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赌鬼的事情以后,秦风想着要不要去看看梁佳,但是想想之后又觉得算了,继续坐咖啡屋里面看着小柔她们忙工作。

就这样过了五六天,子衿突然回来了,秦风知道梁佳大限已至,今天他们就要将梁佳的魂体送往阴间。

小柔将咖啡屋的大门关上,然后将暂停营业的牌子翻了过去,秦风深吸一口气,带着他们来到二楼,这里已经准备好了香烛纸钱,这是秦风特意让婉儿前几天准备的。

按道理来说秦风只需要将阴间大门打开就行了,但是秦风觉得对不起梁佳,执意这样安排。

秦风点燃香烛,子衿轻轻吹奏自己的玉笛,梁佳的魂体随着笛声从玉笛里面飘了出来。

她一看到秦风,想要靠近两步,但一下子又停住了,跪在秦风前面说到。

“拜见鬼差大人”梁佳低着头不敢看秦风,她心里面也觉得有愧于秦风。

“梁佳,你先起来吧”秦风叹了口气。

梁佳听到以后起身看着秦风,秦风也看着她。

“婉儿,子衿,怜雪,小黑小白,若水,我们先出去吧,等会我们再回来”小柔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样子,对其他人说,同时自己也朝房间外面走去。

小黑小白她们略有一丝迟疑,她们依旧是抱着防备的心思看着梁佳的魂体。

“你们不听我的了?”小柔的语气似乎有一些不满,子衿他们扭头看着小柔,又看了看秦风,最后还是为难的跟着小柔走了出去。

至于秦风和梁佳在屋子里面说了什么,估计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

“小柔姐,为什么要把我们叫出来,你不知道那女人有可能会对老板下手吗?”小白刚刚出来就开始炸毛了。

“小白,你先冷静冷静,看看小柔姐怎么说”子衿,怜雪,婉儿立马按住躁动的小白,极力的安慰小白,小黑也想说什么,但是他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小白,梁佳对老板肯定是有真感情的,你不要着急,而且老板自认为对梁佳也有愧,有些话他们两个说就行了,我们听着不合适,如果她真的还想对老板不利,我保证我第一个进去把她撕碎”小柔抱了一下小白,悉心的安慰她。

而小白也知道了这个道理,但是她一下子又缓不过来,只好坐沙发上生闷气。

突然一股阴气从房间里面传来,这让守在外面众鬼心里面一冷。立马起身打开房门,打算保护秦风。

但开门一看,秦风坐在那里,他旁边已经打开了阴间大门,而梁佳正在跟着白无常朝阴间大门里面走去。

“小柔,你们来了”秦风苦笑了一声。

“老板……”小白喊了一声。

“白无常,这件事情就有劳你了”秦风对着白无常鞠躬行礼。

“巡查使大人何必如此,我自然会安排好”说完他继续带着梁佳的魂体朝阴间走去。

等到阴间大门关上以后,秦风才松了一口气,他坐椅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老板,你这样可不行,我们出去走走吧”小白看到秦风这个样子,心里面有些担心,于是提出出去走走的建议。

这让其他人都一致赞同,没办法,秦风只好带着他们出去玩玩。

看着咖啡屋的每一位员工都玩的很开心,秦风心里面的郁闷消散了很多。

是啊,自己还有小柔她们,没必要那么伤感,而且自己是阴差,已经安排好了梁佳的在阴间的所有事情。

想到这些,秦风似乎明悟了很多。

最后秦风带着他们来到一家餐厅里面点了很多东西,婉儿,若水和小白依旧是饿疯了一般大口大口的吃,而小柔她们则是说自己还活着的时候遇到的事情,不得不说这些鬼生前的故事的确有意思,同时也让秦风知道了大唐,大明的生活。

这些都让秦风感觉这就是一次家宴,根本不是员工聚餐。

而隔壁桌只有两个人,他们一样点了很多东西,甚至隐隐约约比秦风他们还多。

以至于服务员都提醒他们,但是人家不以为然。

“我告诉你,我有钱,我想点多少是我的事情”那个男人非常粗暴的对那服务员喊了起来。

这让服务员非常为难。但那男人的态度让服务员左右为难。

“老板,这旁边人怎么回事,点那么多他们吃得完吗?”怜雪一边吃一边问秦风。

“不知道,难道是饕餮又出现了?”秦风皱起眉头看着他们。

“啊!”桌上的除了小柔和秦风,其他人都惊讶的大呼了一声,这引来旁边人的注意。

她们连忙低头吃东西掩饰尴尬。

“老板,不会吧,这饕餮要是再来,我们可打不过”婉儿小声的和秦风说,现在小柔的实力没回来,要是再遇到饕餮或者血魔那样的,自己这帮子鬼可打不过。

“这两个人肯定不是饕餮”小柔夹起一块肉送到嘴边,细细的品味起来。

“小柔姐,你怎么知道的?”小白一脸惊讶的看着小柔,难道她的实力又回来了?

