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出门约会,其中他的小学妹梁佳向他表明了心中的爱慕,就在秦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山海咖啡屋的员工若水跑出来在梁佳和秦风面前喊秦风爸爸。

秦风看着若水,脸上一阵黑线,而梁佳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秦风。

“学长,对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结婚了,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梁佳的脸瞬间就红了,低着头不敢看秦风。

而秦风完全没在听梁佳的话,而是一脸纠结的看着单纯的若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四处搜索。

若水在这里,那咖啡屋里面的其他人也肯定在这附近,最后他看到皱着眉头看着这边的小柔还有正在装作吃东西的婉儿她们,心里面明白了七八分。

“梁佳,我并没有结婚,同样的,这孩子也不是我女儿,她是我店里面的员工,同时也是我的亲人”秦风将若水抱了起来,放到自己膝盖上。

但是不一会他就有点后悔,这小姑娘最近吃的有点多啊,这体重都开始上来了。于是他又把若水放到自己座位的最里面,将自己面前的食物放到她面前。

“另外,我还要给你介绍我的其他家人,怜雪,婉儿,小柔你们都过来吧”秦风朝小柔她们那边喊了一句,虽然这样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但是秦风不在乎这些。

婉儿本来已经打算承受老板的怒火了,但是听到秦风叫自己,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和自己盘子里面的食物作对,而子衿和怜雪也是同样的想法。

只有小柔一个人走到秦风的面前,弯腰行礼向秦风道歉。

“老板,对不起,这是我的主意,同时也是我自己要带她们来的”小柔一脸认真的看着秦风的眼睛。

但秦风一言不发,他只是默默的指了一下身边的空位,示意小柔坐下来再说。

而他则是起身朝婉儿她们走去,等到了她们身边,婉儿她们还是不为所动。

秦风只好揪着婉儿的耳朵。

“老板,疼,疼,耳朵要掉了”婉儿歪着头跟着秦风的用力方向走,而怜雪和子衿也跟在秦风的后面一言不发。

等到了秦风的那桌,几个人都坐了下来,婉儿捂着自己的耳朵非常的不高兴。

“老板,你为什么只揪我一个人的耳朵,明明怜雪和子衿都参与了”

“婉儿姐,你就这样把我们卖了?”

“鄙视你”

婉儿,怜雪和子衿闹成一团,若水则是端着盘子在吃里面的食物,偶尔抬头看看秦风他们,眼神里面流露出喜悦,幸福的神色,而小柔则是一脸沉默的低着头,不敢去看秦风。梁佳皱着眉头看着他们嬉闹,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局外人。

秦风微笑着看着她们。最后向梁佳开口说

“这位是李婉儿,她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为人很不错”

“这位是上官怜雪,她对于外人有些沉默寡言,但是对于自己熟悉的人,她很热心。”

“ 这位是子衿,她最擅长音律诗词,为人也很不错”

“这位是若水,这孩子有些可怜,从小父母去世,自己一个人拼命的活下去,吃了不少苦头,所以我算是收养了她”

“当然,我还有两位家人今天有点事情没在,他们和若水差不多大,一个性格开朗,一个沉默内向”秦风一一为梁佳介绍咖啡屋的每一位员工

“最后这位是叶小柔,她很温柔善良,同时也是我最不可缺少的家人,正是因为有她在,山海咖啡屋才能正常运行,我也才有如此衣食无忧的生活”秦风微笑着看着小柔,而小柔也抬起头看着秦风。

“其实我挺羡慕你有这样的一些家人的”梁佳整理了一下思绪,最后似乎如释重负一般。

她的眼睛似乎有泪光,但她还是忍住了。

“对不起,我去一趟洗手间”梁佳致歉以后就起身朝洗手间走去,而看着她的背影,秦风也如释重负般呼了一口气。

“得亏你们来得及时,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秦风面带笑意的看着婉儿她们。

“也谢谢你,小柔”秦风举起红酒杯,小柔也优雅的举起酒杯和秦风碰了一下,她的脸上也露出笑意。

突然这时候餐厅里面发出一阵喧闹,楼梯间突然跑出来一个黑影,他快速的从餐厅一头跑到另外一头,而他背后就是小黑小白!

