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吓了一跳,吴杨超竟然朝孟婆开口说话了。

关键是,还贱兮兮的叫了声“姐”。在我看来,这孟婆这满脸的皱纹,都快能当他奶奶了,这声姐他也叫的出口。

不过,吴杨超这会就是把天捅漏了,我也只能任由着他。我虽然有冥修笼身,但是,孟婆不是一般的冥职人员,她虽然站在奈何桥头,可按照级别,她至少也是阴将以上的修为,只要愿意,她稍微留意一番我,就能看出我的伪装身份。所以,我只能任由吴杨超嘚瑟。

孟婆子抬头一瞧,看了吴杨超一眼,竟然瞬间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好家伙,看来两人还真有些交情!

“老弟,你怎么回来了?”孟婆左右看了看,一脸小心谨慎的样子,将吴杨超拉到一边,低声道:“跑了就跑了,你还回来干什么?知不知道,惩恶司在抓你,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吴杨超一笑,甩了甩那修长的脖子,讨好道:“义姐勿怕,由您在,谁能把我怎么着啊?其实我回来也没别的事,就是感念你上次放我,无以为报,顺手得了一件宝贝,想着送你!”

这小子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枚灿烂的金星长石,足足有鹅蛋那么大个,塞在了孟婆的手里。

金星长石也叫作日光丹,乃是一种珍贵的宝石,也是一种练就灵修的初级寄生石,比较容易养出玉灵之物。毫无疑问,吴杨超这石头是从桃都山顺手牵羊得来的,被他拿来成了贿赂孟婆的工具了!

孟婆露出了一脸幸福的表情,小心翼翼将石头抓在手里,就差含情脉脉了……

“义弟有心了……”

“嗨,这不算什么,千里送鹅毛,只当我的情谊重。等他日我要是能得到天台五彩石这种极品灵石的时候,也一并送给你。这和你放我走相比,什么都算不上!”

吴杨超在那信誓旦旦,一副情真意切的有样子。

我就纳闷了,孟婆一个老奸巨猾的老冥鬼油子,怎么就会被吴杨超给忽悠成这样呢?

“那义弟你冒险回来,还有其它事吗?”孟婆子瞄了我一眼,那眼神凶巴巴的,好像倒是怪起我来了。

吴杨超一笑,压低声音道:“义姐莫担心,这鬼差已经被我贿赂过了,放心,他没难为我。我倒也无事,入城就是逛逛而已。”

“那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被人识破了。早点出来,我送你离开!”孟婆子的眼睛就没从吴杨超的脸上移开,一副担心的样子,说着还偷偷也塞给了吴杨超一个通行牌,对待亲外甥我看都没有这样上心的!

“放心吧,义姐,您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吴杨超挤眉弄眼一笑,边走还回头道:“对了,刚才忘说了,您这两天气色又好了不少!有空我在让我武夷宫给你供上几个方子,您调养调养,人鬼皆可用的……”

孟婆那老脸竟然还娇柔造作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十八呢!

有句话说什么着?男人二十喜欢十八的姑娘,八十还是喜欢十八的姑娘,始终如一;可这女人吧,十八的姑娘被夸漂亮会害羞,八十了被夸漂亮还是害羞,倒是也是始终如一!

吴杨超朝我一眨眼,就这么大摇大摆进城了!

“怎么样?摆平!”一过了虎牙关,吴杨超便拍着胸脯洋洋得意道。

我哼笑一声道:“这有什么啊?你这就完全是出卖色相嘛,一个老八十鬼婆子,你给叫姐,亏不亏心啊?”

吴杨超气得鼻子都歪了,大叫道:“嗨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我带你过关,你竟然骂我是duck,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告诉你,我们武夷宫祖师同姓孟氏,所以自古都有孟婆殿,专门有三节一寿的供奉。而且,我们历代祖师,都管孟婆唤作义姐,这是规矩。可以这么说,我们虽然不是什么道家祖庭,但是对孟婆的供奉天下第一。我七岁入道,十二岁就达到了九品冠巾,开蒙的那天晚上,正好是孟婆寿诞日,我独自在大殿中供奉香火,念经祝诞,紫檀香火中,孟婆竟然现身净坛来了。当时我年岁还小,但是看见她一点都没怕,她看了看我,说这个孩子品貌非凡、清新俊逸不可限量,就在铜香案上留了一个巴掌印。第二天,祖师看见这巴掌印,大为惊叹。待了解了缘由,竟然当场辞去了主持,让给了我。”

还有这段经历?如果是真的,倒也有点意思。不过吴杨超的话,三成真,七成水,不能全信,毕竟在吹捧与自我吹捧这件事上,他的厚脸皮可以和牛奋相提并论。

“行了,我承认你厉害了行不?”我一笑,转而道:“但是,你看看她夸你的那两词儿,“品貌非凡、清新俊逸”,说了半天,还是夸得你这脸蛋子。所以,嘿嘿,你还是得益于自己的模样!”

“小白脸怎么了?我又没偷没抢,咱就是帅,帅死人的帅!有趣的灵魂千篇一律,好看的皮囊那是万里挑一啊,关键我还又有趣,又投了一副好皮囊,你说气人不气人?”吴杨超得意洋洋耸耸肩,那副招打的模样确实欠揍。

我怎么记的这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啊,被他篡改了不说,还整的理直气壮。

按照《道全录》记载,阎罗城总体上是中轴对称的格局,其整体结构附会《易经》中“乾卦六爻”的说法,根据龙首原分为六条岗地的特点,安排了功能不同的建筑。全城建筑分三大部分:狱城,衙城和王城。

王城也就是十殿阎罗之所在,位于全城北部中心;衙城是各级阴司居住之地,在王城之南;狱城则是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和阴律司四大典狱所在,用来审查犯人,前往各轮回道和各个地狱,三城中面积最大,以衙城和王城为中心,向东西南三面展开。

玄冥老道在王党中到底是什么角色,到现在我也一无所知,换句话说,我进了阎罗城,虽然有报仇的目标,却没有目的地!

“老罗,咱么这溜溜走了好一会了,再往前,那就是衙城了,那里都是冥间权贵,戒备更森严,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咱们去哪啊?”吴杨超担心地问道。

我心里也急,一抬头,看见前面是一个衙门,重檐九脊顶,斗拱交错,黑瓦盖顶,前面并排有十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都雕刻着两条巨龙,一条在上面,一条在下面,它们盘绕升腾,腾云驾雾!门口坐着两个巨大的石雕,乃是两头睚眦兽,看起来威风凛凛。雕梁画栋的门梁上,有黑气森森的大匾,上题“虫族帅邸”四个大字!

虫族帅邸?那不就是豹尾、鸟嘴、鱼鳃、黄蜂—四大兽帅中黄蜂的府邸吗?

那日在弱水河畔,和鬼王一路,伏击我的不也有它吗?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拿它先开刀了!

,精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