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和李冰在车上找线索,二人分工明确,秦风去查看车内部的布置,而李冰则是看车载监控。

车子中间被改造成一排沙发椅,另外一边就是医疗器材储藏的柜子,车子后面则是一个冷库,所有采集的血液都标好分类储藏在这里。

而打开这个冷库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车子里面拿钥匙打开。

这也就是说这些血没了极大可能是内部作案。想到这里秦风看向李冰。

李冰正在看车载监控,他的眉头紧皱,秦风走过去一看,监控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在某一秒,画面似乎不连贯。

秦风和李冰都察觉到这个异样,二人相互对视一眼,这监控被动过。

看来这个案子的确是内部人作案了。秦风松了一口气,不是鬼就行了,那就不属于自己的业务范畴

自己可以回去躺着咸鱼了。

“秦老板,请你跟我来”李冰拉着秦风的手朝车下走。

这让秦风心里面一阵恶寒,自己可不习惯别人拉自己的手。

但李冰却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他拉着秦风来到学校监控室里面,征求学校意见以后坐下来开始查看附近的监控探头。

为什么说不去其他地方查?你见过什么地方的监控会比一所学校里面的多呢?

除了厕所里面没有,其他地方肯定都有一个监控,甚至有些监控学生根本发现不了。

李冰不停的查看那段时间的所有监控。

最近居然真的被他发现了什么。

那是一个处于采血车正上方的一个监控,由于被采血车挡住,犯罪嫌疑人似乎没发现这里还有一个监控探头。

于是这个监控并没有被人删改,秦风和李冰一脸喜悦看着对方。然后按下播放。

视频刚刚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后面采血车的司机晃晃悠悠的走到车门前,似乎喝了酒一样。

秦风和李冰皱起眉头,此时正是采血结束,医护人员都去吃饭的时候,采血车里面根本没人。

这司机来采血车上做什么。

“你们没怀疑过他吗?”秦风指着屏幕问李冰。

“怀疑过,但是他说自己当时在食堂吃饭,之后和医护人员们一起回医院,当时打开冷库是他,报警的也是他。我们也用测谎仪等测试过,他说的都是真的。”李冰也很疑惑。

这司机是重点怀疑对象,所以对他的调查也很严格,经过一系列的盘查才打消了他的嫌疑。

“有没有可能他经过训练,躲开了测谎仪”秦风坐下来和李冰商量

“不是没这种可能,但我们调查过,他没时间处理血袋,似乎他有同伙,但我们调查过他的人际关系,以及资金流向,没有发现异常”李冰将所有的结果告诉秦风,很负责任的说这司机没什么问题。

但屏幕上的画面似乎在推翻李冰的话,只见司机抱着一个医疗箱下来,秦风和李冰知道里面装着的就是血袋。

这时候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秦风非常熟悉的人,他穿着一件黄色的道袍,背上背着一把桃木剑,手里面拿着一柄拂尘,那脸,那样子看的秦风想上去给他两耳光。

“怎么会是他!”秦风很惊讶,那个熟悉的人就是清月道长。

秦风对清月的印象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是也不会相信他偷血袋这种事情。

李冰见秦风脸色有些变化,他当警察这么多年,立马判断秦风认识画面上的这个人,心里面升起疑惑。

“秦老板,你认识这个人?”李冰的语气变得有力,一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感觉。

“认识,不熟,上次一起处理过一些事情”秦风老实的说了这些,他根本没必要去骗李冰,自己和他又不是同伙。

“那你知道他目前的位置吗?”李冰眼神里面似乎有一道光,他不停的打量秦风,似乎在判断他有没有撒谎。

秦风也是第一次看到李冰这幅样子,他严肃认真的样子很容易给心虚的人带来压迫,紧张,从而招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但秦风丝毫不受影响,自己又没干亏心事,怕你做什么,就算是你头上的獬豸下来了我也不带虚的。

“我试试看吧”秦风说着拿起电话,打开微信试着和清月开视频聊天。

响了十秒钟左右,视频被接起,清月道长那熟悉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秦老板,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清月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他似乎是在一家餐厅大厅里面。

