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看着女鬼那副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样子暗自好笑。

“说着不说,还不是说了,口嫌体正直啊”秦风笑了,他突然觉得这图书馆的鬼姐姐有点可爱了。

但是秦风知道,她这个任人宰割的样子是因为自己手里面的匕首,要是自己把匕首扔了,她对自己可没这么客气。

当下秦风觉得至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于是他找来一根绳索将女鬼的手捆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这绳索对女鬼到底有没有用。

看小黑小白她们曾经穿墙遁地的,这玩意能捆住鬼那才真的有鬼了。

但是秦风还是走一个过场,就看这女鬼配不配合了。

说实话他还是想把这女鬼送往地府的,毕竟她也是害了人的。

“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秦风看着女鬼,女鬼的手腕直接穿过了绳索,但是她还是让自己表现出被捆住的样子。

毕竟她只是一只普通的鬼,那匕首对她来说,危险程度太大了。

“如果你是一个男的,我大致能猜出来,可惜你是一个女的,我猜不到”女鬼摇摇头,她不知道秦风是什么意思。

“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让那些人肌肉萎缩而死的,而且你杀了那么多人,你的实力也没暴涨,天谴也没来找你,你怎么做到的?”秦风还是很好奇这女鬼是怎么做到杀人无形的。

“你在说什么,我杀过谁了?”女鬼茫然的看着秦风。

“你不知道?你不是经常在这里面吸食别人的阳气,让人家肌肉慢慢的萎缩,最后痛苦而死吗”秦风皱眉看着女鬼,他可不相信女鬼还会骗他。

“我从来没杀过人,那些晚上落单在图书馆里面的,我也只是吓唬一下,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害过一个人”女鬼眼睛里面似乎有怒火,她觉得秦风想杀自己就杀,给自己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是什么意思。

“当然,刚刚袭击你是因为你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威胁到我的安危了”女鬼顿了一下才说到,刚刚自己对秦风动粗了,这事情本来就不好解释。

“你真的没害过人?”秦风再一次询问,他也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我骗你做什么,我只不过才死了两年,根本没办法做到杀人无形好不好”女鬼也对秦风感到不耐烦了,自己骗你做什么,你要是不高兴给自己一下子,这半条鬼命都没有了。

秦风听到女鬼这样说,心里面感到疑惑,如果女鬼没说谎,那那些人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其他鬼在搞鬼。

秦风的第一想法就是教学楼里面的那个长脖子鬼,他给秦风的感觉就是非常危险。

“对了,我倒是在晚上就是感觉到一股鬼气在图书馆附近晃荡,嗯,现在就在外面”女鬼突然开口,这倒是让秦风觉得头皮发麻。

秦风立马跑到窗户边往外一看,果然,外面的小路上有一个人在晃荡。

说是人,他身上倒是裸露着几根白皙的骨头,能够看到他怦怦跳的心脏。

“对,就是他,貌似是食堂里面的那位邻居”女鬼凑到窗户边和秦风一起朝外面看,然后很肯定的说。

“这就是食堂里面的那个?”秦风皱眉了,这家伙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回头再看时,那个鬼正看着秦风所在的窗口,露出他那洁白的牙齿笑了。

秦风一股恶寒从心底冒起,这鬼已经发现自己了。

秦风立马退了回来,女鬼也坐下来看着秦风。

“跟你商量个事情,带我出去”女鬼开口对秦风说到,她实在是想出去,但是红衣女鬼有警告,不让自己出去。

“实在是对不住,我没办法”秦风坦然的拒绝了女鬼的想法,倒不是他不愿意,而是这家伙太危险了,万一她给自己背后来一刀,自己岂不是凉凉。

果然,女鬼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眼睛里面也有一抹杀意。

但是很快她就压下那股寒意,自己现在是真的打不过秦风手里面的匕首。

“行了,你自己在这里多呆两天,等我解决完事情以后估计你就能出去了”秦风起身拍了拍衣服裤子上的灰尘,准备离开。

他虽然现在是女儿身,但是你让他穿裙子,秦风还是不适应的,万一穿上瘾了,出去了以后还想怎么办?

