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换好衣服,带着怜雪,婉儿和子衿去医院,而小柔她们则是在酒店等着他们的消息,去看看什么情况而已,又不是打架,没必要带着一家子全部都去。

等秦风来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一脸焦急的李冰站在医院门口等他们,立马付了车费下车。

“怎么回事?”秦风开口询问李冰,这人难道是李冰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人一直没醒,人家家属讹上我了”李冰脸上带着一些愤怒,同时也带着无奈。

原来当时李冰和杨广把人救上来以后留了一个联系方式,结果送到医院一检查,人家屁事没有,但是人就是醒不过来,他们以为是李冰救人方法不对,将人弄成了植物人。

所以要李冰负责,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费用,李冰来医院一看,人的确是没醒,但是他翻开昏迷者的眼睛一看,只见那人眼睛全是眼白,瞳孔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一下子想到了秦风的话,会不会是遇到那什么玩意,于是这才打电话给秦风,让他赶紧来一趟。

秦风听到李冰的描述,心里面也是一阵惊讶,如果真的是鬼怪作祟,那杨广不可能感受不到,而且当时小黑小白她们就在自己身边,作为鬼差,如果遇到了什么东西,他们也不可能不和自己说。

于是秦风让李冰带着自己去看看,李冰听到秦风这句话立马带着秦风他们朝楼上走,来到一间病房里面。

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她非常安静的躺着,而她身边则是一个一脸焦急的男人,他看到李冰进来了,脸上闪过一丝愤怒的表情。

“怎么了,你去找人来打我?”那个男人脸上露出防备的表情,手也死死的抓住椅子,只要秦风他们想要动手,他可不介意有几个人躺地上。

但是看到李冰喊来的几个人里面有三个女人,他一下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我打你做什么,我跟你说了,我是警察,我不会害你们夫妻”李冰无语的看着这男人,自己来了亮出自己的身份,但是这男人一直说李冰想要害他,甚至还说李冰想用警察的头衔压他。

当然李冰也不是一无所获,他了解到这对夫妻也是来旅游的,所以他们防备心理非常的强。这倒是让李冰欣慰了不少,出门在外有防备心理多好啊,这样就可以少很多案子了。

秦风对此的意见是,现在人家要讹你,你欣慰个屁。

“你别激动,我们是来替你妻子检查的,绝对不害你们”李冰悉心安抚这个男人,同时秦风让婉儿去检查那个女人。

本来男人有些抗拒,但是人家又是几个女人,而且这里是医院,自己老婆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于是同意了她们的活动。

“你在这里看你老婆我们没意见,但是他们两个可是两个大男人,你不介意?”婉儿奇怪的看着这男人,男人立马反应过来,于是拉着秦风和李冰朝外面走去。

“你别着急,如果我带来的人看不出来什么,那你老婆这件事情我们赔了”秦风想要掏出香烟,但是想到这里是医院,又将香烟收了回去。

“不过你得说说你老婆今天为什么会想到跳海”秦风看着男人说到。

男人略微一愣,叹了口气说

“我也不知道,她好像来了这里以后就有些奇怪”男人开始说。

这对夫妻比秦风他们早来一天,本来都是好好的,结果第二天女人就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对着男人大发脾气,男人以为是自己昨天没有让女人买一个包的事情她生气了,于是拉着女人出门去买了那个包。

结果女人的脸色还是没给好,男人又带着她去海滩上玩。

结果这女人突然对男人破口大骂,说他一个劲的看人家沙滩上的美女,嫌弃自己长的不好看什么什么的。

男人也是被搞的烦了,一个人丢下女人回到酒店里面,而不久之后就接到电话说他老婆跳海了,所幸是被人救了起来,但是现在昏迷不醒。

男人一听这个,这还得了?于是立马赶到医院,医生还是那句话,病人很正常,但是为什么不醒他们也不清楚。

男人一下子慌了,打算赖给李冰,这才有后面这一幕。

“你是说你老婆头一天还好好的,结果第二天就变了?”秦风和李冰看着男人的眼睛,他们在考虑这男人有没有撒谎的嫌疑。

“对啊,头一天我们还非常高兴,那啥的时候她也没有不满,结果第二天就变了脸色”男人毫不避讳的将床帷之事都说了。

但是秦风和李冰会对这点破事感兴趣?

