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一番话说完,五师兄妹心里面合计了一下,自己师门的规矩就是见妖除妖,见鬼除鬼。

但是在此之前得看看自己师傅给自己的武器是怎么回事。

于是清月送男人回房间休息,自己五师兄妹有要事商量。

等到男人离开,他们五人将武器拿出来一看,清月的桃木剑和清冷的拂尘他们很熟悉,这是老道的随身之物。

他们看到过老道士拿着这两样东西将山上一头猛虎给宰了,除去了山上的一大祸害。

而清露和清华的红绳和铜钉他们没见过老道士用过,不过清露想起老道士平时有事没事就挑水,捆柴,这些不就是要绳子?

而且闻着绳子似乎有股腥味和怪味。清露从小就被教导采药,炼药,自然闻得那是朱砂的味道。

而铜钉清华也反应过来了,老道士平时也爱喊他去丢石头,看来是老道士早就开始训练他们了。

而清凝的书,大家都很好奇是什么,因为她年纪最小,所以平时大家都很照顾她,平时训练的时候也是不愿意她吃苦,这时候才知道师傅的良苦用心,所以师兄师姐们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小师妹。

但是没想到清凝将书拿出来一看,那是一本符纸大全,这让其他四人惊讶了。

自己的功夫可以通过练习来提升自己,但画符咒这种事情师傅从来没教过,也没见他用过。

但是没想到师傅竟然会,而且还把这本书交给了小师妹。

四人心里面既失望又愤怒,觉得师傅有点偏心了。

“清凝,画符纸你会了多少?”清月问她,如果不行,她就留在屋子里面,自己四人也不是不可以解决。

“师兄,我已经会了三分之一了,每次你们训练完去休息了,师傅都叫我去他屋子里面教我画符纸”清凝一句话让四人沉默了。

原来师傅知道自己帮小师妹作弊,但他不仅不生气,反倒是教小师妹另外一条路。

既然大家手里面都有了趁手的家伙事,于是心里面有了底气,就等着主人家睡着了他们出去降妖除魔。

等了大概半小时,对面屋子才熄灯,说实话这家人睡觉挺晚的了,其他人家天黑了就吹灯睡觉了。

又等了一会,他们才开门朝外面走去。今晚上的月亮虽然是一个圆月,但是它周围总是雾蒙蒙的,像是长了毛一样。

这户人家位于村口的位置,两三百米外的距离才是另外一户人家,那里的房屋略微密集点。

一条略宽的土路连接着两户人家,路两边就是农田,不远处就是两座山,上面流下的雨水,溪水就用来灌溉农田。

这在处于山区的农村是很平常的事情。农田里面传来蛐蛐,蟋蟀的鸣叫声,远处还传来狗叫声。

清冷的月光下,清月他们就走在土路上,清月走前面,清冷和清露走清月旁边,而清华和清凝走后门负责背后。

眼看着走完了这两三百的距离,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倒是让他们五人松了一口气。

此时再过一个小时就快到子时了,清月他们在这个路口设了点陷阱,只要有什么东西路过,他们就能马上知道。

这个路口是进出村子唯一的道路,所以清月他们全都埋伏在路边的稻草垛里面,柴堆后面,小心翼翼的看着路口。

如果那户人家没说错的话,只要等到后半夜,那东西肯定会出来,至于是鬼是人,自己肯定都要把他抓住。

就这样五个人等在那里,虽然月亮周围模糊不清,但月光还是很明亮,能够看清村口那户人家门口有没有东西。

不知不觉的就到子时,清月他们都累的打哈欠,但村口什么都没有。

这不由得让他们皱起眉头,这是不是被人骗了,还是说今晚上运气不好,没等到。

后半夜月亮更加模糊,月光也变得阴暗起来。

空气中的虫吟声似乎变得大声起来,听起来非常刺耳,而村子里面很安静,之前的狗叫声似乎戛然而止。这让清月他们心里面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空中拂过一阵夜风,这让五个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头上乍起一阵鸡皮疙瘩。

毕竟这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以前有老道士在,都是将他们放主人家里面,自己大晚上的去除鬼。

有时候弟子们都怀疑自己师傅是不是根本没什么本事,就是靠装神弄鬼混出来的。

但今日体验了一把才知道这可不是装神弄鬼能弄出来的。

清月他们轻轻的叹了口气,调整好呼吸以此缓解紧张的心情。

村口还是什么都没有,而视野也开始变得不那么清晰,这是因为天空中的月亮已经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形状。