“小黑小白怎么到这里来了”秦风他们立马起身,只见那黑影飞快的扑向窗外,直接飞了出去,小黑小白站在那窗户边上,面色沉重的叹了口气。

“小黑小白,你们不是和李警官去查案了吗?,怎么会到这里来了,那东西是怎么回事?”秦风走到小黑小白的身边,立马问了他们一句。

“欸,老板,你怎么在这里,小柔姐你也在,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哦~你们把我和小黑支开自己来这里吃饭,老板,你们可以啊”小白气鼓鼓的扑倒秦风怀里面,举起自己的小拳头砸秦风。

秦风连忙拦住,问她怎么回事,但小白气的把脸一扭,不理会秦风。

若水走到小白身边,轻轻的抱着她,和她解释这件事情。而小黑则是和秦风他们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小黑小白跟着李冰来到警察局的法医学解剖室里面看到了那具尸体,虽然尸体已经被法医解剖判断过了,但是那两个牙洞还保存完好。

而负责解剖的法医也表示自己从来没见过这样被吸干鲜血的尸体。这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

而小黑小白近距离的感受了一番是否有阴气存在,最后发现什么也没有,于是他们离开了警察局,来到了案发现场。

这这里他们有了发现,那就是在窗户边上的确发现了一缕阴气。

最后他们顺着阴气又来到了一个脏乱,治安不怎么好的巷子里面。

最后在一处旧屋子里面发现了一个死者,李冰立马就打电话请求支援。趁着这个时间,小黑小白看了一下死者,发现他和第一个死者一样,也是脖子上有两个牙洞,同样也是被吸光了身体里面的鲜血而死。

被吸光鲜血的尸体很恐怖,因为没了鲜血的支撑,整个尸体呈现一种苍白,皮肤紧贴着骨架,显得如同干尸一般。

最后法医根据尸僵等手段,推测死亡时间大概在昨晚上九点到十一点。

而根据警察的调查,这巷子附近有一些不正当的职业存在,而且根据那些人的叙述,她们见过死者,他谈了半天价钱也不满意,最后好像是跟着一个新来的走了。

为什么说是新来的,因为她们都没见过那女的,貌似是第一天站街吧。

这些线索对破案完全没作用,而小黑小白则是在尸体上寻找什么,由于李冰嘱咐过,而且也已经拍照取证过,所以在场的警察也没多说什么。

当小黑小白打开死者的嘴巴时,突然死者嘴里面冒出一股黑影,他立马就朝外面逃窜,小黑小白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这好像就是酒店里面的那股气息,于是立马追了上去。

黑影一直左闪右闪,想要甩掉小黑小白,但小黑小白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最后他只好逃到了这饭店里面,趁着人多楼高,小黑小白没办法用鬼力去追他。

小黑说完以后,再坐的每一个人和鬼都皱起眉头,没想到原以为是一件小案子,没想到背后还有这玩意插手。

“你们感受到他是什么东西吗?”秦风开口问小黑。但小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学长,这就是你说的剩下的那两位家人了吧”梁佳从洗手间出来以后看到秦风他们全部一脸严肃的看着对方。心里面想这是遇到了什么。

“老板,你还真的出来约会了?”小黑惊讶的看着秦风。

“小屁孩别乱说话,梁佳,我送你回去吧,你们自己想办法打车回去”秦风说完以后就起身。

餐厅里面因为刚刚那个黑影的事情也发生了喧闹,最后还是跟在小黑小白后面气喘吁吁的李冰负责安抚和处理。

所以很多顾客都选择离开,餐厅方面也选择尽早打烊。

所以秦风打算送梁佳回家,而小柔她们自己开车来的,那辆车自己早就发现了,他自己买的车,自己选的车牌还不认识?

宝马行驶在灯火辉煌的夜间马路上,这些路灯为深夜的城市披上了华贵的晚礼服,但在华贵之下又隐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秦风学长,你真的对我没意思吗?”梁佳坐在后排问秦风,为什么她不坐副驾驶呢?因为秦风给她开的就是后排座位的门,而副驾驶的位置,用秦风的话来说,那里只有小柔能坐吧。

秦风知道,小柔知道,咖啡屋的每一个员工也知道,这是一个没有说出来的约定。

“梁佳,对不起,我对你真的没那个想法,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是那种关系,说实话,不适合我,因为我的位置不一样”秦风无奈的摇摇头,语重心长的开导梁佳。

自己的位置的确很难,如果要想像自己父母那样顺利结婚生子,自己必须得坦白咖啡屋的事情,但是谁能接受这一切呢?秦风也不知道。

这些话说完以后,车里面瞬间安静下来。只有不停倒退的霓虹灯光让车内气氛不那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