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看见女鬼正盯着自己看,他身上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压力压迫着,让他觉得呼吸非常困难。

女鬼也没有刻意针对秦风,这只不过是她本身实力的一种表现。

秦风在长脖子鬼上都没感受到这种感觉。

女鬼看着秦风笑了一会,然后她的眼睛里面开始流下眼泪,凄厉的哭声在空荡荡的寝室里面回荡。

这鬼哭声让秦风的心情非常的烦躁,但是他的眼泪却不由自主的跟着流下来。

女鬼越哭声音越大,同时还伴随着几个不同的声音响起,秦风也止不住眼泪的开始流。

但是秦风想要反抗,他内心很拒绝自己的流泪行为。

白衣女鬼就看着秦风,她的眼泪一滴滴落到白色的衣服上,润透了胸前的衣襟。

秦风张开嘴想要怒吼,但是张嘴就是一种哭泣声响起,这具身体正在脱离他的控制。

慢慢的,女鬼的眼泪流干了,但是她依旧在哭,只不过这一次她流下的是血泪。

血泪一滴滴落到衣服上,渲染出一朵血色的花,血泪越流越多,女鬼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她的衣服反倒是变得血红,血色慢慢的沿着衣服晕染开,女鬼的头发也不自主的开始分散。

秦风倒是停止了哭泣,只不过他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寒意袭来,冻得他四肢发凉,冻的他说不出一句话。

女鬼的气势开始攀升,寝室里面刮起来一阵阴风,将地上的灰尘纸屑刮的四处飞扬。

女鬼的血泪还在流,但是她的表情却变了,变得狰狞,恐怖。

她的脸上开始出现一些红色的血线,这些血线的起点就是她那件已经被染红的衣服。

秦风耳边有哭声,有阴风呼啸声,还有女鬼的笑声。

秦风一直在挣扎,他想要反抗,想要找回身体的控制权,但是四肢依旧无力,他张开嘴想要呼喊,但是没有办法,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样。

小小的寝室里面,煞气四溢,让人心里面望步生寒,这就是红衣的力量。

她依靠的不再是阴气,而是煞气,比阴气还要杀气十足的煞气。

秦风闭上眼睛,使劲的伸舌头,想要咬破舌头来救自己。

红衣女鬼现在没空理会他,她只是看着秦风,但是秦风却在她那双眼睛里面看到爱意。

是的,就是爱意,那种男女相爱看彼此时才会有的眼神。

红衣女鬼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温柔,爱慕,这与她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煞气完全不搭。

秦风想起思佳笔记本上的话,隔壁的小姐姐向我表达爱意。

女鬼看着秦风,她的嘴角泛起微笑,慢慢的弯下腰朝秦风的脸而来。

秦风使劲一咬自己的舌头,一股巨大的疼痛感袭来,秦风瞬间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又有了力量。

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还躺床上,只不过是他寝室里面的那张床。

但是身边的诗瑶却不见了,秦风记得自己是将她扶回来放床上的。

他感觉不对劲,寝室里面的温度低了。

而且周围的环境也变得异常安静。

秦风下床穿好鞋来到寝室外面,一股狂风袭来,差点将他吹跑。

室外狂风呼啸,雷霆大作,天空很黑,乌云密布在天上,秦风慢慢的抓着身边的东西一步步挪到阳台上朝外面看,但是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秦风一跳。

外面乌云密布,雷霆万钧之间,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学校上空,那些树木,学生等等一堆东西被吸入漩涡里面,而那些狂风就是这个漩涡造成的。

秦风咬牙坚持,他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诗瑶去哪里了,自己的室友又去了哪里。

秦风将头扭向背后的那间寝室,这就是自己隔壁的那间寝室,也就是那女鬼居住的地方。

他将手搭在门把手上,费力的抵抗狂风。

秦风在犹豫要不要打开这扇门,他不知道后面有什么,但是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办法。

空中传来一阵狂笑声,秦风扭头一看,巨大的漩涡下面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但是从他那长长的脖子可以看出来,那是长脖子鬼,他正在吸收漩涡里面的什么东西,他的衣服也开始变白,然后慢慢的变红。

