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在梦里面看到小柔消失,急忙大喊大叫,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躺在穿着黑色女仆装的小柔怀里面,他一下子镇静下来。小柔替他按着太阳穴,他看到小柔脸上有几处伤痕,衣服也有些破损,虽然这件衣服不是她衣柜里面的那些名贵衣服,只是一件后期仿制的工艺品,但看见小柔没有任何抱怨的情绪。

“你受伤严不严重”秦风开口询问,他不知道这种场合下他应该说什么,这个小柔和那个小柔完全是两个人,哪怕她们两个相貌,声音一模一样,但是秦风能分清楚,她们两个是两个人。

“我没事,这里是阴间阴河的一条分支,我在这里能够极大的吸收阴气来恢复身体,嗯……她走了……她,最后让我照顾好你”小柔后半句十分犹豫,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秦风这个消息,同时她也把那个白色光团交给秦风,虽然那个人是自己的翻影,但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哪怕老板将自己看成是她,小柔也不会有什么想法。

秦风从小柔的手里面接过那个光团,虽然他也不知道幻象小柔是怎么回事,但他心里面清楚,那些幻象都是假的,那个小柔是真的。

旁边怜雪给小黑小白渡阴气,让他们至少能活下来,这里阴气浓郁,并不会会对她们产生问题。

牛头马面吩咐好阴兵缉拿鬼物,二人走到秦风身边。

“巡查使大人,属下办事不力,差点让巡查使大人身陷囹圄,请大人惩罚”他们二人单膝跪地,手里面擎着武器,低下头看着地面,态度十分诚恳。

“这次还要多谢二位将军,还请二位将军起来,带着诸位兄弟将这里探查清楚,我要照顾我们老板,请恕我无法起身回礼”小柔脸上露出笑容,表现的和蔼可亲,牛头马面是地府十大鬼帅之一,她虽然是巡查使,但是自己摆架子反倒是一种错误的方法。

“大人言重了,我们兄弟两个最多就是管点阴兵而已,哪里有什么将军不将军的,不过这次的冥币我都留给你们了,你们自己注意一下”牛头马面说完就起身朝那黑色大门走去,至于查看的情况交给阴兵们去做就行了。

“小柔,这次怎么会是牛头马面来抓这些鬼,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秦风觉得自己身上疼,根本没力气站起来,而且小柔的怀里面温暖,安全,他根本不想起来。

“牛头马面是地府羁押管理的阴差,鬼魂由黑白无常带到阴间以后就交由他们二人处理,他们不像黑白无常那样有很多人,整个地府就他们两个牛头马面,但是他们掌管地府四分之一的阴兵调动,这次地府逃出来一个白衣鬼,按道理来说天下生灵都在地府的名录里面,但牛头马面找崔判核实却找不到这个白衣鬼,于是他们猜测白衣鬼是进了阴河,恰巧这时候灵告诉我你这里遇到危险,于是我先行一步来救你”小柔说的很轻松,但是秦风知道小柔来的肯定不容易,因为他在小柔和红衣鬼战斗之前就已经发现她衣服有地方破损了,很明显遇到了危险。

秦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和小柔说不了什么,这时候小黑小白醒了过来,虽然看起来很虚弱,但他们的生命至少没什么问题。

“老板,你没事吧”小黑小白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秦风的情况,这让他心里面一阵感动。

“放心,我没事,你们两个怎么样了”秦风笑着回答,看到小黑小白,怜雪小柔现在平平安安的陪在身边,比他们作为普通人还要幸福快乐。

小柔扶着秦风,怜雪扶着小黑小白一起离开天佑楼,这一次他们畅通无阻的从三楼来到一楼,此时天还没亮,但他们相比较刚刚来得时候要狼狈的多,街道上已经有清洁工开始打扫街道,他们看到两个女人一个扶着一个受伤的男人,另外一个女人扶着两个受伤的孩子漫步在街头,他们还有说有笑的。

等回到酒店,小柔想帮秦风换下脏衣服,但是却被他阻止,理由和借口秦风说不出口,小柔也没有强迫,打电话叫了一个男护工来帮秦风洗澡,换衣服和照顾小黑,她也回到自己的房间换洗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根本看不出来受过伤的样子,怜雪则是照顾小白。

等所有人都重新梳洗好以后终于放下心里面所有的事情好好地休息,直到下一刻的到来。

第二天一大早秦风就醒了过来,看着下着小雨的窗外,秦风觉得很舒服,没有那么多事情去追赶自己,最在乎的人就在自己旁边,秦风觉得生活其实挺美妙的。但是一阵敲门声响起打破了这种宁静。

