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秦风沉思不语,而小柔她们又不敢打扰秦风。

秦风想的是最后的那个人影到底是谁,鬼面人说的组织又是谁,而他们为什么要针对秦风。

“老板,不要想那么多了,至少我们现在还是安全的”小白拉着秦风的手臂,撒娇似的让秦风不要去想那么多。

秦风看着小白,小柔他们,深深的叹了口气。

“小子,你这还没我当初处理一大堆国事的时候复杂,怕什么”杨广厚着脸皮跟在秦风他们后面,自己可是没办法生活在烈日下面,至于小柔她们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你怎么还跟着我们?”子衿的手上包着纱布,她皱起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杨广。

“我怎么不能跟着了?大家都是鬼,凭什么”杨广挥了挥手里面的宝剑,向子衿表示有本事来打一架。

子衿的琴坏了,自然没办法和他打,她气的脸都红了。但是也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杨广。

杨广看到子衿吃瘪的模样,心里面大爽,得意洋洋的看着子衿,子衿气的直跺脚。

等走到桥上的时候,秦风突然转头看向杨广,杨广也不知道秦风在想什么,于是就停下来看着他。一人一鬼就这样相互对视,看着看着秦风就笑了起来。

杨广一脸莫名其妙,他怀疑秦风是不是疯了,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发现秦风根本不是看他,而是在看他背后的栏杆。

他疑惑的回头看,却发现栏杆上刻着三个大字,“中山陵”,这回算是杨广懵了,这算是啥。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三个字,心里面是又惊又喜,最后还是小柔开口。

“老板,这次他说中山陵,会不会还是有诈”小柔很担心还会遇到刚刚这种情况,这次他们可不会再上当了吧。

“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去看看”秦风看着倒映着两岸灯光的河水,仿佛水下就有一个恶鬼一样。

“先回去吧”秦风叹了口气,他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不想去管那么多了。

回到酒店以后秦风把门关上,一个人都不想见,其他人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只剩下一个杨广不知道该去哪里。

“你们都有地方去,我去哪里啊?”杨广挨个的敲门问,结果没一个人理他。

杨广无奈的摇摇头,黄光闪过然后消失在原地。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秦风的房门打开,他挨个敲大家的房门。

“快起床了,给你们半小时时间,然后到我这边来,有事情找你们”。

秦风说完以后就回到房间里面,他知道自己的员工肯定会听到自己的话,而且半小时以后肯定会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半小时以后,秦风坐在沙发上端着小柔煮的咖啡细细品味,小柔站在背后给自己捶背,而自己面前则坐着小黑小白,子衿。

“今天把你们叫来是因为我们今天去中山陵,不是因为我想知道他们是谁,而是想让我们山海咖啡屋永久的平静下去”秦风一脸郑重的看着小白他们。

“老板,我们都听你的”小黑小白最先表明态度。

“我不同意”小柔停下给秦风捶背的手,面色凝重的看着秦风。

她刚刚开口反对,子衿也开口了“我也反对”

秦风皱起眉头看着子衿。

“老板,相比较于你,我更怕小柔姐”子衿想起那天经历的事情,眼神里面充满了恐惧。

秦风看着子衿,看着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面也不忍心,于是同意她反对。

“我们现在是三对二,所以还是得去”秦风数了一下人数,同样很严肃的看着小柔。

“他们两个是孩子,准确的说是一票”小柔指着小黑小白,秦风看着,小黑小白的确是孩子。

“小柔姐,你这样也可以?要不我们打电话给怜雪和婉儿,让她们两个来评评理”小白听到小柔这句话,立马就不高兴了。

“咳咳咳,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杨广双手拄剑,剑尖指地。一脸笑意的看着秦风他们。

但是秦风他们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杨广,仿佛在看小丑一样。杨广瞬间觉得场面十分尴尬,于是开口缓解

“我想清楚了,我决定加入你们那个什么咖啡屋”杨广拿着剑走到房间里面坐下,郑重其事的看着秦风。

“这倒不用,我会安排你去早日投胎的”秦风打心底里不想让杨广加入,不是说他怀疑杨广怎么样。而是杨广有时候让他觉得很危险,他毕竟是一代帝王,其心术之深让人难以想象。

杨广讪讪一笑,缓解尴尬,不过秦风还是让他投一次票,结果可想而知,杨广同意去中山陵。

小柔想要反悔,但是秦风却说这是大家的决定,最后小柔没办法,只好同意去中山陵。

秦风打开手机地图,输入目的地中山陵以后,看到那里距离自己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程,秦风深吸一口气,打火驶向中山陵。