他那边的天空,大地竟然被漩涡搅碎了吸入到里面,随后又灌入到长脖子鬼的身体里面,他的衣服也开始变得红艳起来。

这长脖子鬼竟然也要变成红衣

秦风一咬牙,打开了寝室的门,他整个人直接摔倒在里面,而门又自动关上了,他抬头一看。

诗瑶正站在自己面前,而她前面则是跪着三个女孩,她们的脸上带着血泪正在哭泣。

而她们正对着的床上则是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鬼,正是刚刚的那个红衣女鬼。

“诗瑶,雪菲,月婷,艺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秦风站起来,他看着红衣女鬼的眼神变了。

“呵,这个你得问她们了”女鬼的声音传来,秦风觉得耳熟,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诗瑶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什么意思,快放了我朋友”秦风将匕首掏出来,那把匕首已经变成了一把长刀,这让秦风有了点底气。

“朋友?如果不是她们,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会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红衣女鬼的话再次传来,只不过这次她说话的同时,寝室里面也开始阴风肆虐,煞气扑人,让秦风感觉自己身上受到刀割一般。

“你看看我是谁,你再决定她们到底是不是朋友”红衣抬头看向秦风,秦风透过她凌乱的头发认出来是谁了。

顿时他大吃一惊,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红衣女鬼的脸就是思佳的脸,只不过她的脸上带着恨意,怨念。

秦风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这具身体是思佳的,但是她却坐在自己对面。

秦风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一脸惊讶的看着那三个室友。

难道当初就是她们鼓动思佳出去玩,出去喝酒才给那四个禽兽犯罪的机会的?

难道之前的这一切都是思佳想让自己知道的?

是了,难怪思佳的日记里面会说隔壁的小姐姐会对自己产生爱意,谁又会不爱自己呢?

或许她爱的是自己过去那单纯的自己吧!

顿时秦风看向红衣思佳的表情变了,变得纠结,他不知道思佳这是什么意思。

“你把我拉进来是怎么回事,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复仇?”秦风开口询问,他将刀收起来了,思佳不会对自己下手。

“不,我只是让你看看她们到底该不该死,你是鬼差,应该让你来评判”思佳摇摇头,她的理智并没有因为是红衣而消散。

“如果我说她们不该死呢?你会听?”秦风皱起眉头,你都把人变成鬼了,你问我能不能杀?

而且你是红衣,是厉鬼,随便一下子都能弄死我,我不同意有什么用。

“我会听,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就算是和我的想法不同,我也会相信你”思佳说完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不恐怖,不含任何杂质,很纯净。

秦风露出一个苦笑,你倒是强硬点我做一个样子啊,秦风叹了口气。

“她们的确该死”秦风说完就和思佳对视,是啊,思佳的经历如此悲惨,谁又能够愿意阻挡呢?

思佳眨巴着眼睛看着秦风,确定秦风的想法以后,她的手里面出现了三根红色的血丝,那三根血丝飞向雪菲她们三个女孩,血丝瞬间将他们包裹起来。

很快三人就消失不见了,而思佳身上的煞气更加强烈了,秦风感觉一股巨大的寒意袭来,思佳的面容变得狰狞。

“你们三个还想反抗?如果你们没有设计害我,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吗?真以为我不知道那些药是你们干的吗?那些照片是你们传出去,就因为我比你们漂亮,比你们家境好一点,你们就这样”思佳的嘴里面说出这些,她的煞气越加强烈。

“那么你呢?诗瑶”秦风扭头看向站自己身边的诗瑶。

“我和她们不一样,我真的是无辜死在图书馆电梯里面的”诗瑶倒是很坦然。

“我是见她在图书馆里面很可怜才收留她的,一会你离开的时候记得带上她,这是我给她的承诺”思佳那边终于压制住体内那三人的反抗。

“你愿意放我们出去?”秦风问到,难道思佳就是想让自己来做一次公平的评判?

“当然,只不过我得先打败外面的那个红衣”思佳咬牙切齿的说到。

她现在最恨的就是外面的那四个禽兽玩意了,恨不得立马宰了他们。

“你为什么会留他们到现在”秦风很想不通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养他们到这种地步,早的时候为什么不杀。

“因为我之前受伤了,最近才休养回来,而且,没有鬼差在场,我随便搞的他们魂飞魄散,那我会下地狱的”思佳说完这句话,秦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泪。

秦风再一次叹气,思佳还是太理智了,虽然地府对于红衣的惩罚非常残酷,但是像她这种没弄过鬼魂飞魄散的,地府还是会宽容的。

“这身体有自我意识了,算是僵尸了”思佳笑了,她笑的很勉强,但是她马上就收起笑容,而是起身朝寝室外面走去,她要干掉曾经伤害自己的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