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遇到两个怪人秦风心里面很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秦风不在纠结这两个怪人,与其问他们还不如自己去看看,街市上人很多,小摊和商铺自然也多,秦风很好奇这里到底买什么东西会吸引这么多人来这条街市买东西,他凑到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摊上看货物,但是这些货物让他脸上一黑。

这个摊位面积不大,大概只有两平方米,地上铺着一张塑料布,上面放着一个个麻布口袋,上面写着货物的名字,有蚂蚁腿,蜘蛛的眼睫毛等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这让秦风想起之前有人说高额收购这些东西的段子,如果他来这里不知道还会不会放这种大话,摆摊的摊主是穿着黄色道袍,头发梳成道髻的中年男人,他闭着眼睛仿佛在打坐,但是有人摸他的货物他却说不买别碰,仿佛能看到眼前的情况一样。

秦风看到这里没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起身离开,他离开的空档立马被其他人堵上,有人在和道人讨价还价,也有人在学习这些东西。

秦风漫无目的的在街上瞎逛,他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条街道人虽然多,但是并不嘈杂,来来往往的行人不说话,小贩们也不吆喝,就连讨价还价的声音都很小,而且讨价还价的人很少,很多人都是闷声买下。街道很宽阔,路上还有马车驶过,上面拉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朝街道深处开去。

“哎呦,你特么谁啊,走路不看路,硌到本少爷的脚了”原来是秦风专注于看两边的摊位和路上行驶的马车,根本没看路,之前别人都会让一下,但是这次遇到一个穿着白西装,黑皮鞋的纨绔子弟,他从对面走过来也是不让人,不看路的主,于是他们两个就这样撞倒一起,不过是那大少爷踩到了秦风的脚,秦风听到这句话心里面泛起一阵厌恶,可能是当初一个富二代抢他女朋友的原因吧

“朋友,是你踩到我了,按道理应该是你给我道歉”秦风觉得按道理来说这种人应该是给自己装X打脸的,他看到这公子哥旁边两个肌肉蜿蜒起伏的大汉,自己能好好装……装个屁

还没等公子哥说出什么狠话,秦风掉头就跑,不仅那公子哥没反应过来,他那两个保镖也没反应过来。

“还站着看什么,给我追”秦风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布局,反正遇到小巷子就钻,他只听到背后传来叫喊声,让一些人驻足观看。

“你大爷的,跟狗皮膏药一样。”秦风心里面暗想,不过多亏了上大学时被学校强制的跑步训练,让他现在有充足体力去和人家竟速,但他终究体力有限,他气喘吁吁的扶着街边商铺的墙休息时,后面又传来那公子哥的声音,秦风一咬牙,直接跑到人家商铺里面。

这家商铺店里面客户很少,只有两三个人,店面布置也十分古朴,进门就可以看到一个柜台,左右两边是一排排木架子,上面放着一些瓶子,珠宝什么的,正中间有几张木桌,方便人休息,而二楼上则是一些房间,应该是用来接待贵宾的,大厅正上方是一个巨大的铁架子,里面放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店里面的光源,那些木架子,柜台后面都有一些穿着黑衣服的男性和白衣服的女性在拿着东西走来走去,好像是在归类,所以秦风一进门就被店员看见,热情的上来招待秦风。

“客官想看看什么,古董还是珠宝?”招待秦风的是一个二三十岁,穿着黑衣黑裤黑鞋,黑帽子,脸上刻意的堆出一个笑脸,让秦风觉得虚伪。

“我不买古董,也不买珠宝,我被人追了,想找个地方躲躲”秦风无奈的摇摇头,毕竟这种事情很不光彩,果然,那接待一听秦风是为了躲麻烦,他脸色一下子变了,他知道在这个地方,规矩很重要,一般被人追的都是惹麻烦的主,这种人如果是受害者还好,如果是施害者,这里谁包庇你谁就破坏了规矩,上面绝对不允许破坏规矩的人存在在这个地方。

“那个……客官,不是我赶你走,实在是我们这个小地方没办法保护你,到时候你出事了我们也要跟着遭殃。”就在这个接待为难的时候,店后面走出来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穿着白衣白裙,头上带着一个白色高帽子,上面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字的女孩,她腰上别着一根白色的鞭子,黑长的头发披着脑后,脸上涂着淡淡的腮红,表情十分严肃,她后面还跟着一个黑色衣服,点头哈腰的男人。秦风十分熟悉这个女人的打扮,这不就是白无常的装扮?自己也算是遇到熟人了。

“那个美女,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秦风朝那个女人喊了一句,那个女人听到眉头一皱,估计心里面在想这年头还有人用这种方式搭讪?她平时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她并没有刻意的去关注秦风,依旧保持着高冷的姿态打算出门,秦风一看就急了,这要是让她跑了,自己在这个鬼地方就更难过下去了,于是他拿出自己巡查使的印鉴,朝快要跨出门槛的白无常喊了一句。

