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苏东坡先生有给什么线索吗?”小柔和秦风并肩走在一起,而朱允炆则是跟在后面。

“没有,他只是将他的行程说了一遍。”秦风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就像是大海捞针一般,根本无从下手。

“嗯……那我们就去东坡先生去过的地方看看吧”小柔想了一下,她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而秦风将苏东坡第一站说了出来,那是在距离城市不远处的乡下。

秦风租了一辆车,带着小柔和朱允炆朝那个乡下开去。

同时秦风也给小黑小白她们发了消息,让他们继续在下一个地点找东坡先生的宝贝。

安排好事情以后,秦风他们离开了城市,开到了乡村道路上。

这个地方虽然被称之为村子,但实际上和一些繁华的乡镇没什么区别,因为这地方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很多地方都被开发成为度假村了。

秦风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边的晚霞映照了半边的天空。

“老板,东坡先生说的应该就是这里了”小柔看到村口的牌子,和地图确定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不对的。

“嗯,应该就是这里了”秦风点点头,他抬起头看着村子,发现有点奇怪。

“姑姑,你们不是说度假村里面很热闹吗?怎么都没什么人,而且天都快黑了,怎么这村子还不点灯”朱允炆看了周围一圈,很是疑惑的询问。

他虽然上岸才一天,但是小柔已经和他讲了很多东西,而且也带他看了很多东西。

“允炆说得对,这村子这么会没亮灯”小柔看了一圈,的确没一户人家都关着灯,也没什么人出来。

秦风尝试敲了一下门,却发现根本没人开门,秦风的眉头一下子皱起,这是怎么回事?

“喂,怜雪,东坡先生跟着你的吧,你帮我问问他第一次去的那个村子是怎么回事”秦风打电话给怜雪,他记得当时他安排怜雪跟着苏东坡的。

“喂,秦老板,你说的那个村子我还记得,当时貌似是夜晚,我听到一阵钟声,顺着钟声找到的。”苏东坡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但是很快那头就传来呲呲啦啦的声音,信号一下子中断了。

秦风抬头一看,天空中如血一般的晚霞,一轮圆月正挂在晚霞里面。

“老板,不对劲”小柔也看到了这个景象。

“是啊,晚霞当中,月亮怎么可能会这么圆,这么亮”秦风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这是又遇到事了。

“对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小柔突然开口问到

“好像是农历的十月十五,怎么了”秦风回答小柔,十五的月亮圆啊。

“十月十五……这是下元节啊”小柔愣了一下,再抬头看周围的房屋,一下子有些慌乱。

“下元节?这是怎么回事”秦风连忙追问。

“中元节你知道吧,也就是所谓的七月十五,而正月十五是上元节,这十月十五就是下元节,也就是水官解厄的日子,同样他也是祭祀祖先的日子”小柔悉心的给秦风解释,她倒是平静下来了。

“而这下元节是一年当中最后一个月圆夜,所以这天的阴气堪比中元节鬼门大开的情况”小柔话音刚落。

一阵若有若无的钟声响起,这声音极其飘渺虚无,让人没办法定位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但是听在耳朵里面却是非常的清楚。

秦风一脸担忧的看了周围一眼,而小柔和朱允炆也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村子。

当秦风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视线似乎透过一面水幕布一般,看村子有些虚晃。

“这是怎么回事?”秦风骇然,因为村子在不停的变换,那些漂亮的瓷砖,混凝土构造的房子开始慢慢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木板墙,黄泥墙,茅草屋顶,和泥土做的院子。

“老板,我说过的,下元节是祭祀祖先的日子,这村子以前的灵魂回来了,我们算是入局了”小柔叹了口气,她手里面握着那只手臂粗细的毛笔,开始朝村子里面走去。

“我们还要进去看看?”秦风疑惑的看着小柔,这还要去看看?