“没什么,你在哪里”秦风开口问了他,很直接,没有拐弯抹角。

“我在市饭店里面,这里的经理请我来看看风水,怎么?你对风水也有研究?”清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可不希望秦风这种奸商来分一杯羹。

“嘟”秦风直接挂了电话,李冰得到了地址立马打电话给局里面,让人去市饭店里面。

而李冰则是将这个监控片段剪辑下来保存好,这可是证据。

至于那司机,估计是撒谎了,于是李冰打算加强审讯力度。

秦风见事情解决了,打算离开。但李冰却拉着他到警察局当证人。

秦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要加钱的。

但李冰不管这些,他拉着秦风来到警察局。

审讯室内,清月道人手上带着手铐坐在审讯椅上,一脸莫名其妙的问旁边的警察。

“警察同志,我干什么了,你们怎么莫名其妙的把我抓来?”清月道人不停的问,但他身边的那个警察丝毫不为所动。

当时清月道人正在和饭店经理侃侃而谈,不停的分析这饭店的风水格局。

但是突然就冲进来一队便衣警察将清月按倒在地上,带上手铐就朝外面带,丝毫不给清月说话的机会。

而清月和饭店里面工作人员都一脸懵逼,这年头看风水都犯法了,还是说这人人称赞的道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清月在警车上不停的喊,他的确是有那么一股冲动想挣脱手铐的,但是他刚刚调动体内的真气的时候。

他头上突然一股压迫感袭来,他刚刚提起的气息一下子紊乱了。

清月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车顶上什么都没有,但是清月知道这是法兽獬豸在警告自己。

法,不允许任何人去玷污和违背。你是清白的,自然会还你清白,如果你是确有其事,那法律自然会惩罚你。

清月道人知道自己不可能去挑战獬豸的威严。自己这二把刀,拿来对付普通人和普通鬼还差不多

神兽自己可打不过。清月老老实实的和警察询问自己是犯了什么事情。

但是警察就一句话“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从现在开始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这句话逼格挺高的,但是这是一句废话,自己连犯什么事了都不知道,你给我说这个?

最后清月被拉到审讯室里面,也没人来管他,就让他等着。

最后秦风和李冰推门而入,他们坐到清月的对面,开始审讯清月。

“秦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了”清月用求助的眼神看着秦风。

“清月道长,想不到你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一个如此不老实的”李冰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巨大的响声吓了秦风和清月一跳。

“警察同志,我可不是穷凶极恶的人,我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清月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哼,你看看吧”李冰将那段监控视频给清月看,而秦风却坐在一旁一言不语。

清月看完以后一脸不可思议。自己啥时候干这事情了。

“冤枉,这是冤枉”清月的情绪有些激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昨天傍晚在市饭店里面和人吃饭,就是他推荐自己给饭店经理看风水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清月将那个请他吃饭的人的电话号码和名字说了出来。

李冰略微示意身边的一名警察,那名警察立马去打电话查证。

不一会警察回来,在李冰耳朵边说了什么,李冰听完以后眉头紧皱。

清月道人昨晚上的确是在那里吃饭,从下午六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钟,而报案时间在晚上七点,监控时间在晚上六点钟,时间对不上。

这就是一个难点,清月道人没时间作案,那监控上的是谁。

李冰仔细询问秦风和清月,这监控上的到底是谁。

秦风或许会看错,但清月不会,他也很确定监控上的明明是自己的脸。

世界上最诡异的是莫过于在某个地方看到自己的脸。或许你会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你自己在手机上不经意间刷到自己的视频,你会觉得很别扭,觉得这人既熟悉,而又陌生。

清月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自己的脸在案发现场出现,而自己当时正在饭店吃饭。

清月不会认错,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一些小习惯,而视频里面的那个人也有,脸或许可以模仿,但是习惯可模仿不了。

也就是说视频里面的那个人是自己,那当时在饭店的自己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