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看着因为害怕跑出咖啡屋的清月道人,只是微微摇头。

这骗子居然骗到自己这里来了,不过秦风也不会刻意的去惩罚他,他又没骗自己钱,自己也没损失什么。

秦风回头一看,刚刚吓清月道人的那个鬼正瑟瑟发抖的看着秦风。

他也没想到这人这么不禁吓,按他的装束来看,他是道士,自己才应该怕他才对。

如果不是鬼差大人有命令,他看见道士早就跑了,怎么敢对他伸爪子。

现在人被自己吓跑了,搞不好鬼差大人生气降罪于自己,这可就麻烦大了。

秦风看着他瑟瑟发抖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走到收银台后面取出一张绿色冥币递给他。

“这是我给你的报酬,路上用”那鬼颤颤巍巍的接过冥币,这冥币自己的家人会烧给自己。

同时过路的时候也要孝敬给沿路遇到的大人们,比如鬼差啦,无常啦,守鬼门关的士兵啦,判官啦等等。

所以从来都是他们剥削鬼的,啥时候遇到鬼差送钱给鬼了。

“鬼差大人,你饶了小的吧,我想去投胎”那鬼颤抖着双手接过冥币,然后扑通一声跪在秦风面前。

他以为这是秦风不愿意收他的钱,让他原路返回的意思,于是跪下来恳求秦风。

秦风被一幕弄懵了,这鬼是怎么回事。

“你可以去投胎啊,我只是感谢你刚刚替我吓跑了人而已”秦风懒得去扶他,秦风有点担心自己地上的地板砖有没有被砸裂。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那鬼略微一愣神,立马就反应过来,急忙感谢秦风。

秦风点点头,那鬼就兴高采烈的跑到阴间大门里面。

秦风继续处理后面的鬼物,这些鬼倒是挺守规矩的,一个插队的都没有,不过也是,谁急着去投胎呢?

秦风就这样一边收钱,一边送别人下阴间,这也是一种积累功德的方式。

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小柔她们照常起来开门营业,但是却在咖啡屋门口捡到了一只布鞋。

“老板,这是你的鞋吗?”婉儿朝门内喊了一句。

“我的脚哪里有这么大,而且我也不穿这种鞋”秦风坐在收银台后面看鬼差手册,他现在总算是搞清楚了很多东西。

“哦,那我丢了”婉儿将鞋扔到了街上,却听到“哎呀”的一声,好像是有人被砸到了。

婉儿立马扭头看是谁被砸了,一看是李冰刚刚从车上下来,迎面就飞来一只布鞋,这味道还有点提神醒脑的。

“李警官,实在是对不起,我没注意”婉儿立马看到是李冰,立马跑过去查看情况

“婉儿,作为良好市民,我们要维护好城市形象,怎么那乱扔垃圾,而是还是鞋这种特别影响市容的东西”李冰捂着脸教导婉儿。

“是是是,李警官,实在是对不起,去店里面我给你看看”婉儿一边说一边拉着李冰朝咖啡屋里面走。

“我没事,我这次来是找秦老板的”李冰放下捂着脸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而秦风看到踏入咖啡屋大门的李冰,一下子想跑了。

“秦老板,早上好啊”李冰看到秦老板起身想跑,于是立马打招呼。

“李警官,这又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秦风笑着脸走了出来,让婉儿去上茶,而他则是示意李冰坐下来谈。

“是哪里又死人了?”秦风坐下来开门见山的说。

“秦老板说的什么话,怎么是又死人了,这次没死,只是有人遇到点事情,想请你帮忙”李冰笑着说。

原来秦风之前帮忙过的钱途钱老板的一位朋友最近经常做噩梦,据他所说自己梦到有鬼要杀自己,而他听说了钱途的儿子钱劲也遇到过这种问题。

于是立马请钱途帮忙搭线,但是钱途上次惹恼了秦风,他不好意思来,最后居然找到了李冰。

那位做噩梦的是市里面的高层,李冰不敢拒绝,只好腆着脸来找秦风。

等说完事情原委以后,秦风略微沉思了一会,按道理来说自己不想去,毕竟这是官场上的事情,但是不去的话,李冰那边也过不去。

秦风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决定跟着李冰去看看,如果不是自己的范畴,自己就不管了。

李冰见秦风同意了,他心里面松了一口气,于是立马带着秦风朝门外走去。

但是秦风却坐沙发椅上没动屁股,李冰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李警官,这是不是不算帮警局做事情,这是私人的对吧,所以你看我跑一趟,这店里面没人管,这一天的收益损耗你看……”秦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既然是帮官员,那自己得好好的宰他们一笔。

“这个你放心,他说了谁治好他这个问题,他给谁五万块,现金支付”李冰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真的是奸商。

“小黑小白,跟我一起走”秦风朝楼上嚎了一嗓子,然后小黑小白登登登的跑了下来。

“老板,我们去哪里啊”小白看到了李冰,脸色瞬间也变了。

这家伙又来拉壮丁了?

