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醒来时,放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他觉得自己头很疼,想抬手却发现自己没力气,想出声却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

他想喊小柔过来,但是挣扎了一会就放弃了。还是等吧。

过了一会,房间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秦风还以为是小柔来了,于是阿巴阿巴的叫着。

“嘿嘿,傻小子,不要挣扎了,小柔大人她带着小黑小白出去有事情了,你现在归我们两个管”进来的是口吐红舌的白无常,还有他背后一脸冷漠的黑无常。

秦风眨巴着眼睛看着白无常,意思很明显,他发生了什么。

“你喝了孟婆的聚魂汤,正在修复你的魂体,但是这玩意要靠你自己吸收,我见过的巡查使里面,你是最废的,居然花了五天时间才醒过来”白无常看着在床上抽搐的秦风摇摇头,那是秦风生气了想爬起来和白无常干架的冲动。但是他现在没力气,只能靠抽搐表达心里面的不满。

“据说你连天星都不会用,每次割手滴血,这是不是真的?”白无常拿起已经变成咸鱼的天星,轻轻的弹了一下。

这让秦风的抽搐更加剧烈,甚至床板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但是白无常的话依旧没停止,继续刺激秦风。

秦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激怒,突然他觉得自己挣脱出来,从床上跳起来大喊一声。

“别以为你是白无常就很厉害,有本事来打一架”秦风说完这句话就气喘吁吁的坐在床上,浑身大汗淋漓。

“傻小子,我不说这些话你会想到反抗?我这是帮你,如果有得罪,你随时可以去十殿阎罗面前告我”白无常腆着个笑脸给秦风道歉。

“呸,谁不知道你们黑白无常是阎王手底下的,你们肯定会以公谋私”秦风看到有台阶自然要下。

白无常嘿嘿一笑之后就让秦风跟着他走,秦风不明所以,反正这白无常不会骗自己,跟着去看看也可以。

他出了这房间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在酆都十殿附近的一座宅子里面,不用谢,肯定是黑白无常的府邸。

“这里就是我们黑白无常的办公衙门,有点寒酸,不要介意”白无常给秦风介绍这地方。

这里叫阴阳殿,里面来来往往的有很多黑白无常,他们手里面都拿着一个小册子,白无常说那就是鬼差抓人的凭证,上面写着何时何地,某某人的生辰八字,还有他父母的生辰八字,这样就不会抓错人了。

黑白无常往往是一黑一白一起行动,所以不存在什么个人恩怨问题,除非你厉害到同时惹了黑白无常。

秦风也看到了马明,他穿着黑无常专属的黑色官服,头上带着一个高高的黑色帽子,上面写着“正在”两个字,而他正在逗一个长相秀丽,身材姣好穿着白色官服,头上的高帽子写着“你也”两个字的女孩。

“这家伙又在勾搭女人,不,女鬼”秦风捡起一颗石子丢他脑袋上。

“谁啊,谁那么不开眼打扰我好事”马明哎呦一声以后就大声喊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这逗的那女鬼捂嘴偷笑。

“小马啊,你这个工作态度可不行啊”秦风摆起官架子训斥马明,马明看到秦风背后站着的黑白无常,一下子把话咽了回去。

万一这哥俩生气了怎么办,马明想起刚刚来的时候被黑白无常整的体无完肤的时候,身上冒出一阵冷汗。

“巡查使大人来了,快请坐”马明马上换了一张笑脸迎接秦风。将他引到阴阳殿里面坐下,搞的黑白无常都觉得,这小伙子以后搞不好要在自己头上去。但是黑白无常丝毫不慌,因为马明是在等他父母,等他父母一下来,他就到奈何桥喝碗汤,然后投胎去了,而自己黑白无常干了那么多年了,还没遇到过这种。

“行了行了,我这次是黑白无常叫过来有事情的,你没什么事就去找那小妹妹玩吧”秦风招呼着马明快走,马明笑着离开了,此时大殿里面就剩下白无常和秦风,至于黑无常则是去安排事情去了。

“你叫我来是做什么?”秦风也不和白无常罗嗦,开门见山的问。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去一个地方”白无常笑着摆弄了一下一个东西,然后秦风觉得自己脚下一空,耳边响起呼呼风声开始往下掉。