“那你老婆之后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李冰问了一句,他怀疑是后面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完事以后我们就睡着了”男人想了一下,很肯定的说。

“你确定?”秦风习惯性的追问了一句。

“唔……中途她好像是起床了一次,好像是上厕所吧”男人仔细的回想了一次。

秦风和李冰沉默了,难道就是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那些东西不就是喜欢待在厕所里面吗?

“我们能不能去你们的房间里面看看,我觉得是有什么东西迷了你老婆”秦风犹豫了一下说,毕竟这玩意让一个普通人去接受很难。

“可以”秦风这才知道原来这夫妻就在自己住的酒店上面几层。

这时候婉儿她们走了出来,她们脸色有些难堪的看着那个男人。

“我进去看看我老婆”这男人很懂事,他知道人家有话要说。

“怎么样”秦风问道。

“这个女人的魂魄不稳,就好像是另外一个魂魄强行融入到她的身体里面,但是我们可以很肯定的是魂魄就是这个女人的”婉儿她们很犹豫,关于魂魄方面的问题,她们才是内行。

现在这个内行居然把自己卡住了,一下子有些尴尬。

“没事,我们这边有了点线索,我们回去看看”秦风大概也知道是这么一个情况,于是给她们三个打气。

于是秦风,婉儿,怜雪,子衿和李冰打车回到酒店。

“婉儿,你去把小黑小白,小柔她们都叫上来”秦风对婉儿说到,自己这帮子鬼差还找不到一个鬼魂?

“好的”婉儿马上去找小柔她们,而秦风和李冰则是朝继续往上走。

很快他们就来到房间里面,但是这房间的布置和其他房间没什么不同,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这里面多了一本圣经。

“难道是西方的那帮家伙搞鬼?”秦风想了一下,这应该不可能,因为他并没有在这家酒店遇到过什么外国人。

而且自己的房间里面貌似也有一本古兰经,但是自己不感兴趣被丢在抽屉里面了。

子衿,怜雪她们尽力在感受附近有什么阴气有没有在肆虐,而感受了半天,什么也没有。

秦风想起男人说的,女人是在大半夜的上过一次厕所之后才性情大变的,于是他和李冰朝厕所里面走去。

厕所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很普通,这让李冰和秦风很郁闷,但是他们心里面有一股莫名的烦躁。

自己一进门就好像是被什么人盯着看一样,这种感觉让秦风很不安。

再次看了厕所一眼,发现根本没什么东西,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秦风一下子拉住了李冰。

“你有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秦风皱眉问李冰。

“似乎是镜子”李冰犹豫的说了,他们二人回头看镜子。

只看到镜子里面他们的倒影正一脸邪气的看着他们,同时他们将手伸出来面向秦风。

“咚”的一声,秦风和李冰同时昏倒在地上。

子衿和怜雪她们立马赶到厕所,发现自己老板居然昏了过去,于是立马将他扶到床上。

而这时候小柔她们也赶到了,一进门就看到秦风和李冰这个样子,所有人的皱起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小柔开口询问,她没有责怪子衿她们的意思。

“小柔姐,我们两个也不知道,只知道老板去厕所以后就听到一阵倒地的声音。”怜雪和子衿的脸上带着泪珠和焦急。

“你们先别着急,小黑小白,我们去看看”小柔小心翼翼的打开厕所门朝里面看,确定什么都没有以后才进门。

但是刚刚进门她就感觉到不对劲,只见镜子倒影里面的她也是一脸邪气,但是小柔脸上闪过冷笑。

“咔咔咔”一条条裂缝出现在镜子上,里面的倒影一阵惊恐,咔嚓的一声,镜子破碎,原本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洞口。

小柔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而很快她就想明白了。

“小黑小白,我们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东西靠近老板的身体”小柔退了回来,小黑小白一时间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哭了,如果这次没什么问题的话,老板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小柔将跪在地上的怜雪和子衿拉起来。

她们也是也是害怕秦风出事情以后自己可能会魂飞魄散,更多的是还是秦风和她们的感情,当然,最着急的还是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