“李警官带我们去搞钱”秦风没有和小白说太多,反正跟着自己走就完了。

李冰今天因为是办私事,所以没开警车来,秦风这次倒是愿意坐了,开玩笑,现在油价很贵的,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一路上李冰一边和秦风讲这位官员的事情,一边开车。

而秦风也听说过这个官员的名字,听说经常到基层去了解民生民情,为人也还算是清廉。

地方电视台也经常去采访他,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今年他可能就要被调到省里面去工作了。

秦风知道这些以后有点无趣,还以为自己能遇到什么贪官能够好好的敲一笔竹杠,但是却没想到是一名清官啊。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一片别墅区,这里风景秀美,环境干净,空气清新。

又是位于市区里面,可以看出这里的房价得有多么昂贵。

“李警官,你不会是骗我的吧,这里的房价可不是一个清官的工资能够买得起吧”秦风有点怀疑这李冰是不是骗自己的。

“这房子是政府借给他住的,他本人没花钱”李冰连忙解释,自己可不能被抹上这个污点。

“行吧”秦风低头不语,管他的是不是贪官,这五万块钱敢少一分,他就让鬼来捣乱。

自己实在是太缺钱了,家里面还有那么几口人要养。虽然一直都是她们在忙活店里面的事情,但是自己是老板。

等来到一户三层别墅前面,李冰靠路边停下来车子,带着秦风敲响了别墅的大门。

秦风示意小黑小白查看周围的情况,小黑小白只是摇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

这让秦风放心了一下。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她身上穿着昂贵的名牌衣服,还带着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她的容貌倒是有几分姿色,平时应该是注意保养,脸色并没有斑和皱纹。

秦风没有觉得这女人有多好看,或者有什么吸引力,只是觉得这人是土豪,满满的金钱气扑面而来。

“请问你们是……”那妇人开口询问,眼神里面满是疑惑。

“夫人你好,我是市警察局的队长李冰,这位是我请来帮副市长治病的,他叫秦风,也就是钱老板说的那位”李冰给那位妇人介绍。但那妇人先是一喜,之后又是一阵为难。

“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已经找到人帮我丈夫治病了,实在是麻烦你们白跑一趟了”妇人致以歉意,说完就打算关门。

“夫人,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本事?”秦风拦住了打算关门的妇人。

那妇人见秦风如此粗鲁,脸上略有不快。但她还是很有礼貌的回答。

“那是一位云游的道长,他今天敲我家的门,说我丈夫被邪祟缠身,如果不及早救治,可能会出事情。”妇人停下了关门的动作。

“我见他竟然将丈夫的事情说的一字不差,于是立马让他进来替丈夫治疗,平时我丈夫能睡到中午十二点,谁也没办法叫醒,但是这道长一出手,我丈夫就醒了过来,然后在他身上画了几道符,我丈夫的精神就好了很多”妇人说完以后脸上也是有一丝淡淡的喜意。

“我们市还有这样的高人?我怎么不知道?敢问他道号是什么”秦风皱起眉头,如果有这样的高人,自己不可能不知道,毕竟自己的咖啡屋也算是阴气繁盛之地。

“我记得他说自己是来自玄灵山的清月道人”妇人略微思考了一下,说出一个让秦风惊讶的名字。

倒不是惊讶自己小看了清月,而是惊讶这家伙骗钱骗到了官员家里面,他就不怕没治好惹恼了人家把你关起来?

在秦风的一再坚持下,可能也是卖警察局一个面子,那妇人同意了秦风进来看看,但是她再三嘱咐秦风不要打扰清月道人给自己丈夫治病。

秦风不由得感叹,都说官员,富人养小蜜,但要是这副市长有这样的贤妻,也养小蜜的话,自己说什么也要把他弄的再起不能。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贤惠的女人果然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