黑,去支持她。

除此之外,还有那么些许虞帝特地留下来的密探,赶忙将相关消息写成报告,飞鸽传书送了出去。

当然了,这里说的是京城。

中午溃逃了的那些个犬戎士兵们晚上的情况,可就不怎么妙了。

他们当中有一部分,直接吓疯了,还有一部分虽然没有疯掉,可是却不知道回去之后该怎么交代。

这时他们反倒有些羡慕那些被吓疯了的人,因为他们不用发愁。

讨论许久之后,他们还没商量出个什么结果,内部就先分裂了。

因为有的人想赶紧回草原。

回王庭禀告大汗具体情况。

但还有的人担心他们损失这么大回去,肯定没什么好下场,必须得想办法再多劫掠几个城池,多抢些战利品回去,降低大汗的怒火。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觉得他们回去解释,大汗应该也不会相信,这种事除非亲眼见到,一般人都不会相信,所以还不如先偷偷回去,把家人接走,然后叛逃离开。

免得回头受到大汗责难。

全家都要遭灾。

三种声音谁也说服不了谁。

再加上他们队伍当中的高层基本都被乔木给杀绝了,根本没有谁能够一言定鼎或者力压所有声音。

也没有人了解大汗脾气秉性。

因此他们很快就吵了起来。

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

打着打着,就打出了火气来。

最后,剩余的那些犬戎士兵在留下几百个人的尸体后,便彻底的分裂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前往其他城池劫掠,还有两部分匆匆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准备叛逃的那些人担心准备回去回禀具体情况的那些人,会泄露他们叛逃的事,还特地在半路中偷袭围剿那部分人。

再然后,就又是一场火拼。

等到第二天月升过半的时候。

一起回草原的那两支溃逃犬戎士兵队伍,各自都是伤亡惨重,不过总体来讲,还是准备叛逃的那一支队伍占据绝对优势,很快他们就一不做二不休,把剩下的另一支队伍彻底绞杀干净,并且匆匆回去。

回去寻找家人,准备叛逃。

他们之所以想要叛逃,估计除了担心大汗责怪之外,害怕乔木。

害怕大汗让他们再攻打京城。

再遇到乔木也是原因之一。

那样恐怖的存在,那真的是打死他们也不想再去面对,被打死好歹还能留个全尸,被那种恐怖妖女打一柱子,尸体都直接化血沫了。

谁能不怕?

不得不说,乔木想方设法的把犬戎军中高层都灭杀干净,还是相当有用的,有高层的军队和没有高层的军队间的差别还是相当大的。

光是意见不一。

就足以让他们损失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