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长枪快刺到秦风的时候,他胸前突然亮起一道白光,他身上冰冷刺骨的感觉消失不见了。

那女诛心使也被这强光击退两步,秦风一下子爬起来,将天星变刀,直接三步并为两步,将刀横到她的脖子上。

“你输了,但是你是地狱的管理者,我不能杀你,我也希望你不要继续追杀我”秦风收回天星刀,对着石头上的那些诛心使树了一个中指。

“巡查使果然是好心肠啊,无常大人,巡查使已经顺利通过考验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诛心使朝空中大喊了一句。

秦风觉得莫名其妙,但是空无一物的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大堆人,秦风看见小柔,小黑小白,谢范二位无常以及后面一堆黑白无常。

甚至他看到以前见过的玉衡和之前衣服破烂,脸上脏兮兮的天玑。

“这是怎么回事”秦风茫然的看着这两波人。

“多谢十八位诛心使,无常在此有礼了”谢,范两位无常朝诛心使鞠躬行礼。

“无常大人多礼了,帮助巡查使才是地府的责任,不然我们加起来也打不过那位”诛心使笑着说,同时两边都忽略了下面一脸懵逼的秦风。

不过小柔,小黑小白没空和他们瞎扯,直接来到地面上检查秦风的身体。

“小柔,你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秦风一脸严肃的推开小柔的手,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对小柔,但是小柔丝毫不在意,开始说起理由来。

原来巡查使到了一定时间就会到地府接受一次试炼,教给他一系列的功法。

这件事情不能是不能告诉巡查使本人的,必须要让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试炼里面。

“老板,你要生气也可以,也可以选择放弃巡查使的身份”小柔也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秦风

他们就这样相互对视,搞的小黑小白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秦风低下了头,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到秦风这样,小柔也松了一口气。

她的手势也变了回来,如果秦风不同意,她可能会一镰刀砍了秦风。

秦风看了看天玑,问她是怎么回事。

“天上有七星,地府也有七星,他们都是地府里面能力最强的七个人。除了十大鬼帅,七星最强,那位是玉衡,那位是天权,那位是天玑”小柔挨个指给秦风看。

“合着你骗了我?”秦风将那本书取出来对着天玑喊道。

“巡查使大人,我可不敢骗你,那本书的确是武技,只不过是我们七星编的”天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就退到黑白无常身后不再言语。

“哼,小柔,小黑小白,我们走”秦风扭头将那本书塞怀里面,带着小黑小白,小柔打算离开。

“老板,你不游玩游玩这十八层地狱?”小白问了一句。

“不玩了,以后搞不好还要让谢大人和范大人亲自带我玩玩”秦风看了一眼周围并没有什么出口,于是看向十八诛心使。

“出口在哪里”秦风直接对着他们大喊到。

“老板,你这样确定他们不会生气,我听说十八诛心使脾气不怎么好”小白凑到秦风耳朵边提醒他。

“怕什么,刚刚我才打倒他们两个人”秦风对于刚刚打败的两个人沾沾自喜。

“巡查使大人,那是他们手下留情,只用了一成力,不然你很可能早凉了”那个诛心使听到秦风的话,一脸核善的看着秦风。

小柔往前走了一步,同样的表情看着诛心使,浓浓的火药味在两边弥漫。

“呵呵,没必要这样,大家都是为了阴间秩序做事情”黑白无常出来做和事老,但他们的位置更偏向于秦风他们这边。

诛心使知道,黑白无常对他们也很不爽,如果打起来他们肯定是帮对面的。于是诛心使打开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冷哼了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秦风这下才知道小白说的不是开玩笑的。差点惹了大祸。

但小柔丝毫不在意,她看了一眼那个洞口没什么危险以后就第一个走在前面,然后小黑小白让秦风走中间,他们走后面,至于黑白无常他们,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等走完出来以后,秦风看见这里居然是一个大殿,一问才知道这里是秦广殿。

秦风最不想进来的地方没想到还是进来了,不过他不是要投胎,而是还阳。

想要还阳就得逆走黄泉路,秦风千辛万苦的走过金鸡峰和恶狗岭。来到黄泉路上,此时黄泉路已经被彼岸花铺满了,看起来异常美丽。

“这里挺美的”秦风站在恶狗岭上看下去,彼岸花海散发着妖冶的红光。

“小黑小白,我们先走吧,让老板在这里好好欣赏欣赏”小柔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和秦风开玩笑。