清月看到这里皱起眉头,脸上露出一丝不详的预感,师傅好像说过这是毛月亮,也是鬼魂最容易出来的时候。

一阵夜风再次吹过,清月他们再次觉得鸡皮疙瘩乍起,五人身上竟然冒出一阵冷汗,心跳也开始加速,一阵心慌的感觉从心底里冒起。

就在五人打算离开的时候,村子里面的狗突然大叫起来,声音激烈凄惨,在寂静无声的夜晚显得极为诡异。

而虫吟声竟然一下子没了,似乎被这狗叫声惊到了。而村子里面除了狗叫,那鸡也开始叫了起来。

正所谓鸡飞狗跳就是这么个情况,但诡异的是如此吵闹的环境里面,竟然没有一户人家点灯出门查看。

五师兄妹一下子更加心慌了,空中的阴风竟然开始大了起来,吹的路边的树叶哗哗作响。

一时间,犬吠,鸡鸣,风声,树叶声不绝如缕,而习习吹拂的阴风让人后脑勺发凉。

而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地方竟然传来咚咚的沉闷声音,清月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这声音由开始一下一下的变得开始急促起来,声音也逐渐清晰起来。

清月觉得头皮发麻,打算让师弟师妹们靠过来,但是没想到他们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背后,眼睛瞪的浑圆,小嘴张得大大的,最小的清凝竟然吓得哭了起来。

而清冷则是朝自己摇头,示意不要朝背后看。清月只觉得自己背后一阵冰凉,一股冷风对着自己脖子吹,似乎有人在呼吸一样。

人最恐惧的就是未知,同样的,人最好奇的也是未知。

遇到自己不清楚的事情,人总是想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此时的清月也是这个想法。

他不知道自己背后是什么,而师弟师妹们也不敢说话,似乎害怕惹恼了背后的那个东西。

清月的心跳很快,喉咙似乎卡着什么东西一样,他的呼吸紧张的快要窒息。

他忍不住想回头看看,自己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哪怕他就是什么鬼怪,但是自己看了或许就没那么恐怖,没那么着急。

但是清冷他们使劲摇头,示意自己不要回头,他皱起眉头,自己一咬牙,还是选择相信师妹他们。

这时候自己的肩膀上似乎被人用手搭上了,一股寒气通过肩膀传到四肢百骸以后又传到头上。

清月瞬间鸡皮疙瘩乍起,似乎头发都竖立起来。

自己的背后真的有东西!

那东西似乎在等自己回头,它呼的冷气不停的撩拨清月的脖子,这让清月身上的鸡皮疙瘩不停的乍起。

清月因为恐惧也开始浑身发抖,但他还是咬牙坚持着不趴下。

村子里面的狗叫,和鸡叫还在继续,声音异常凄冽。

而师弟师妹们似乎从惊讶中反应过来,自己的师兄还在对方手里面,于是他们开始准备动手救清月。

清冷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但她没有往走,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上的青筋却显示着她这时候很紧张,而她的眼睛则是死死的盯着清月的背后。

而清露,清华,清凝他们则是蹲在清冷背后,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清月看到师弟师妹们有了对策,心里面的慌张感才逐渐平复下来。

开始对着清冷挤眉弄眼,这是他们五个人之间的暗号。

这个暗号还是老道士惩罚他们的时候钻研出来的。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脖子上的冷风依旧不停的吹,清月感觉到一根尖锐的东西正在自己背上游离。

从脖子开始一直沿着脊椎往下,清月抖动身体的幅度愈发激烈,他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心跳再一次激动起来。

他的喉咙开始发紧,发干,他忍不住想吼一嗓子,然后转身看看自己背后到底是什么玩意,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出冷汗,他忍不住了。

而清冷也发现了自己师兄不对劲,一个劲的摇头示意清月忍住。

清月的呼吸开始凝重,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夜风吹过,这让满头冷汗的清月更加感觉寒冷。

清月用表情问清冷他们弄好了没,自己实在是受不了了。

但清冷只是摇摇头,让清月等着,清月已经急的快哭了出来,恨不得立马转身跟背后那家伙一脚。

狗叫声依旧不绝于耳,这让清月的心更加烦躁。

恰好这时候清露,清华,清凝他们终于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