“很明显啊,饕餮遇到食物肯定是大口大口的吃,怎么会像他们一样细嚼慢咽的,只是在喝酒谈论事情,而桌子上的食物一口未动的”小柔示意她们看桌子上的食物,的确和小柔说的没错,好多菜都没动过。

“我觉得吧,要是出饕餮也是出在我们这边,你们三个那饥不择食的吃相才是饕餮的样子”小柔放下筷子调笑婉儿,小白和若水。

三个人相互看了看,然后傻傻的笑了起来。

既然隔壁不是什么鬼,也不是饕餮,秦风他们自然不会去在意他们。而是继续唠家常。

等到秦风他们将盘子里面的食物都消灭完以后,婉儿,若水,小白都摸着肚子满意的笑了。

秦风笑着无奈的摇摇头,示意服务员过来买单,但婉儿她们却说太撑了走不动路。

“你们吃那么多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饿死鬼投胎”秦风抱歉的看着服务员,而服务员则是露出理解的笑容,等秦风买完单以后就让人来收拾干净,并且送上一壶茶水。

“老板,这里的服务蛮好的嘛”小白端着茶杯喝了一口。

“老板,你可不知道,当初我和小白在地狱的时候,什么吃的都没有,愣是饿了好久好久才找到一点肉,就那肉还是小黑拿命换来的”小白看着秦风,一本正经的说到。

“你别看小黑不喜欢说话,吃饭也比较斯文,当初我抢饭可抢不过他,他饭量比我大多了”

秦风也是知道小黑小白当初在地狱受到苦难,对他们两个表示理解。将目光看向婉儿,按大唐盛世时候李婉儿的身份,应该不至于这样啊。

“老板,我给你说,虽然我的身份高,但是宫里面管的严,饮食方面管控严格,很多东西不能吃太多,而且口味也没现在这么多”李婉儿说起这件事情忍不住哀叹。

大唐的确繁荣,但是在吃这方面可就不行了。

秦风想了想也是怎么个道理,但是他还是不明白。而若水就不用说,估计从小到大她就没吃过一顿饱饭,没看到最后她是被饥病交加而亡吗?

“怎么怜雪,子衿小柔她们就不像你们这样”秦风问道。

“小柔姐去过那么多地方,肯定是吃过很多东西的,子衿和怜雪嘛,他们又不像我们一样被关的关,被封印的封印,至于小黑,估计是腼腆吧”婉儿分析了一波之后给了秦风一个解释。

就在秦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隔壁桌再次传来男人的怒吼声。

“你这人有毛病吧?你们菜单上说价钱是这么多,现在给我的账单莫名其妙多了钱,你们这是欺骗消费者呢?你信不信我投诉你们店”男人面前站着一个服务员,她手里面拿着一张账单,看起来似乎是隔壁桌想买单了,但是服务员似乎说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

“老板,这是怎么了?”小白悄悄的问秦风,但秦风也是一头雾水。

“先生,我们店里面有规定,如果浪费的食物多了,我们有权利加收钱的”那服务员小姐不卑不亢的指着收银台前面的一块标识说。

“这我管不着,你们私自抬高价格,你们这是在欺骗消费者,去叫你们老板来”那男人拍着桌子说,而他对面的那个人一直在劝他。

“算了算了,多收就多收吧,钱我来开”

“我这不是和她计较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她这样私自哄抬价格,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我必须得投诉。”那男人拦住了对面那个男人。

一下子服务员小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去请示经理。

“看到没,你态度强硬点,她们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他们信奉的就是顾客就是上帝”那男人得意洋洋的说到。

听到这里秦风算是明白了,这男的点了好多菜,结果吃不完,人家服务员小姐按规定对他们进行罚款,没想到这人以为是在宰他。

秦风起身走到他身边。

“嘿,兄弟,你这样说有点不妥当吧,顾客是上帝没错,但是这是建立在大家相互尊重的份上吧”秦风看着那男人说。

“你又是怎么回事?你是这里的经理?”那男人一脸厌恶的看着秦风。

“我不是,只不过我也开了家店,对你的话很反感而已”秦风反唇相讥。

“哦?意思是我说的不对,你想找茬是吧”那男人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比秦风高点,壮了一点。

眼看双方剑弩拔张的样子,饭店经理立马跑过来缓解气氛。

“二位客人别生气,有事好商量”经理立马打圆场,将男人和秦风拉开。

“这位客人,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做事情不够严谨,这样这顿饭按原价收,怎么样”经理陪着笑脸。

秦风见人家也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再掺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位兄弟,你要是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记得来西街山海咖啡屋,我按原价收钱”秦风说完以后就带着小柔她们离开了饭店,继续逛街。

只留下一脸疑惑的男人和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