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林彦的朋友带他去赌场里面赌了两把,林彦心里面对赌博的抵触似乎少了很多。

自己的运气一直不错,这让林彦很高兴,但是他听说过很多因为赌博妻离子散的案子,这让他对赌博又有所顾忌。

后面朋友几次叫他出去玩玩,但是他都推辞了,赌博终究是害人的事情,虽然那种开盘前的刺激紧张感的确缓解了他一直以来疲劳的心情。

但赌博毕竟犯法。林彦从小在农村长大,他也知道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

但是事与愿违,过了些日子林彦的小公司出现了资金短缺,这下子资金一下子周转不过来,林彦心里面非常焦急

最后没办法,只好找人借钱,而那个朋友说借钱多丢面子,跟着自己去赌两把,这钱不就回来了?

林彦心里面很抵触,但是朋友跟他说了一大堆,尤其是他说自己也资金短缺过,但是去赌场里面捞了一笔回来,瞬间填补了空缺。

一方面是资金短缺,另外一方面就是林彦想起赌博时带来的快感让他很轻松的感觉。

于是他跟着朋友再次来到那家地下赌场,这次他们再一次手气不错,赢了一大笔钱,这笔钱及时的处理了林彦燃眉之急。

但这次以后,林彦染上了赌瘾,时不时的去赌一下。当然是有输有赢的,但是林彦的赌瘾却越来越大,最后他不再满足于外面,而是想到赌场里面去试试。

最后朋友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答应带他进去看看。

当林彦踏入赌场里面的时候,却发现这里装潢考究,顶上是金碧辉煌的水晶吊灯,地上是丝绒的地毯,两张红木的桌子放在中间。几个身穿价格昂贵西服的成功商人坐在桌子边。

林彦看到了本市的几个大老板,还有一些体制官员。

那些老板面前是一大沓红色的钞票,而官员前面则是一些文件。

他们不停的加码,全程不说一句话,但是火药味十足,林彦明白了为什么有些项目自己拿不到了,原来是在这里处理了。

而另外一边则是单纯的砸钱,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有点像街市边上的炸金花。

只不过人家加注方式不是五块十块,而是几万,几万的砸。

这让林彦既喜悦又害怕,自己只是一个小公司,这可经不起弄。

但是朋友说没事,他们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从这里退了出来,他们又转入另外一间赌场里面,这里虽然没有刚刚那里那么考究,甚至有些吵闹,但林彦觉得很兴奋。

这才是可以释放自己天性的地方。于是连忙拉着朋友上手。

刚刚开始的确赢了一些,但是后面越下注,林彦就开始输了,这就让他很烦,于是种子长成了大树,也再也没人能够制止。

林彦开始后面是逢赌必输,将身上带来的钱输干净以后他很郁闷自己最近手气怎么这么不好。

但朋友说这不能怪手气,而是那帮人出老千,也就是作弊的意思,这让林彦很生气,这种事情竟然出老千,于是林彦想要去理论,却被朋友拦了下来。

这里是人家的场子,你说人家作弊,你得拿出证据,而林彦非常郁闷,难道自己就这样忍了?

但是没想到朋友隐隐一笑,说他们出老千可以,我们也可以出老千,只要比他们高明,这钱不就滚滚而来。

林彦很疑惑自己这老朋友怎么懂这么多,但是在见证了他精湛的赌术以后,林彦被那钞票迷了眼。

开始学习所谓的赌术,最后竟然略有小成。林彦在一次赌博中试了一次,没想到没被人发现,同时他也凭借这一手赢了好多钱。

随着林彦的出老千的技术越来越炉火纯青,赌场里面也开始注意到他。最后在一场赌博中,他被人家抓住了。

那时候他第一次体验到恐惧,死亡离自己那么近。

赌场对付出老千的人很简单,那就是剁掉他的一只手。林彦在一声惨叫声中失去了自己的右手,没了手掌,他只有一条手臂。

这时候他的妻子,他的家人才知道他在赌博,那一天他的妻子抱着他哭了很久,林彦也发誓不会再赌,但是他心里面已经染上了赌瘾,同时他的合作伙伴认为他出老千是失诚信的行为,拒绝和他合作。

没办法,多重压力下他又开始赌,但是他不敢出老千,所以他输的很惨,最后妻子带着孩子和他离婚,他父母也被气的和他断绝往来。

很快他就赌的一贫如洗,什么都没了,但是他的赌瘾越来越大,只好找朋友借钱。

却没想到朋友们都疏远他,他想起了当初带他赌博的那个朋友。

到他家才知道自己这个朋友因为赌博欠钱被人活活打死,而死的时间正好就是他带林彦去赌的时间。

这是一个赌鬼,林彦一阵后悔,但是没想到自己那个朋友的鬼魂又一次出现,说自己有办法帮他。

他让林彦去赌场里面找一根被砍下来的手指,然后自己有办法让林彦出老千不会被发现。

林彦当时那个气啊,心里面想你害我还不够惨?还想继续蛊惑我赌?

