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他们解决掉花妖曼珠和叶妖沙华以后继续沿着黄泉路前行,这条路上更多的是一些无意识的鬼魂,他们为什么会没意识,因为他们都是寿终正寝,没有一丝怨气。只有本能驱使他们走向酆都,喝下孟婆汤去投胎。

走着走着彼岸花居然开始减少,而且路边开始出现稀稀疏疏的黑色干枯树木,地势也开始变得陡峭起来。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怎么会有一座山?”秦风看着不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峰,黄泉路居然穿过这座山峰。

“老板,我们这是要过恶狗岭和金鸡峰了,前面才是黄泉路最危险的地段”小白看到自己老板什么都不懂这,于是给他解释。

犬守夜,鸡司晨,这是阳间最平凡的事情,也可以说是一种规则,所以狗和鸡可以认为是一种阴间的监管者,它们会监管鬼魂在阳间的一举一动。但他们都是家禽家畜,到了一定年纪会被宰杀掉。

这些鸡犬的灵魂来到阴间自然会想到报仇,于是他们就聚集在恶狗岭和金鸡峰这两个地方,等待当初宰杀自己的人路过这里。

秦风听到这里心里面有点胆怯,倒不是说他杀狗宰鸡,而是他小时候被狗咬过,对狗一直有心理阴影,而且他最喜欢吃的就是鸡,一年被他吃的鸡加起来可以绕咖啡屋五圈。

“我们就不能绕路吗?”秦风试探着询问小白,如果可以,他不想面对狗。

“老板,这当然不可以,放心吧,有我们在呢,那些疯狗不敢对你怎么样。”小白拍着胸脯保证,秦风想了一下,说的也对。

于是也放下心里面的恐惧开始上山,刚刚走到山下就听到一阵阵犬吠声,黑漆漆的树林里面也开始出现一盏盏幽绿幽绿的鬼火飘在空中。

秦风加快了脚步,这地方阴风簌簌,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但血月被乌云遮蔽,根本不容易看清道路。待到乌云消散,血月重新照耀在这恶狗岭上时,秦风看到路两边遍布恶犬。

刚刚幽绿的哪里是什么鬼火,分明是这些畜生的眼睛,这些恶犬一个个散发着粗重的喘气声,一条猩红的舌头垂了出来,面露饥色的看着从面前经过的鬼魂。

秦风能感觉空气里面都散发着那股狗的臊味。他觉得从这些狗面前走过,就像是自己去吃旋转火锅时那些食物从自己面前经过一样,鬼知道它们谁会对自己感兴趣。

突然前面传来一声惨叫声,那声音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原来是有狗看见了当初屠杀自己的屠夫,于是跳上去扑倒他,将他的心脏撕咬出来吃掉,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前面跑去。

但是那鬼并不会死,而是忍着剧痛继续朝前面走,鬼失去心脏以后投胎只能投胎到畜生,草木等而那吃了鬼心的狗则可以投胎成人,但是谁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再换过来呢?

比这个还惨的也有,那就是专门屠杀狗子的,他的身上已经体无完肤了,但那些狗还有很多没吃到肉的,这样它们就没办法投胎,于是一些狗就从山上衔来草药,那人一吃下去,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长出血肉,然后那些狗又一扑而上,开始残酷的分食。

秦风心里面特别恐惧,谁知道这些狗会不会乱咬人,但是身边的小黑小白,小柔她们丝毫不怕,甚至还伸手摸它们的头,那些狗也没表现出排斥,也没表现出喜悦,而是一直盯着源源不断的灵魂队伍,只为报仇。

恶狗岭也不是什么狗都能进入的,而是那些枉死的狗才能进来,恶狗岭的距离不长,只有一千米左右,等秦风走过再回头一看,自己的双腿还在打颤。

但经历了恶狗岭以后,秦风却不敢走金鸡峰,那些杀狗的被咬成那个样子,自己可是经常吃鸡肉啊。

但是让他再回去?看着遍布绿幽幽眼睛的恶狗岭,秦风还是硬着头皮往前面走,自己的小心脏可经不起吓。

就在此时,山下突然升起一团红光,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鸟鸣声,引的黄泉路的鬼都扭头看去。

“不好,酆都出事了,老板 我们没时间逛了”小柔眼睛冒出红光,一只手抓住秦风脖子后面的衣服,直接将他提着朝金鸡峰上跑了起来。

秦风看到那些长着尖喙利爪的公鸡朝自己扑来,但小柔手一挥,一股黑色的阴风将它们全部击退,给他们二人腾开道路,在小柔的帮助下,秦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下了金鸡峰,他看到山下耸立着一座面积巨大的城池。

