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咖啡屋也安宁下来,不过他留了一封信给秦风,让秦风不用担心他的安危,实际上秦风也没想着担心。

天气越来越冷,秦风直接懒得出门,而小柔她们则是在准备元旦的事宜。

小柔她们并不看重所谓的圣诞,但是元旦对于她们来说非常重要。

李冰那边倒是忙着处理那几个案子,也没什么时间来咖啡屋,秦风倒是乐于这种生活。

白天晒晒太阳,喝喝咖啡,晚上没事逗鬼玩,也不乏一点趣味。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由于天气寒冷,很多人下班以后更愿意来喝一杯东西,聊聊天舒缓一天的疲劳。

秦风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咖啡屋里面除了咖啡饮料以外还有一些其他一些饮品。

当然,咖啡屋的打烊时间也推迟了很久,不过咖啡屋所有人都没什么意见。

等到最后一个客人离开,咖啡屋忙碌的一天才算是画上了句号,小柔她们打扫完卫生就上楼休息,而秦风负责接待晚上的来客。

当然,晚上的那些客人比活人好招待,就是让他们留下个印记就行了。

但是今晚上,秦风遇到一个很神奇的鬼。

那个鬼和普通鬼不太一样,他进门以后没有老老实实的排队,而是坐下来拿出手机不停的打字,似乎是在写什么东西。

秦风刚刚开始也没注意,鬼嘛,总是有一些执念,等他们的执念了结了,自然就会乖乖下去。

估计是新年快到了,鬼魂很少,只有寥寥几个,等到新年那一天,这些鬼魂拿了家里面的供奉,那时候他们才高高兴兴的下去。

阴司也不是不通人情。

秦风起身走到那个鬼魂背后,看到他手机屏幕上似乎在打一篇,故事情节倒是不错,只不过文笔差了一点。

秦风回到沙发椅上躺着,等着这鬼魂写完这一章。

那鬼魂时而停下手,时而手速飞快的打字,秦风也玩着手机,他不着急,因为有些事情他需要问。

最后那个鬼魂终于松了一口气,拿着手机准备付款。

“你好,请问多少钱”

“你没点东西”秦风淡淡的回了一句。

“是吗?那我怎么感觉不渴呢?”那个鬼魂很疑惑,自己要是没点东西,那自己进来做什么。

“行了,别纠结这个问题了,你是怎么死的”秦风放下手机看着鬼魂。

鬼差可以通过灵魂来判断一个人是怎么死的,但是秦风在他身上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寿终正寝。

“我死了?我怎么死的”那个鬼魂很惊讶,自己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不知道?”秦风皱起眉头,怎么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你是写的?”秦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写网文的,成绩不怎么样”这个鬼魂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秦风不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但他还是听说过一些网文大神,当初自己还追过一段时间。

秦风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家伙不会是写着写着猝死了吧。

秦风倒是经常听说有人猝死,也见过一些猝死的,情况和他差不多。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收到了一些信息,然后还梦到有人要追杀我,我就跑啊跑,路过这里的时候心里面一股感觉强迫自己进来”鬼魂捂着脑袋想了想,自己实在是记不清了

“信息,什么信息”秦风似乎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意思了。

“就是一些恐吓信息,我还以为是读者发来的,所以一直没注意”鬼魂一阵迷茫。

“能给我看看吗?”这人莫名其妙的死了,秦风自然要调查清楚,万一下次又来一个怎么办。

“嗯,那些信息都留在我的手机上了,密码是一个z字”鬼魂自然能感应到秦风身上的鬼差气息。

“我希望你能调查清楚我的死因,以及我梦里面追杀我的是谁”鬼魂叹了口气。

“话不能这么说,你先在这里呆一晚上,明天我去看看”秦风说完以后就上楼休息。

至于为什么是明天,因为秦老板懒,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刚刚死人的地方?

