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镜头的位置。”许琅惊呼出声。

樊阳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那段无言的视频,镜头所在的位置。”

许琅没有说话,紧蹙着眉头,看着前方的场景,在天台的边缘,许琅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十字架的铁架子,上面有很多铁丝,许琅刚看到的时候,没有太在意,以为是什么设备的天线之类的东西,毕竟,这里是电视台的办公大楼,有这样的东西也很正常。

但是,现在,仔细去看,许琅就发现,这个十字架就是视频当中,画面最开始的时候,那个男人所在的位置。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许琅连忙低下头,朝地面上看去,果然,从这里到十字架所在的位置,中间的地面上有什么东西摩擦留下的痕迹,只是,这些痕迹被人清理过,看起来和周围的地面差不多,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的去观察的话,还是能够看到一些痕迹的。

看到这些,许琅立即想到了视频当中,江琳儿当时的一举一动,许琅记得,她手里当时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解剖刀,于是,许琅就开始四处搜寻。

站在许琅身旁的樊阳,似乎知道许琅在找什么,她开口说道:“不用找了,我刚才已经找过了,现场没有发现那把解剖刀。”

闻听此言,许琅停止了徒劳的动作,蹲在原地,眼神开始迷离起来。

案发前出现的诡异视频,残忍而血腥的案发现场,消失的江琳儿,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说明,这起案子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很可能是孙文耀第五次作案了,结合前面的四起案件来看,关心的死,只是一个开始,后续的事情,还没有展开,或者说,后续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只是许琅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想到这,许琅脑海当中出现了几个疑问。

第一,作案凶手是孙文耀吗?如果是他,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或者说,作案凶手是孙文耀一个人吗,他还有没有帮手,如果有,那么,这个人是谁?如果不是孙文耀,又是谁杀害了关心?

第二,凶手为什么要杀害关心,而不是现在被千夫所指的江琳儿?

第三,江琳儿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她是知情者,还是参与者,或者是受害者?她现在在哪?是被人杀害了,还是潜逃了?

第四,拍摄视频的人是谁?上传视频的人又是谁?虽然,上传视频的人是江琳儿,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是说,有人盗用了她的账户,上传了这段视频,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人又是谁?是凶手吗?如果是,那么,他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第五,之前许琅猜测,孙文耀是按照七宗罪的方式来杀人的,杨荣伟的淫-欲,陈秋敏的暴食,邹仁江的贪婪,秦亮的懒惰,那么,接下来的应该是暴怒,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关心应该是个暴怒的人,可是,这跟杀害他有什么关系呢?还有,关心的尸体是活着被肢解的,这让许琅想起了关于对暴怒的人的惩罚措施,就是**肢解,那么,事实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疑问太多,都需要警方逐步去调查。

回过神来的许琅,从地上站起来,可能是蹲的时间太长了,许琅站起来的时候,感觉双腿一阵的发麻,整个人站立不稳,身体一个踉跄,幸亏樊阳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许琅,许琅这才没有摔倒。

站稳之后,许琅直接问道:“江琳儿现在在哪?”

樊阳摇摇头,说道“这个你应该问罗佳妍,她已经去询问生活报的员工了。”

闻听此言,许琅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活动活动腿脚,然后,朝着那个十字架走去。

一路走去,许琅低着头,眼睛在地面上扫视,在寻找着什么东西,而他要找的其实,就是那把出现在视频当中江琳儿手里的解剖刀,可是,直到许琅走到十字架前,他还是没有找到,樊阳说的没错,现场确实没有解剖刀,这让许琅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站在十字架前,许琅发现,这是由四根钢管悍成的,竖着的是由两根两米的钢管并排焊接在天台上的,许琅伸出手,推了推,摇了摇,发现钢管焊接的十分牢固,钢管没有丝毫的摇晃,而横着的也是一样,由两根一米多的钢管并排焊接在一起的。

除此之外,许琅还在钢管上看到了很多铁丝,这些铁丝就像是蜘蛛网一样缠绕在十字架上,许琅凑近看了看,发现钢管上有血迹,还有一些皮肉组织,看样子,视频当中的人影,当时就在这里。

就在这时,王国富走到许琅,看了看十字架,又看了看许琅,说道:“许组长。”

许琅回过头,看着王国富露出一副你有事儿的表情。

“那个...这个...”

看着王国富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许琅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直接说道:“王所长,你到底想说什么?”

“哦,是这样的。”王国富调整了一下情绪,连忙说道:“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昨

天周凯和郑苏苏跳楼自杀的位置。”

“嗯?”