“你也准备和他们一起反抗红衣?”女鬼好奇的问秦风。

“不该问的别问,我和他们不一样,同样的,我也不属于红衣女鬼那边,可以说我是第三股势力”秦风恶狠狠的看了女鬼一样,他可不相信这家伙会老老实实的什么也不说,那红衣女鬼在暗处,这家伙要是告密,自己会不会被红衣女鬼提前干掉。

秦风走到窗户边朝外面看了一眼,那食堂鬼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秦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按原路出去,架设好梯子,秦风慢慢的朝下面爬去,而那女鬼就站在上面怨毒的看着秦风,她不止一次想把梯子推倒,但是秦风手里面的匕首散发着一阵阵黄光,自己要是动手,这匕首立马飞上来给自己拉一个陪葬的。

看着秦风的身影消失在小路上,女鬼这才消失在窗户前……

秦风一边走,一边小心的防备着背后,似乎那食堂鬼随时会跳出来一样。

不过怕什么就来什么,秦风刚刚离开图书馆不远,他就看到自己前面站着一个人。

那人就穿着一件破败的白色短袖,一条黑色裤子,透过衣服上的破洞,秦风看到他衣服下缺失的肌肉,从而露出的内脏。

他的双手拿着刀叉,一脸贪婪的看着秦风,仿佛秦风是一盘美味佳肴一般。

秦风不敢大意,立马拿出匕首做好防范,以防他随时会暴起进攻。

夜风拂过,一人一鬼分别站在沥青路的两头,中间相隔大约有二十多米的样子。

秦风心里面很紧张,刚刚和女鬼搏斗,他的体力还没恢复完全,而且由于高度紧张的原因,他觉得自己身上冒出一阵阵的冷汗。

对面的那个鬼似乎不着急进攻,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猎物挣扎的样子,这样反倒是让他更有兴趣去享用这顿夜宵。

“那些人是你干的?”秦风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就是这家伙吸了别人的阳气,然后嫁祸给图书馆里面的那个女鬼。

“呵,他们可以吃我的肉,我为什么不能吃他们”食堂鬼淡淡一笑。

秦风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那些伤口非常的整齐,就像是被人用刀片下来一样。

“你的尸体被人分了,当食物卖给学生?”秦风非常惊讶,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呵”食堂鬼也不想和秦风多说什么,手里面刀叉举到胸前相互摩擦了一下,然后朝秦风跑来。

秦风也不甘示弱,举起手里面的匕首扑向那食堂鬼,这家伙已经变成了一个魔鬼,完全不能用普通人的想法去判定了。

秦风和食堂鬼撞到一起,但秦风现在是一个女儿身,根本撞不过这食堂鬼,于是秦风被撞到在地上,食堂鬼立马跳起来将手里面的餐刀戳向秦风。

秦风在地上滚了一圈躲开了这把刀,然后立马爬起来举起匕首反击。

“咔”餐刀和匕首对在一起,秦风的另外一只手也握住了食堂鬼的拿着叉子的手。

一人一鬼就这样对持,如果是用秦风本来的身体,或许他还有胜算,但是现在是思佳的身体,最大的弱点就是力气没那么大。

眼看秦风快要撑不住,叉子距离自己的脑袋就五厘米的时候,食堂鬼突然大叫了一声,秦风立马感觉到一直轻松。

定睛一看,是那个图书馆女鬼跑了出来。

“你不是说不能出来吗?”秦风皱眉,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让我不要说的我都说了,跑出来怎么了”女鬼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行吧,口嫌体正直”秦风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女人的想法。

食堂鬼刚刚是没有防备才被这女鬼撞翻,他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秦风和女鬼,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我们想让你入伙,你死活不干,合着你早投靠她那边了”食堂鬼说的是那个女鬼。

“我没有加入你们两边的任何一边,我只想离开那个地方”女鬼反驳食堂鬼的话。

“那好吧,那你们两个都成为我的晚餐吧”食堂鬼刚刚说完,举起手里面的刀叉再一次向秦风她们两个扑来。

秦风连忙一躲,那女鬼也不甘示弱,立马躲开了。

“不错嘛”秦风赞赏了女鬼一句。

“姐以前学舞蹈的”女鬼自信满满的说到。

而食堂鬼见一击不成,立马调转刀势朝秦风刺去,在他看来秦风比女鬼弱多了。

但是秦风也没那么简单,举起手里面的匕首和食堂鬼对持。

女鬼在背后补刀,食堂鬼再一次被撞开,他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最后没办法,还是跑了。

秦风想要追过去,但是女鬼立马拉住秦风。

“你疯了,追上去做什么”女鬼疑惑的看着秦风,这家伙不会以为自己打得过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