“当然,据说这村子当初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我们遇到了怎么说也要去看看”小柔转身看着秦风。

在来之前她就已经上网查过了,这村子一到十五月圆之夜就不会再接待任何人,而且太阳落山以后就会早早的熄灯睡觉。

任凭外面有什么响动都不会有人出来查看一眼,也是凭借这个噱头,每到十五月圆之夜,度假村里面总是人满为患,很多人都想看看晚上会发生什么。

但是每次他们都说听到钟声以后就会莫名其妙的睡着,然后第二天什么都想不起来。

而经过好事者的调查,这个村子以前和普通村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后面有一天村子里面的人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而后面琼省发展起来了,这个地方又被重新开发出来做一个旅游度假村。

刚刚开始有人大晚上的出门,结果发现自己回不去家了,而是走到了一个古老的村子里面,里面的人都不说话,而是抬头看着他。

直到第二天才醒过来,后面人们发现十五月圆之夜最容易被带到那个古怪村子里面。

刚刚开始还有人找刺激想看看,结果后面有一次出了人命案子,那些找刺激的一个都没回来,而过了半个月在不远处的一处破烂房子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这才让这些居民害怕。

但是这个信息却被各大灵异网站知道了,很多人想来试试,出来以后不是疯了就是昏迷不醒。

而秦风他们这次闯进来实在是意外,小柔想进去看看,秦风自然也跟着去,而朱允炆更是没什么意见,跟着自己姑姑才是对的。

一人二鬼刚刚踏入村子,他们就被一阵阴风扑了面,秦风原本高昂的情绪也被这阵阴风吹灭了。

心里面不由得有些发慌。

而村子的地面上居然还撒着一些剪成铜钱模样的纸钱,还有黄色的冥币。

满地都是花花绿绿的冥币,被风一吹,四处飘扬。

而周围的房屋依旧是没有光亮,但是秦风却感觉那后面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惨白的月光下,那些房屋门窗如同张着嘴的怪物一般,你不知道那背后是否有人在看着你,就好像是你不知道现在窗户外是否有人在看你一样。

秦风心里面开始紧张,为了缓解这种紧张感,他将天星握在手里面,告诉自己不要慌。

而小柔和朱允炆越走,脸上的表情就越加严肃。

“是有什么情况吗?”秦风停下脚步,他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感受到什么了。

“嗯?老板,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小柔疑惑的看着秦风。

“因为你们的脸色不对劲”秦风叹了口气,自己的能力还是差了点。

“那是因为我们两个没有感受到一股灵魂,鬼怪的时候气息存在,这很不对劲”小柔愣了一下,然后才露出笑容给秦风解释。

“没有鬼魂吗?”秦风喃喃自语,这倒是很怪异。

“你们有没有感觉那些房屋里面有人在看我们”秦风犹豫着说出自己的感觉。

而这句话倒是让小柔一愣,她连忙扭头看向一栋房子的门窗,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笑。

“难怪没发现你们,原来是这样”小柔说完以后,用那支毛笔在地上画了一道符文,然后对着中间虚点一下,那符文如同水面激起波纹一般泛起涟漪,而这涟漪一直蔓延到村子的每一处角落里面。

不一会就听到屋子里面传出来很多的钟声,似乎每家每户都安了一个古老的钟一般。

而钟声过后,一阵哀嚎声响起,声音异常的凄厉刺耳,秦风只觉得耳朵生疼,心里面莫名的烦躁。

他想要砍点什么东西来发泄这股烦躁,但很快他就感觉一股清凉从自己手上传到心里面,压住了那股烦躁的气息。

“老板,我刚刚用的是搜鬼咒,这是为了激起那些鬼物的鬼气,对人的灵魂也有效果,所以你才会感到烦躁,不要担心”小柔的话在秦风的耳朵边响起。

秦风深吸几口气,调整自己的呼吸,压制住内心的躁动。

睁开眼睛一看,小柔正甜甜的微笑着看着自己,而朱允炆则是一脸痛苦的压制住自己的躁动,他有些幽怨的看着秦风和小柔。

自己的姑姑居然不管自己了,而是先管她男人,真的是女大不中留了。

“姑姑,我也有些难受”朱允炆撒娇一般对小柔说。

“哎呀,把乖侄儿忘了,姑姑帮你怎么样”小柔说着举起手里面的巴掌打算往朱允炆的脸上招呼。

“算了算了,姑姑,你还是别帮我了”朱允炆苦着脸拒绝了小柔的关心。

而秦风看到这里,心里面不由得暗自骄傲和爽了,嘿嘿,自己的女仆还是挺关心自己的。

就在他们交流的时候,村子里面已经泛起一阵阵急躁的吼叫声,秦风看到一个个人影从房子里面走了出来,他们的眼睛泛起一阵绿光,在黑夜里面如同一盏盏鬼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