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结果不仅没让这些村民松一口气,反倒是让他们感觉更加害怕。

这尸体不在房子里面,那是不是就代表他在外面?那他在哪里,会不会就在自己人堆里面。

恐惧源于未知和内心,当一颗恐惧的种子在人的内心发芽,它势必会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而群体的恐惧必然会加速这一过程。

一个人的恐惧在这些村民里面不断的蔓延和扩大,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人群瞬间骚乱起来。

“都安静,安静,都看看自己周围的人自己认不认识”三爷看到人群骚乱,里面虽然感到恐惧,但他还是极力压制住,不停的指挥村民们冷静下来。

三爷平时在村里面还是有那么一些威信,说话也有一些分量,村民们听到三爷的招呼声,立马开始找自己认识的。

一阵骚乱过后,村民都各自找到认识的,没有多一个人,也没有少一个。

而村里面的狗也没叫唤,这尸体会去哪里了?

“大家先回去休息,等到了明天白天,我们在去找找看”三爷听到下面窃窃私语的声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干咳了两声就让大家先回去。

村民听到这句话,心里面虽然还是很恐惧,但是回去关好门,就什么事也没有。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还是有不少村民向道士先生讨要一张符纸。

这道士先生也没办法,只好挨家挨户按人口给画了符让他们带回去贴在门上。

人少了以后,这户人家门口也显得很冷清,夜风拂过,让还在院子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先生,你看这该怎么办”三爷恭恭敬敬的对道士先生说,这种事情只有靠这专业人士才能解决了。

“三叔,我现在也只能先把这房子封起来,等到明天天亮才能仔细看看”这道士先生也没办法,只能等明天大家一起在村子里面到处找找了。

而主人家一家也被这一下子搞的有些人心惶惶,只能到一个亲戚家里面先住一晚上。

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村子里面的人才敢出门,他们来到那户人家门口集合,看到地上摆放着一堆黄表纸画的符,还有墨线在地上弹的线。

“看这架势,这先生也没办法啊”

“唉,这人上辈子是造什么孽,那么年轻就死了,死了还不安生”人群里面传来各种各样非议声,这让主人家脸上都有些尴尬。

这村子里面什么都不可怕,怕的就是这种非议声,一旦传开了,他们一家子或许都会被人用怪异的眼神看。

当下当家的男人又给道士先生拿了钱,让他千万要把尸体找出来,让大家伙看看是什么情况。

道士先生也很纠结,这真不是我不想找,而是这尸体在哪里,他也不清楚。

最后没办法,他只好又带着人准备去房子里面再找找。

但是没想到刚刚开门,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又一次惊讶和恐慌起来,差点掉头就跑出来。

那些村民看到道士先生带着人站在门口没有进去,而几个人的腿还在不停的颤抖,一下子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大家伙儿凑过去一看,一下子又轰的一声散开了。

只见房子里面一进门就看到两排摆放整齐的纸人,它们似乎在欢迎人一般相对而立。

而且它们白纸糊的脸上涂着红红的胭脂,黑色的眼睛,一顶彩色的小帽,身上还画着五颜六色的衣服。

最让人感到害怕的是它们的脸上都画着一个笑脸,如果是画在其他东西上面,这个笑脸或许都没这么恐怖。

但是在这些纸人上面只让人感觉害怕和恐惧。

另外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恐惧,这些纸人似乎都在斜着眼睛,带着那诡异的笑容看着外面的村民。

“这些纸人是哪里来的”主人家首先被惊讶了,按道理来说给死者准备一两个纸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里至少有十多个,而且还是这样整齐的排列在一起,他们没这么恶趣味。

“昨晚上还没有,怎么今天早上就有了”一个昨晚上跟着道士先生进来过的年轻人声音颤抖着说道。

而道士先生额头上也冒出一阵冷汗,这场面谁见过?可能自己那个师傅也没见到过这场面吧。

“大家不要着急,我们进去再看看”道士先生稳住村民们恐慌的情绪,第一个拿着桃木剑走了进去。

他踩在那些黄色,白色的纸钱上面,发出一阵沙沙声,而两边的纸人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看着走在正中间的他。