“还是算了,我们继续往前面走吧”秦风听到小柔这句话,咳嗽了两下,第一个走前面往山下走去。

小黑小白她们偷偷暗笑,也跟着秦风往山下走。

当看到那些阴魂细嗅彼岸花时,秦风想起那吃人的彼岸花,心里面觉得欣慰,虽然没看到水晶兰,但是这种美丽是伴随着危险的。

世人皆知曼珠沙华花和叶的故事,却忘了彼岸的曼陀罗华还在眺望曼珠沙华。

等走完了黄泉路,秦风想起那个无面女,于是带着小黑小白,小柔她们往那边走去。

“老板,你走错了”小白看到老板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开口提醒。

“没走错,小白快过来,我有个事情让你去帮忙”秦风蹲在水塘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小柔听完以后二话不说跳到水里面。

过了没一会,池塘翻起一阵波浪,水草都涌了上来,可以看出来里面的战斗很激烈。

不一会小柔从水里面冒出头,宛如一条美人鱼。她的手里面提着一个长发红衣女人,小柔上岸将那女人丢岸边上,用手拧干头发,衣服上的水。

“嘿嘿,又见面了啊”秦风蹲在无面女面前,虽然心里面还是很恐惧,但是小黑小白就站自己旁边,怕毛线。

那无面女发出一阵呜咽声,这让人看起来非常可怜。

“我也不伤害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就是以后不准再害人,如果让我知道了,你就完了”秦风说完以后就朝鬼门关走去。留下无面女在思考人生。

当路过鬼门关时,秦风看了一眼城楼上的祢衡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土地公和土地婆就在鬼门关不远处等着他们。

“巡查使大人,非常感谢你们”土地公,土地婆作揖鞠躬表示感谢。

“好了好了,以后他们不敢对你们怎么样了”秦风看了一眼他们,然后让小柔带着他赶紧回阳间,他以后再也不想来了。

土地公,土地婆嘴里面念了一个咒语,秦风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当秦风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躺在沙发上,小柔她们在忙自己的事情,仿佛没看到秦风醒过来一样。

“老板,你醒了?”怜雪注意到秦风醒过来,给他递上一块热毛巾。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秦风问怜雪,但是怜雪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你不是一直都在沙发上睡觉吗?”怜雪一脸怪异的看着秦风。

“我不是记得我去了阴间吗?”秦风惊讶的喊了一句,把小黑小白和李婉儿都吸引过来了。

小白缠着秦风让他将事情说一遍,于是秦风将过黄泉路,下十八层的地狱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让她们觉得奇怪,说自己一直都在店里面,根本没离开过,秦风看了一眼钟表,发现时间才过去了三小时。

“难道我真的在做梦?”秦风暗自嘀咕了一句。

“小柔,你说呢?”秦风一脸茫然的看着小柔。

“老板,你就是太累了,忙的睡着了”小柔将一杯咖啡端到秦风面前,站在沙发后面帮他按压太阳穴。

娴熟的手法让秦风的神经开始放松下来,这让秦风心里面暗想,难道这真的是一场梦?

柔和的灯光照在小柔美丽的脸庞上,她的嘴角勾起一丝优美的弧度……

等到第二天阳光升起的时候,秦风从床上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他来到二楼的阳台上练习出现在记忆里的那些武术,很奇怪的是他不像在阴间一样可以随心所欲的用力量。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梦?”秦风看着自己的双手,但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比如他听到了楼下传来警察李冰的声音。

“秦老板在不在,我有事情找他”李冰在一楼询问怜雪,小柔在二楼准备早餐。

“怜雪,带李警官上来吧”秦风站在阳台上朝下面喊了一嗓子就坐在椅子上等着。

不一会李冰上楼了,不过第一眼差点吓的秦风把手里面杯子砸他脸上。

现在的李冰不知道多少晚上没睡觉了,黑眼圈非常浓重,眼睛里面布满血丝,头发也非常油腻,好多天没洗过了,胡须也非常茂盛,衣服也非常凌乱,和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他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秦老板,好久不见”李冰挤出一个笑容,但是看起来比地狱的恶鬼还难看

“李警官,你这是怎么了”秦风好奇的询问李冰,并邀请他坐下来让了一支烟给他。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李冰叹了口气开始说自己遇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