闻听此言,许琅皱起了眉头,看着王国富,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个,我们昨天到这里勘察现场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个东西,但是,今天这个东西就出现了。”

王国富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但是,意思在明显不过了,既然,昨天白天的时候,这里没有出现这个十字架,而现在,十字架又出现了,那肯定是在王国富他们勘察现场完毕之后,有人焊接的,那么,焊接这个十字架的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就算不是凶手,他肯定也知道一些什么。

想到这,许琅就问道:“王所长,你能看出些什么吗?”

王国富听到许琅这么问,他连忙仔细的打量着十字架,看了好半天,他才摇摇头,说道:“就是普通的钢管,没什么特别的。”

“哦。”

对于王国富的回答,许琅简单的哦了一声,就没有了下文,这让王国富多多少少有些尴尬起来。

————

许琅站在十字架前,沉默了很久。

任雪在呕吐了一会儿之后,就强忍着内心的极度不适应感,回到了秦明月身边,开始尸检工作。

现场已经拍照取证了,而秦明月在尸体上也没有发现太多线索,于是,在初步尸检之后,秦明月和任雪就叫来了派出所的民警,帮忙把尸体,准确来说是尸块,放进殓尸袋,搬下楼去,准备带回去进行进一步的尸检工作。

罗佳妍在秦明月他们离开之后,来到了楼顶,跟许琅汇报了她走访的结果。

根据调查询问得知,关心自从十月十一号开始,就没有再到单位上班,他既没有请假,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手机关机了,同事们给他发的微信,他也一条都没有回复,家里的座机虽然可以打通,但是,却没有人接听,没有人知道,在关心死亡前,这两天,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

听到这,许琅就问道:“关心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心是四年前,突然调到电视台生活部担任主任的,根据他同事们说,关心的背景和后台似乎很厉害,他来到生活部之后,生活部改变很大,多次获奖,还受到了台领导的高度关注,总体来说,关心的业务能力很强,是一个责任心和事业心很强的男人,不过......”

说到这,罗佳妍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许琅追问道。

“不过,下属员工对关心的评价很不好。”

“怎么说?”

“关心的责任心和事业心确实很强,但是,关心这个人非常的易怒,动不动就发火,骂人,在他到生活部的第一天,就开除了三个老员工,因为这件事,当时,还闹得很大,但是,到了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了,而在关心上任之后,生活部发生了很多变化,他要求每个人每个月必须完成一定的指标任务,不然,就要面临被辞退或者开除的风险,这四年时间里,生活部从之前一个被所有人忽略的部门,一跃成为了头牌部门,仅次于电视台的门面部门了,他的同事说,关心就是一个周扒皮,为了新闻,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跟同行们发生冲突和摩擦,那是家常便饭,而部门加班,那更是小意思了,有时候,为了一个新闻,他们要连续加班好几天,期间,任何人都不允许回家,除非新闻完全拿下之后,总之,生活部的每一个人,不管男女,没有没有被关心痛骂过的。”

罗佳妍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许琅听得直皱眉。

从罗佳妍说的这些情况来看,许琅总结出来了关心的基本性格特征,责任心和事业心很强,很受领导赏识,背景和后台很硬,同时,他又是一个易怒的人,也是一个标准的资产阶级者,为了新闻,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不断的压榨员工,让很多下属,都对其不满。

如果这么看的话,关心应该是一个很讨人厌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没有什么朋友,不但生活上没有什么朋友,可能家庭生活也不太和谐。

“关心的基本资料是什么?他结婚了吗?”许琅问道。

“关心,男,四十五岁,S市本地人,父亲是H省电视台的副台长,不过,已经退休了,其母亲曾经是S市电视台著名的女主持人。”

“卧-槽,家庭背景确实够硬的啊。”听到罗佳妍这么说,许琅不有的感叹道。

“关心有过两段婚姻,第一段是在其二十八岁的时候,他在省电视台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女主持人,两个人在一起谈了三年多的恋爱,最后结婚了,但是,结婚不到三年,就离婚了,两个人有一个女儿,现在十五岁,女孩跟其母亲一起生活,现在在燕京读高中。”

“关心的第一任妻子叫什么?”许琅问道。

“谢晓娜,女儿叫谢梦欣,现在母女在燕京生活工作读书。”罗佳妍翻了翻工作本说道。

“他们为什么离婚?”许琅又问道。

罗佳妍摇摇头,说道:“暂时,只知道她们的基本情况,详细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才知道。”

许琅点点头,示意罗佳妍继续说。

“关心第二任妻子叫彭媛媛,是一个富二代,离过一次婚,两个人是在关心三十五岁的时候结婚的,两个人结婚不到一年半就离婚了,两个人没有孩子,现在,彭媛媛在国外生活,离婚原因不明。”

“那现在关心的情感状态是?”