但是这道士先生却感觉自己被很多人注视一样,这不是那种活人的眼神,而是一种嘲弄,冷漠的眼光。

等到道士先生走到中间的时候,他看到房子两边的房间都被一些花圈,纸钱塞满了,而且那些角落里面也是摆满了纸人,就用那无神的眼睛和诡异的笑容看着道士先生。

道士先生心里面也是一阵惊讶,突然他似乎是看到什么了,没办法,他立马踩着七星步退了回来。

“里面阴气太重了,只能另外想办法,看看你们还能不能找到其他道士先生吧”这道士先生将道袍脱了,将钱原数返还给主人家,头也不会的走了。

倒不是说他不负责任,而是就在刚刚,他听到自己背后传来一阵沙沙声,扭头一看,一个纸人居然缓缓的朝他移动过来,这让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而事情还远不止如此,他看到纸人的头顶天花板上面,那具尸体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去了,面容苍白,一双翻白的眼睛死死的看着他。

道士先生看到这里也是吓得差点咬了舌头,于是立马踩着七星步退了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纸人和尸体已经消失不见了,似乎刚刚根本没出现过一样。

所以现在打死他也不愿意进去了,这钱谁想挣谁挣吧,他可不拿自己的命去玩。

道士先生一走,村民们的恐慌一下子按不住了,大家都是慌慌张张的跑回自己家里面关上门不在出门。

村子里面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的,只有那户人家还在不停的飞出冥币……

最后没办法,三爷跑遍了周围的几个镇,想要找个先生回来看看,但是一听说是他们村,几个先生立马摆手说自己道行不够,让他们去找其他人。

最后没办法,三爷和自己在城里面的外侄女说了,希望她能找个高人回来看看,而他外侄女就是李冰的相亲对象。

平时李冰也破获过很多离奇的案子,年轻人也不相信什么鬼神作乱,以为是有人开玩笑搞恶作剧什么的,于是这女孩就和李冰说了。

李冰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来问问秦风,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秦风跟着他去一趟。

秦风听完这个事情,心里面其实是拒绝的,小柔出差去了,还把咖啡屋第二战力怜雪也带走了,他现在实在是不敢出去搞事情。

倒不是说他以为婉儿,小黑小白她们不强,而是秦风不信任他们,他们做事情还是有些激进。

但是听李冰的意思,这件事情或许也没那么简单,这件事情得需要自己这个鬼差去解决。

“行吧,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明天一大早在咖啡屋门口见”秦风思考了一会,决定去看看,实在不行自己带着咖啡屋里面的员工再退回来。

“好的,谢谢你秦老板”李冰听到秦风答应了,心里面也是松了一口气。

李冰和相亲对象也算是看上了眼,这几天的关系也是非常的不错,如果他去帮忙解决了这个案子,或许二人的事情就成了。

虽然李冰一心一意扑在事业上面,但是人到了那个年龄,家里面催的紧,你也很无奈。

送走了李冰,秦风坐下来仔细想想明天该怎么办,现在咖啡屋里面还有若水,婉儿,子衿,小黑小白她们在,应该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最后他将视线投向岱岳留给他的联系方式,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李冰的车子已经停在咖啡屋门口,秦风早就醒了,他躺沙发椅上面看到李冰来了,也是准备起身。

而这时候他看到李冰的车上下来的不只是他一个人,副驾驶上还下来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那天和李冰相亲的那个女孩,秦风的印象很深刻,因为她最后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秦风他们一眼。

“秦老板,早上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女朋友,柳秋光,秋光,这位就是山海咖啡屋的老板秦风,这几位都是他的员工,若水,谢灵,范羽,李婉儿,子衿”李冰挨个给柳秋光介绍咖啡屋,柳秋光则是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很高兴认识你们”

“不用客气,叫我们小黑小白就行了”小白看到柳秋光,也没过多的矜持。

“话说,秦老板,你这算不算是雇佣童工”柳秋光话锋一变,看着秦风说到。

秦风看了李冰一眼,微微皱眉。

“秋光是在劳务局工作的,小黑小白是暂时寄养在秦老板家里面的,而若水是他的养女,算起来他们也只是帮忙,并不构成劳务关系”李冰有些尴尬的替秦风打圆场。

秦风也是点点头同意李冰的说法,而柳秋光则是点点头。

“对不起秦老板,刚才是我唐突了,非常抱歉”柳秋光倒是拿得起放得下,见李冰这样说了,当下对着秦风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