晦气,虽然灵魂已经在自己手里面了,但是看着晦气。

那鬼魂见秦风上楼了,自己也没办法,只好掏出手机继续码字……

一夜安宁无话,第二天秦风起床下楼一看,那鬼魂还在那里坐着,只不过他在不停的发抖,因为他发现这里居然还有好几个实力强大的鬼。

秦风也没管他,而是带着怜雪和若水出门,去那倒霉的作者家里面看看。

刚刚出门,一阵寒风吹过,秦风瞬间不想去了,这天气冷的穿衣服都不抵用。

但是都出门了,又折回去似乎不太好,秦风只好硬着头皮出门。

怜雪开着车跟着导航来到一栋公寓下面,秦风来到管理员那问问情况。

据管理员所说,这公寓里面的确死了一个人,只不过已经一个月了,尸体和东西已经被收拾走了。

秦风皱眉,按那鬼魂所说,他似乎才死了没几天啊,怎么按这管理员所说,两个人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那你知道他的东西是谁收拾的吗?”秦风尝试着问了一句。

“这个我知道,因为他的东西就是我收拾的,现在还放地下仓库里面”管理员想了一下。

“那你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秦风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松了一口气,这鬼魂的事情很迷惑啊。

“可以是可以,不过他欠了一个月的房租,你得帮他付了”那管理员猜测秦风估计是他的朋友,所以他直接找秦风要钱。

若水和怜雪听到这里,眼神一变,这人怎么磨磨唧唧的。

“行,多少钱”秦风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自己对这件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付了房租以后,那管理员带着秦风他们来到地下仓库里面,一打开门,一股霉味传来,差点让秦风吐了出来。

“这怎么回事”秦风调整了呼吸才没吐出来。

“估计是这里没有太阳晒,然后这些东西都没洗过,自然有了霉味。”管理员倒是耸了耸肩膀。

这些东西本来就因为死了人晦气,要不是因为这人死了都没有人来认领,自己为了要到房租,不让早拿去扔了。

秦风走到仓库里面一看,什么玩意都有,破破烂烂的桌子,一些废弃的电器,发霉的衣服和被子。

“死者的手机呢?”秦风没看到鬼魂给自己说的手机,他有些疑惑。

“嗯,这个……”管理员没想到秦风会问这个问题。

“我跟你说,我们是警察,这次专门来调查这个案子的,你要是把证物弄丢了,你可有了重大嫌疑”秦风跟着李冰混了那么久,他的那套办事方式自然也清楚,再加上怜雪很配合的扣住管理员的手。

那管理员脸一下子白了,很多人以为自己能够骗的住警察,但实际上听到对方是警察,再加上警服一震慑,很多人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就垮了。

倒不是说警察有多么恐怖,而是他们身上自然的带着法兽獬豸赐予他们的力量,这股力量会让人产生畏惧,很多人去警局会感觉到有股压力就是因为这样。

这管理员心里面有鬼,听说自己可能会被列为嫌疑对象,心里面一下子慌了,立马把自己一时起了贪念,看见死者的手机是最新版的,于是将死人的手机据为己有。

秦风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已经被清空了,他一下子一些沉默了。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李冰

“喂,谁啊”

“喂,李警官,是我秦风,我想问问你们能不能将清空的信息重新调取出来”秦风想到李冰是警察,他们应该有办法。

“嗯,只要没刷过机,应该能够找回来”李冰那边似乎很忙,声音非常嘈杂。

“行,一会我去找你”秦风将电话挂了,带着若水他们出了仓库大门。

至于那个管理员,秦风懒得去追究他的什么责任,自己是鬼差,只管鬼的事情,活人的事情,那是李冰去管。

开着车一路朝警察局开去,但在路上却遇到了一场车祸。

在路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一辆货车直接闯红灯朝秦风他们撞了过来。

所幸的是怜雪的反应迅速,狼狈的躲开了。

只不过有几辆车就没这么好运了,被大货车撞的面目全非。

当时就有人报警了,交警来了开始处理现场,所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但是交警调查货车司机的时候却发生了诡异的事情。

这司机既不是酒驾,也不是疲劳驾驶,按他的说法,他看到的是绿灯,而且自己面前根本没有汽车。

警察们也怀疑他是不是吸毒了,于是对他进行尿检,发现没有任何问题,而了解他的人都说他开车从来都讲究一个稳,不可能闯红灯。

就在交警打算将他带回警察局的时候,那火车司机突然一下子昏倒在路上,双眼上翻,嘴里面不停的吐出白沫,手脚还一直抽搐。

怜雪和若水一下子抬起头,脸上都露出凶狠的表情。

“怎么了”秦风看到若水她们这样。

“老板,有很浓重的鬼气”若水眼睛不停的扫视围观的人群,似乎那里藏着恐怖的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