“白无常,你大爷的”秦风的声音从下传来,但是白无常只是站在洞口边无奈的摇摇头。

“多谢无常大人”小柔,小黑小白从大殿旁边的屏风后面走出来,小柔双手放到肚子上弯腰行礼。

“历代巡查使不都是这样嘛,我倒是希望他能有所成绩,不至于丢了巡查使的脸”白无常笑着扶起小柔,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秦风老板成长实在是太慢了,我不得以才提前带他来试炼,希望他能顺利通过吧,还希望无常大人暗中多多帮助他”小柔面露担忧的看着洞口,最后那句话可以说是恳求的意味。

“巡查使大人客气了,我一定安排十组顶级无常跟着他,你请放心”白无常一脸郑重的向小柔保证,毕竟这件事情非常重要。

得到白无常的保证以后,点点头看着洞口,洞口里面传来一阵秦风若有若无的嚎叫声。

秦风感觉到这洞是一个有弧度的洞,而且还有一股巨风正托着他下坠,除了屁股下没挨着东西,其实和坐过山车差不多。

很快前面就出现一个亮光,秦风知道那是洞的尽头,于是非常紧张的看着前面,预防有危险。

等秦风飞出来以后发现外面居然是一片海,自己出来的洞口居然是出现在空中的。

“你大爷的”秦风喊了这一句就掉到血红的海水里面。秦风在水里面调整呼吸,稳定住身体以后就朝岸边游去,还好这里没鲨鱼,不然自己的狗刨就不管用了。

秦风躺在沙滩上看着天空,这地方的天空中没有紫日和血月,天空中一片血红,也没有云,更没有飞鸟。秦风坐起来一看,周围都是海,自己在一个岛上面,只有一面有一个看起来像是有森林的岛屿。

“自己要过去吗?要不等小柔来救自己?”秦风心里面暗自想着,但是小柔不知道去哪里了,鬼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万一要个十天半个月的,自己怎么办。

于是他起身朝那个岛走去,这个小岛到那边倒不是游过去,而是两个地方之间有一层漫过脚踝的红色海水。秦风走着走着肚子咕咕叫起来。

“我不是变成鬼了吗?怎么还会饿”秦风摸了摸肚子,看着不远处的森林心里面有了想法。

男人,除了钓鱼和女人,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放下所有去挑战一片森林,并且在里面活下去,主要还是受到那个去掉头就能吃的男人影响,而秦风现在就想展示一下自己学到的东西。

秦风先是在林子找动物的粪便和他们走过的道路,这样方便确定它们的生活习惯。可惜这里是地狱,鬼知道这里会有什么玩意。

秦风找了半天,连根毛都没找到,他一屁股坐地上,无奈的叹气。突然他前面十米处的草丛动了。

秦风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一看,草丛里面蹦出来一只肥美的大兔子,秦风一看就乐了,急忙取出天星,会挽雕弓如满月。

可惜他没有接受过射箭的训练,箭直接从兔子头上飞过,反倒是惊扰了兔子,那兔子感觉到危险一转身跑到了另外一个树丛里面。秦风自然不会放过这只兔子,于是快步跑上去,拉弓上弦瞄准,只要兔子冒头就给它一下,但是那兔子也沉得住气,居然就在树丛里面一动不动的。

秦风肚子里面饥火上涌,直接将天星变成一把唐刀模样,提着砍向树丛,但秦风觉得虎口一阵发麻,同时也传来一声脆响,还好是天星牢固,换成其他刀剑估计已经被砍坏了。

秦风拨开树丛一看,里面有一块石头,那兔子就躲在石头下面看着秦风。秦风心里面那个激动,用刀一捅,那兔子也是狡猾,居然往上一跳,躲开了秦风的一刺。

秦风看到这兔子居然敢调戏自己,心里面加上饥火,一下子一阵恼怒,将天星再次变幻,变成一把白银长枪,胡乱的捅到兔子藏身的洞里面。

兔子终究只是一只野味,哪里经得起秦风如此猛烈的攻击,不到三两下就被捅到兔头,被秦风挑了出来。

秦风心里面那个喜啊,于是钻木取火,开始烤兔子充饥,虽然蜀地有道名菜叫麻辣兔头,但秦风终究还是接受不了兔子脑袋,他把兔头砍下来丢掉以后就将兔子身体串起来架火上烤,不一会一股肉香就弥漫在林子里面。

“罪过罪过,兔兔辣么可爱,我相信它的肉也是很香的”秦风念叨着,但兔子刚刚烤好还没等冷却下来,秦风就迫不及待的啃了起来,虽然无盐无调味,秦风却依旧吃的津津有味。

就这秦风刚刚吃饱喝足之后,秦风背后的草丛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等秦风回头一看,直接吓了他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