“杨广,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那里埋葬着一位伟人,就是他推翻了你们这些皇帝的封建统治”秦风笑盈盈的看着杨广,但是杨广丝毫不为所动。

“秦老板,我已经死一千多年了,这封建统治和我没什么关系吧”杨广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丝毫不理会秦风的讽刺。

听到杨广这句话,秦风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因为自己副驾驶上还有在生闷气的小柔。

不得不承认秦风单身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不会哄女孩子欢心,就丢小柔自己在副驾驶上闷着。

很快车子就驶入中山陵的停车场里面。秦风他们从停车场下来之后,小柔的脸色就一直不对劲,秦风还以为她感应到什么了。

于是开口问她,但是她怎么都不愿意说,只是说这里很安全。

中山陵坐落于紫金山附近,这里除了有中山陵以外还有其他古代皇帝的陵墓,不过现在都被开发为博物馆。

“老板,我想去走走”小柔看着这紫金山的山脉,她眼神里面露出一丝悲伤。

“我陪你去吧,反正那帮人要晚上才会出来,小黑小白,你们先去附近的饭店里面等我们”秦风让小黑小白她们去找地方休息,自己陪着小柔转转,散散心。

小柔没有秦风,只是点点头同意。

她没有上中山陵上面,而是走到不远处的一出博物馆里面,秦风看了一眼简介,中山陵旁边就是朱重八和马皇后的陵墓,秦风一下子明白了小柔为什么会那么伤感了。

这金陵就是小柔的老家!

秦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难怪小柔一直不愿意来金陵,就算是来金陵了也不愿意说话,而是回到老家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风在心里面骂了自己一句,至于小柔为什么会来朱元璋的墓这里了。

当初她就是被朱洪武收为干女儿,赐了一个平安公主的称号,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作为女儿,来祭拜父母也没什么不对。

小柔来到墓坑前面,不顾周围人的目光,郑重其事的磕了三个响头,眼睛里面露出泪花。

秦风恍惚间看到墓坑里面仿佛有一个男人和女人站在那里欣慰的笑了。

小柔站起身来擦去眼角的眼泪,然后露出微笑看着秦风。

“老板,我的事情解决了”小柔又变回之前那个活泼的样子。这让秦风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平安公主已经过去了,你永远是咖啡屋的第一扛把子”秦风欣慰的笑了。

“应该说,我是咖啡屋的第一打手”小柔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周围人看着这两个人,心里面想着

“这两个怕不是戏精吧,又或者是在拍视频?”

“这肯定的,你没看到那漂亮女孩穿着女仆装?”

一时间秦风他们身边议论纷纷,不过他们丝毫不介意。

“老板,我想去看看我亲生父母的坟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这附近”小柔叹了一口气,毕竟好几百年了。

秦风也没阻止她,而是拉着她的手朝小柔说的方向而去。

这时候秦风看到前面路边上坐着一个白头发老头,这老头一直盯着秦风看,而且还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而小柔也露出戒备的神色。

“这老头有点奇怪啊”秦风他们走过这段路,回头一看,那老头又消失不见了。

“那是鬼吗?”秦风疑惑的问。

“应该是吧”小柔也不肯定,反正这老头肯定不对劲。

等来到一片茂密的树林里面,这里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陵墓的样子,小柔左右看了看,取出镰刀开始刨地,秦风见状也拿出天星帮忙,很快就刨出来一块石碑,只能隐约看出来一个“叶氏”小柔看着这石碑沉默了。

良久,她将周围的土重新堆了两个土包,重新立碑,并跪在土包前面深深的磕头。

小柔的父母她早就安排投胎了,这里这是她心里面的一种念想吧,当然有时间的时候小柔也会去看看她父母的转世。

她是阴差,自然会安排他们重新相遇,相知。可能对于小柔来说,山河故里,斗转星移,兴衰更替,唯有他们,万世如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