小柔提着他像拎小鸡一样,很快就来到城门前面,这才将他放下,秦风才有机会好好打量这座城池。

城池通体漆黑,甚至隐隐发光,城门也十分高大,城门通体为红色,城门前还有一条宽阔的护城河,上方是一块巨大的匾额,上面用篆体写着“酆都”二字,但此时城门前鬼兵森严,貌似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柔想要进城,但是被一个腰间佩刀,十分健壮的鬼兵拦下。

“酆都戒严,想要投胎等段时间”那个鬼兵浑厚的声音震的秦风耳朵疼,他这句话不仅仅是对小柔说,还是在告诉酆都城外越聚越多的鬼魂。

“我是巡查使,我看到酆都发布紧急信号才过来的”小柔平静的掏出印鉴,那鬼兵疑惑的接过,看清上面的字以后大吃一惊,恭敬的捧着还给小柔,然后请她进入酆都城内。

“他是我老板,他也是巡查使”小柔指着秦风回答,那鬼兵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又露出笑容,一脸谄媚的迎接秦风。

看的秦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快说说里面发生什么了”秦风没时间和他客套,他现在想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一个恶鬼跑出来了,十殿判官正在封印他”那鬼兵一脸平静的说,但是他飘忽的眼神告诉秦风,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他肯定是收到上面的封口令了。

小柔现在的状态可没时间听他放屁,听说十殿判官都出动了,立即朝城里面跑去。

“老板……老板……,发生什么事情了”小柔跑进去以后,小黑小白才姗姗来迟,他们上气不接下气的休息。

“各位不要惊慌,城里面出了一点小事情,很快就处理好”黑无常依旧一脸冷漠的站在城楼上,用他冷漠不带感情的语气说这句话。

但他看到楼下的秦风三人,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对着他身边的一个无常说了什么,然后那个无常就走开了。

“大人,范大人请您上去一叙,还请给个面子”不一会那个无常就来到秦风面前,弯着腰,笑着脸请秦风上去。但是秦风觉得这个无常怎么这么脸熟。

“你是马明?”秦风终于认出来这个无常是谁了,是自己在魔都处理阴阳街事情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鬼,当初秦风可怜他,在他身上留下印记,让他来找黑白无常,要一个官当当,没想到黑白无常这么给面子,直接让他当了无常。

“嘿嘿,秦老板果然没忘了我,我能当上这个位置还得多谢秦老板”马明笑呵呵的说着,自己当初莫名其妙的死了,如果不是秦风,现在估计已经魂飞魄散了。而现在自己已经是一个正式鬼差,可以去处理那些鬼怪了,而且他也认识了一个漂亮的白无常,人家愿意和他做搭档了。

“这是你自己的能力,对了,那说说上面发生了什么事吗?”秦风可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但是他还是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我可不知道,您还是去问问范大人吧,我也是在看到信号才回来的”马明带着秦风朝城楼上走去,一路上也在闲聊,但是他一直避开酆都城里面的事情不谈。

等来到城楼上,秦风看到酆都城外的风景,左边是辽阔无垠,一片血红的彼岸花海,一条宽阔蜿蜒的忘川河分出红白两色,右边是高耸入云,黑屋弥漫的恶狗岭和金鸡峰,而城内则是一条条划分井然的道路和街区,中心区域是一片高楼,上面散发着几种彩光,更远处的地方就看不清了。

黑无常就端坐在正楼下,他面前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两个杯子和一个茶壶。

“无常大人好兴致啊,里面都忙翻天了,您居然还有闲心喝茶”秦风开了一个玩笑就坐了下来,一共就两张椅子,一张被黑无常坐了,那另外一张就是给自己的了。

“那是他们的事情,而我的任务就是看好这城外的鬼,不要让他们发生骚乱就行了”黑无常没有理会秦风的意思,他见过听过这种话太多太多了,如果都去在意,可能他早被烦死了。

马明将黑无常吩咐的事情做到以后,就走到他后面垂手而立,而小黑小白则一脸尴尬。

“小羽,小灵,你们现在在秦老板手底下当差,自然站他后面,不用纠结于此”原来小黑小白是黑白无常,按道理来说应该站自己上司后面,但这样的话自己老板就显得身单力薄。但站老板后边吧,对自己的上司兼祖宗又不尊重。

所以小黑小白听到这句话,心里面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着黑无常。但黑无常依旧没有看他们。

“那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秦风自来熟的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端起来想要喝时却发现茶水红亮,里面飘着一朵彼岸花的花瓣,他想起城外彼岸花吞噬鬼魂的血腥场面,最终还是没喝下去,而是放下茶杯看着黑无常,却发现黑无常依旧看着远处的风景。

“不是都说了,城里面有恶鬼跑出来了吗?”黑无常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终于扭头看向秦风,但秦风觉得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