“谁啊,大早上不睡觉吵什么?”秦风觉得这个人很可恶。经过小柔一晚上给他治疗的效果,秦风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他起床开门看见赵萍萍站在外面,手里面还提着一大堆早餐。

“额……你们还没有起床吗?”赵萍萍这次来主要是想感谢秦风,因为她已经没听到那些歌声和室友奇怪的行为也消失不见了,所以大早上的跑去买早餐来感谢秦风,但是没想到他们还没起床。

“去叫小白和小柔她们起来吧,小黑我来叫吧”秦风扶着头一脸痛苦的说,没办法,人家老爸还在帮自己装修咖啡屋,他要是不对人家女儿好点,到时候随便装修出来可不好看。

“好嘞”赵萍萍听到秦风这样子说,急忙跑到另外一间房间去敲门,秦风坐在床上叫醒小黑,让他赶紧去洗漱吃早饭,自己无聊的打开手机,却发现手机下面压着一个钱包,秦风的钱包款式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五张红色的冥币,秦风的一下子精神了,看来昨晚上牛头马面赚的挺多,比黑白无常有良心多了。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小柔她们才从房间里面出来,原来是她们要穿衣服,弄头发等稀碎的工作,秦风对此也是表示理解的,当初自己可是在寝室楼下等过两个小时的。

就在他们吃早餐的时候,秦风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不只是秦风听到,小柔,小黑小白包括赵萍萍都停下吃饭,仔细的去辨别这声音究竟来自于哪里。

“老板,声音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小白拿起秦风昨天穿的一件外套,里面掉出来那块铜镜,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我说你不能轻点,摔疼我了”铜镜发出一阵女声,小白听到她那句话很不舒服,拿出棒子打算砸碎这块镜子,镜子急忙求饶,她看出来这小妮子是一个暴脾气,等仔细回过头来,她发现有两个气势比自己强大的女人正看着自己。

“大家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她小心翼翼的说这句话,秦风倒是觉得有点意思。

“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镜子里面说话”秦风很好奇这货的身份,如果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话,直接干掉就行了。

“我是镜鬼,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面,我记得自己是公主,然后我父皇想让我去和亲,我不答应,他非逼我,我就在镜子面前自杀了,然后等我醒过来就看到我父皇抱着我的尸体哭,后来发生叛乱,这块镜子就被人打破,我也就被人带出宫,最后有一天一个男鬼来和我抢这块镜子,他把我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我一直出不来,直到刚刚我闻到香味才知道那男鬼的结界消失了”那镜子里面慢慢的飘出一个白茫茫,十分飘渺的曼妙女子,她慢慢飘到赵萍萍身边开始凝实。露出她的脸庞,眉毛化成一个像感叹号一样的符号,嘴唇也只是涂了一个点,秦风只在唐朝的仕女图上看到过这种妆容。

她刚刚凝实出身体就被赵萍萍的早餐吸引,也不管秦风他们答不答应就拿起筷子夹了一根油条往嘴里面塞,赵萍萍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只是拿着筷子的手一直在抖,她猜都猜的出来这是一个鬼,她已经恐惧到失去语言的能力,至于这镜鬼为什么挑赵萍萍旁边,而不去其他人身边呢?

原因是秦风坐在上首位置,而且他右边还有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在给秦风挑东西,她身上散发的气息让镜鬼觉得可怕,而左边就是那个穿着白色衣服,年龄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她毫无顾忌在那个男人面前吃饭,这对于已经封闭了一千多年的镜鬼来说是很难想象的,在她看来只有极其宠爱的孩子才会这样,而那个黑衣男孩自己觉得惹不起,那个蓝色连衣裙旁边穿着红裙子的那个女人她也惹不起,只有面对秦风的位置上的赵萍萍让镜鬼觉得没什么危险。

“你说你是公主?我怎么看着不像啊,你叫什么名字”秦风不是不相信她,自家小柔当初就被老朱封过公主称号,比高贵小柔不比她差。

“我叫李婉儿,是大唐的公主”李婉儿似乎爱上了油条,一根接着一根的往嘴里面塞,说话也开始含糊不清。

“你是多久没吃饭了,怎么比十八层地狱里面的饿死鬼还饿”小白才吃到几口,剩下的都被李婉儿吃掉,她心里面很不高兴,而且老板也没有阻止她。

“小屁孩,你说什么呢,你不也是鬼,有什么好嫌弃我的”李婉儿估计是娇生惯养习惯了,哪里听到过有人敢对她说这些话。

“不服就打一架,我不相信我打不过你”小白气势汹汹的站起来,李婉儿见此情景也拿出公主脾气,也站起来瞪着眼睛看着她。

“秦风,这……这是,什么情况”赵萍萍看到一阵白烟从镜子里面冒出来,然后自己身边就出现了这个白衣女人,她还把食物都吃完了,而且还要和小白一个小孩子打架。

“没事,她不敢怎么样的”秦风虽然不介意李婉儿吃掉自己的早饭,但是她想对小白动手,他就没办法忍了,怜雪听到秦风的话,看到他的眼神暗示自然知道该做什么,站起来抓住李婉儿的手臂,小柔用阴气蒙蔽住赵萍萍的双眼,这是鬼最经常用的手段,鬼打墙就是这样形成的。