当时林彦就对着自己朋友的鬼魂吐了几口唾沫,然后骂骂咧咧的回了家。

自己哪里还有家?房子早卖了,现在他就居住在一个脏乱差的地下室里面,他回想自己的一生,没想到被一个赌害成这个样子。

想着想着肚子就饿了,他一摸口袋,哪里还有钱,于是他打算上街乞讨。却没想到自己那个赌鬼朋友又跟上来,说自己有办法给他搞到钱。

他当时就去偷了别人的钱给林彦,让他去买东西吃,同时对自己蛊惑林彦赌博的事情表示深刻自责,林彦见他声情并茂的,也起了利用之心。

于是他支使赌鬼去偷东西,但是他说自己根本拿不动多少,剩下的只能让林彦自己去拿。

没想到第一次他们就偷了一大笔钱,然后他们两个又去赌场潇洒,在赌场里面林彦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活,只有那开盘前的刺激感。

过了几天林彦又没钱了,于是他们故技重施,又一次盗窃,只不过这次他们被警察逮到了,那赌鬼跑了,林彦被抓住了。

拘留了十五天以后林彦出来就是对赌鬼一阵谩骂,但是他发现自己进去了有吃有住的比地下室舒服,于是不停的盗窃,不停的进去。

最后他看到自己的妻子去接自己孩子放学,孩子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根本不想理他,而妻子也是一脸厌恶的看着他。

这一刻他才明白,赌,害了自己,孩子和妻子以自己为耻辱,尤其是自己的儿子,以后他会不会也变成自己这样。

林彦看了一眼自己光秃秃的右手,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烂脏臭的衣服,他流下了眼泪,最后跳到河里面洗了一个澡,然后朝警察局走去。

这一路上赌鬼不停的蛊惑自己,让自己回头,但林彦心意已决,自己要好好改造。

于是有了自己进警察局那荒诞的一幕,但是没想到警察没把自己抓起来,而是送到了精神病院。

林彦的故事说完了,秦风听完以后冷笑一声。

“这是你自己作孽,怪不得谁,而且我觉得你真的有病,竟然会相信鬼说的话,不知道鬼话连篇吗?……”

“咳咳,老板”秦风还没说完,婉儿就咳嗽了两声,同时一脸嫌弃的看着秦风。

“额……也不是说不能相信鬼说的,而是他很明显的蛊惑你去干坏事,你还去,你这就是缺心眼,好好治疗,以后做一个人吧”秦风说完以后就走了出去。

婉儿和小柔紧随其后,而林彦愣了一下,等明白过来以后,对着秦风远去的背影磕了几个头。

走出林彦的病房,秦风长长的舒了口气。

“老板,我来了”子衿也被一名护士带来了。

“你把梁佳带回去好好照顾她几天,辛苦你了”秦风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老板安排的事情我肯定做好,哪里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子衿倒是不计较那么多,自己没必要和已经将死之人计较,等她死了,自己送往阴间的时候再计较也不迟。

子衿去病房里面接梁佳,而秦风则是先行离开。他实在是没办法面对梁佳。

等到秦风回到咖啡屋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婉儿将赌鬼放了出来,秦风打算审问审问这赌鬼。

“你是因为什么死的”秦风坐在收银台的椅子上,一脸正经的看着赌鬼。

“阴差大人,我刚刚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那赌鬼认出来了秦风面前的阴阳笔和阴阳册,一下子跪了下来。

“我没空听你废话,你最好快点说你是怎么死的,怎么害人的”赌鬼听到秦风这样说,身上打了一个冷战。

于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怎么害林彦的过程重新说了一遍。

只不过林彦刚刚开始赢的那些,都是他暗中作祟,后面输也是他在搞鬼。

秦风冷哼了一声,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一些东西,然后递给他。

赌鬼一看就吓呆了,原来上面是对他的一些惩罚,秦风这点特权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