“白无常,见到我为什么要跑”秦风一嗓子把店里面很多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他们看到秦风手里面的印鉴大惊失色,那个女人也一脸惊讶的跑过来拿起秦风的印鉴观看,大概五秒钟以后她单膝跪地,双手捧着印鉴递给秦风,嘴里面还说

“白无常玉衡拜见巡查使大人,刚才属下愚钝,没认出巡查使大人,还望大人原谅”玉衡都确定了秦风的身份,那些黑衣白衣的店员也跟着单膝跪地,大呼拜见巡查使大人,尤其是刚刚打算让秦风离开的那个黑衣店员,他全是瑟瑟发抖,脸上充满了绝望。不过秦风不怪他,他也是遵循老板的命令,就像是他说的命令小柔她们也会无条件遵守一样。

“玉……玉衡是吧,你们先起来,先给我找一个地方躲一下,后面有人找我麻烦”秦风还在着急那公子哥的事情,他都能听见那公子哥带人过来的声音。

“你先带巡查使大人去躲躲,我来应付他们”玉衡转身朝门外走去,而秦风则被刚刚送玉衡出来的那个中年男人带到店的后面一间房间里面,不一会就有人端来好茶和糕点,秦风刚刚准备端起茶水尝尝,门就被玉衡推开,恭敬谦卑的低着头站在秦风面前。

“坐,你别站着,你站着我觉得怪怪的”秦风很不喜欢这种感觉,都是二十一世纪好青年了,怎么把自己整的跟地主老财一样。但是玉衡却不敢坐下来,哪怕是秦风让她坐下来。秦风觉得一阵难受,还是自家小柔乖,让她坐下和自己说话她就坐下来和自己说话,不想和这个说话这么费劲。玉衡看到秦风脸上十分不悦,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于是半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大腿上,坐的十分周正,虽然秦风还是觉得很别扭,但是也不强求那么多了。

“玉衡,你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我该怎么走出去?”秦风说出自己的疑惑,他不是在普陀公园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大人,这里是鬼市”接下来玉衡告诉秦风这鬼市的来历和一些详细情况。

这鬼市和那些大晚上卖古董的鬼市不一样,这地方是实实在在的阳间,阴间连接的地方,这里有鬼,有活人,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商品,只要你出的起价钱,基本上什么东西都可以找到,所以除了活人,鬼物以外,还有一些修炼者,豪门大族都会来逛鬼市。但是这种地方往往是鱼龙混杂,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谁也无法保证鬼会不会拉活人当替死鬼,也无法保证那些修炼者会不会抓鬼来修炼丹药,所以鬼市需要有人来镇压。

于是这个鬼市由阳间的高级代表和阴间的代表共同管理,他们向商户收取赋税和地租,按各自入驻的商户来获得钱财,正因如此双方都十分鼓励各自世界的人入驻,鬼市的规模就这样逐渐扩大。

而且鬼市里面禁止械斗,有矛盾了可以找鬼市管理负责审判,一旦判定真相,被处罚者永世不得踏入鬼市半步,不然人鬼共株。

秦风听到这句话心里面松了一口气,还好刚刚没和那个公子哥对动手,他以后肯定还需要这个鬼市,要是进黑名单就不好了。秦风一下子明白了鬼市的规则,心里面也松了一口气,但是他还是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玉衡说鬼市的大门并不经常打开,估计是因为秦风来的那个地方有一条阴河的原因吧。

“你们黑白无常怎么还会在这里开店?”秦风搞清楚情况以后问这个问题,按道理来说黑白无常经常勾魂,应该不差钱。

“黑白无常的人手太多了,我们除了要上供给阎王以外,还要上供给府君,判官等开销实在是太大了,谢大人和范大人整天为这些事情烦恼,所以我们也趁着鬼市赚点饭钱”玉衡说到这里脸色十分尴尬,毕竟黑白无常在地府的庞大体系规模仅次于阴兵,看起来谢必安和范无救掌管这么大的规模很风光,但是地府的经费有限,黑白无常都紧巴巴的过日子,地府十大鬼王的经费八个都一样,除了牛头马面管着阴兵需要军费,这是地府治安的根本,八大鬼王也没什么意见,所以其他人都整天大鱼大肉,黑白无常整天吃糠咽菜,拼死拼活的勾魂以外,还要担心经费不够。

秦风听到黑白无常的日子这么惨,对上次黑无常坑自己也感到释怀,玉衡今天是来听取店里面的意见反馈给黑白无常的,但是没想到遇到了秦风,所以她打算迟一点再回去。刚好秦风想逛一逛,于是玉衡主动请缨说带秦风去参观参观鬼市。

(跪求推荐票,如果有人看到这里了给张推荐票吧,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