李婉儿看到自己手臂被人抓住,还没反应过来怜雪就使劲一用力,李婉儿就被扔飞出去砸在墙上,她还没反应过来怜雪就来到她面前,她看着怜雪的眼睛,看着看着就哭了起来。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她泪眼婆娑的看着秦风,她知道这里他最大。

“他们都是我家人,你要么道歉,要么就轮回”秦风不想废话,虽然李婉儿是一个唐朝的鬼,但是她的实力貌似不高。

“对不起”李婉儿双腿跪在地上,双手交叠在前面,额头碰到手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等待小白的原谅。

“哼,看在你如此诚恳的份上,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了”小白老气横秋的说到,然后坐在椅子上拿着筷子给秦风夹菜。

秦风见小白也没计较什么,他自然也不会说什么,让怜雪带着李婉儿到自己前面,让她老老实实的说清楚。

李婉儿把自己的身世又说了一遍,只不过这次她没那么傲娇了,开玩笑,他们是鬼差,所有的鬼都归他们管,杀个鬼跟杀个鸡一样。而且杀鬼不受阳间的规则束缚。

等她说完,秦风也吃完早餐,他在想应该怎么处置李婉儿,杀还是放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过李婉儿貌似并不担心秦风会把她怎么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的食物。

秦风看到自己居然被无视了,不由得笑了出来,这神经大条的性格和小白有一点像,不过也难怪她会做出自杀的事情。

“你想吃吗?”秦风指着桌子上的食物,李婉儿使劲的点点头,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你如果让我觉得你可以留下你,那以后每天你都有更好吃的东西”秦风像是一个骗小孩的怪蜀黍一样,小柔怜雪自然不会拆穿秦风,倒是小白听到秦风说要留下李婉儿,脸气的鼓起来,冷冷的说一看李婉儿就是个只知道吃的,根本没办法帮到秦风。

李婉儿听到这句话脸都气红了,什么叫只知道吃,直接说饭桶不就行了。她抬手朝向小白,她的手掌心出现一团白气,那团白气慢慢变大,居然变成小白的模样,同样是气鼓鼓的看着小白。小白被这一手惊呆了,随后她又生气了,取出招魂棒朝那团白气打去,那团白气也变出一根气状的招魂棒朝小白打来,姿势一模一样,小白感觉在照镜子一样,她做什么动作那白气就做什么。她本来就有气,被这样捉弄她更加生气,手上的力度加重,白气终究只是李婉儿随意弄出来的,绝对的力量面前这团白气根本不是对手,小白直接打散了这团白气,小脸上流着汗水。

而李婉儿完全不担心,她抬起另外一只手,两个一模一样的白气冒出来,变成两个白气小白朝小白扑过来,小白拿手挡在自己脸上,却感觉到一股湿润的水汽扑到自己脸上。小白睁开眼睛一看,就看到李婉儿一脸嘲笑的看着自己,仿佛自己让小白丢脸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秦风看到李婉儿的能力,眼睛一下子亮了,这种能力不错,模仿别人的攻击方式来回敬对方,只不过李婉儿现在只是一个初级黄衣鬼,但她能够轻松打败小白。

秦风并没有把自己这种迫切的感情表达出来,反而是让怜雪去试试,不过李婉儿看到怜雪直接怂了,一脸柔弱,可怜兮兮的看着怜雪,搞得怜雪下手也不是,不下手也不是。

“我叫秦风,是一家咖啡屋的老板,同时我还是阴间在阳间的巡查使,同时她们都是我的员工,都是鬼差”秦风正式的向李婉儿介绍小柔她们,他特意点出他们是阴差的身份,果然,李婉儿听到他们都是阴差,心里面一阵害怕。“不过你不要害怕,我的咖啡屋在拓展,需要人手,只要你跟着我,我就让你吃遍天下美食”秦风继续忽悠李婉儿,作为唐代鬼,而且还被封闭了那么多年,她那里是秦老板的对手,在秦风的威逼利诱之下她终于上了秦风的贼船。

咖啡屋人手拓展,所有人都挺高兴的,唯独小白气鼓鼓的不搭理秦风,秦风也知道小白在想什么,但是秦风知道小白的性格,过两天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