“离异,单身。”

许琅皱了皱眉头,又问道:“关心的交际圈调查了吗?他有什么朋友吗?”

罗佳妍摇摇头,说道:“暂时我们只是对其下属员工进行了询问调查,暂时还没有调查其交际圈,不过,根据其同事说,关心没有什么朋友,他现在就住在办公大楼附近,很近,走路也就十来分钟就到了,一个人独居。”

听到这些基本情况之后,许琅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江琳儿的情况呢?调查的怎么样了?”

“哦,关于江琳儿的情况,我也问过了。”

“怎么说?”

“江琳儿,女,二十八岁,是博海市人,是独生女,新闻系毕业,毕业之后,就到了生活报工作,从一个小员工做起的,她是在四年前,也就是关心上任的时候,被提拔为记者的,这几年,她确实报道了很多起重大的新闻,在圈子里也小有名气,她的同事对她的评价是,聪明、伶俐、好学、谦虚、大度的女孩子,工作能力虽然不是特别的突出,但是,学习能力很强,为人处世也很好,同事们都很喜欢她。”

“那江琳儿的情感状态是?”许琅问道。

“未婚,单身。”

听到这,许琅点点头,然后想了想,问道:“江琳儿跟关心的关系怎么样?”

“嗯,怎么说呢?”罗佳妍有些犹豫的说道。

看到罗佳妍这个样子,许琅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着罗佳妍,问道:“难道他们之间是哪种关系?还是说,他们的关系非常恶劣?”

罗佳妍摇摇头,说道:“那倒不是,根据他们同事的反馈,关心和江琳儿只是单纯的同事关系,领导和员工上下级关系,他们的关系有些复杂。”

“复杂?怎么复杂了?”许琅皱着眉头问道。

“江琳儿能够成为记者,主要还是因为关心的提拔,可以说,关心是江琳儿的伯乐,按理说,江琳儿应该非常感谢关心才对。”

“难道事实不是这样嘛?”

“也不是,江琳儿确实很感激关心,但是,关心对待江琳儿的态度,十分的恶劣,因为江琳儿在被提拔之前,没有任何的经验,有的也只是一些理论知识,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工作经常犯错,自然,也就经常被骂,。根据他们同事说,江琳儿是他们部门当中,被关心骂的次数最多,也是骂的最狠的一个,四年前,跟江琳儿一起被提拔的两个人,都最后一个辞职不干了,从事其他的行业去了,一个跳楼自杀了,唯独江琳儿一个人还坚持到了现在,可以说,江琳儿的承受能力真的很强大,对于这一点儿,几乎所有人都很佩服江琳儿。”罗佳妍缓缓地说道。

“有人跳楼自杀了?怎么回事儿?”许琅注意到罗佳妍刚才说的话当中的一个细节,问道。

“哦,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是个男的,叫孟不凡,比江琳儿大两岁,如果,他现在还活着的话,刚好三十岁了,两年前,因为在一个新闻当中犯了错,被关心一阵臭骂之后,他就变得十分的消沉,一周之后,他又因为另外一个新闻被骂,第二天,他就从自家的楼上跳楼自杀了,这件事,当时也引起了一些轰动,但是,因为他之前是个记者,为了新闻得罪了很多人,所以,没有人太关注这件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罗佳妍解释道。

听到这,许琅默默记住了孟不凡这个名字,然后,问道:“还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吗?”

“有。”

“什么?”

“在十号那天,关心又在办公室把江琳儿臭骂了一顿,当时,骂的很难听,很多同事都听到了。”

“为什么骂江琳儿?”

“因为上次邹仁江的案子,江琳儿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记者,她本来有很大优势可以拿到新闻的,但是,后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新闻被其他人抢走了,因为这件事,江琳儿被关心骂了还几次,这一次,江琳儿是被骂的最惨的一次了。”

“十号?你刚才说关心是几号失去联系的?”许琅问道。

“十一号。”

“发生矛盾的第二天啊。”许琅喃喃自语道。

“怎么了琅哥?难道你怀疑是江琳儿杀害了关心?”罗佳妍好奇的问道。

许琅摇摇头,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