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进入墓道里面,秦风就感觉这地方不对劲,仿佛是一间宅子放到地下一样。

因为一走完墓道,迎面就是一块影壁,上面雕刻着一些栩栩如生的藤蔓,绕过影壁,后面是放置的假山和石刻花草,左右两边是挖掘出来的房屋,正前方就是墓穴。

秦风看了周围一眼,决定直接去墓穴。

墓穴到顶的高度大概有五六米,长大概有十多米。这里面摆满了各种精致的石刻家具,而尽头则是一具雕刻着花纹的棺材。在棺材的旁边有一个黑影。

这黑影仿佛带着峨冠,穿着宽大的汉服,对着门这边拱手作揖。

这让秦风觉得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这黑影是怎么形成的?那鬼面人又在哪里?

这时候秦风再次看那个黑影,却发现黑影开始变得模糊,他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人扼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扭头一看,小黑小白她们却一点事都没有,而那黑影居然脱离了墙壁的束缚,开始一步步朝秦风走了来。

秦风一下子慌了,狠狠的咬了舌头一口,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感觉脱离了那种束缚。来不及吐掉嘴里面的血水,指着墙壁上的黑影喊道

“小柔,那幅画有问题”等他喊完以后抬头一看,自己身边早就没了小黑小白他们的身影。

偌大空旷的墓室里面只剩下秦风一个人的身影和那副黑影图。

秦风取出天星,小心翼翼的朝墓室口走去,沙沙的脚步声回荡在墓室里面,听的秦风的头皮发麻。

他双眼死死的盯着黑影图,一步步朝后面退去。突然黑影动了,如同风一样窜到秦风面前。

秦风只看到一道寒光在空中闪过,举剑格挡。

“铛”金属相击之声回响在墓室里面,那黑影往后一退,秦风也往后退了几步,等他站好一看。

墓室中央站着一个全身黑衣黑裤,带着黑色面具的鬼面人,秦风看到那把剑就知道这是那个鬼面人。

“这次你逃不掉了”秦风举剑看着鬼面人,但鬼面人并没有像上次一样举剑迎战,而是甩了甩手腕,剑也跟着抖动起来。

秦风皱眉,心中暗想,这鬼面人搞什么,上次可没怎么神神叨叨的。

鬼面人晃了一会,手突然一停,但剑因为手突然停下来,自身还有惯性,居然在空气中引起一阵剑吟。

这剑吟听的秦风心头一颤,失神之间那鬼面人直接扑了下来,他手里面的剑带起一阵黑雾,秦风急忙举剑一挡,一股震颤从他的剑传到天星上,将秦风的虎口震出一条细小的血口。

他好强啊,秦风心里面暗自想到,没想到这个鬼面人和上次完全不一样。

鬼面人不给秦风丝毫喘息的机会,再次举剑袭来,秦风没办法只能迎战。

双手握住天星格挡,秦风堪堪挡住这一剑,和那个鬼面人对视,他这次在鬼面人的眼睛里面看到的是杀意。

秦风觉得这双眼睛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样。他一咬牙,往旁边一滚,那鬼面人犹豫是用尽力气,一下子失去支撑往前面顿了一下。

秦风抓住机会,朝他背上砍去,但那鬼面人瞬间反应过来,将剑后背,挡住了秦风这一剑。但同时也往前面扑了几步。

他立马反应过来,长剑一送,和天星的剑尖撞到一起,两把剑在空中形成八字形。那鬼面人趁着这机会,左手握拳,朝秦风的胸口打来。

秦风没想到这鬼面人如此狡猾,也举起手去和他的拳头硬碰硬。

但是没想到鬼面人的拳头居然如此硬,秦风觉得砸到了石头上,急忙往后一退。

他颤抖着甩来甩疼痛的拳头,一脸愤怒的看着鬼面人,鬼面人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长剑后背,显得特别潇洒帅气。

而秦风则是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但他还是小心的防备着鬼面人,只见鬼面人中指食指并拢,其他手指弯曲,放到嘴边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秦风一脸戒备的看着他,防止他搞鬼。

但是那鬼面人一直在念叨,不见他动手,而墓室里面什么也没有,秦风有点疑惑了,这家伙傻了?

不对!墓室里面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那副黑影图!秦风背后冒出一阵冷汗,鸡皮疙瘩瞬间乍起。

回头一看,那黑影已经快脱离那墙壁,距离秦风就半米的距离。秦风心中一恼。

你大爷的,这是下死手啊。

于是他也不客气了,举起剑就朝鬼面人刺去,鬼面人刚刚吟诵完毕,睁眼一看,一道寒光朝自己头上落下,于是往后一退。

但还是慢了一步,面具被砍成两半,露出一张精致白皙的鹅蛋脸。

这鬼面人居然是女的!

秦风惊讶了,看着体型也不像啊,尤其是前面简直是一马平川。

那鬼面人见面具破损,自己的脸被人看到,脸上一阵惊讶,随即又变成无尽的杀意。

举起长剑刺向秦风,而背后的黑影也脱离了墙壁的束缚,朝秦风扑来。

“你大爷的,灵,出来”秦风遭遇前后夹击,一下子没了办法,只好拍了拍手上的手表,叫灵出来。

灵一出来就看到两个凶神恶煞的东西扑来,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但她还是很稳定,闭上眼睛吟诵了一句,顿时白光大作。

那光芒刺的鬼面人眼睛一闭,一股巨力袭来,鬼面人和黑影倒飞出去。

等秦风睁开眼睛一看,自己身边站在还在看这里面布局的小柔她们。

“小柔,小黑小白,准备打架了”秦风使劲的喊了一嗓子,吓得小黑小白一跳,回头一看,那黑影就站在棺材旁边,而鬼面人则是从衣服上撕了一块布蒙住了眼睛以下的部分。

眼神里面充满了不甘和疑惑。

原来秦风上次发现了灵可以破除这些幻境,但是上次那一战将她的力气耗光了,所以他让她好好休息,直到这次灵恢复过来。

鬼面人自然不知道这一层,她纠结的看着秦风他们,突然她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手中长剑一转,激起一阵烟尘。

等秦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柔已经冲了出去。

等到烟尘散尽,小柔站在鬼面人消失的地方,而周围空无一物。

那黑影见自己被抛弃了,一下子也懵了。

但是他丝毫没有退却,而是将手伸到棺材里面,开始消失不见了。

突然,从棺材里面坐起来一个金光虚影人,他手里面拿着一把银色的长剑。

“这是王剑,有点意思”杨广看到以后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什么?”秦风问杨广,这时候小黑小白,小柔她们已经冲了上去。

“我听说这汉高祖封了很多王族到封地上,这些人都带着一丝王气,而他们的剑也沾染上了,成了王剑,像我的剑就是帝王剑,准确的说我不是鬼魂,而是大隋的气运”杨广无奈的笑了,笑容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东西。

但是秦风没时间听他嘲弄自己。而是看着墓室中央打架的那帮人。

小黑小白牵制住金色人,而小柔则是攻击那角色人,很快就将那金色人制服

那黑影跑了出来,被子衿一道琴音打倒在地。

几个鬼将他围在中央。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秦风开口问他。

“我是楚王的仆人”那黑影开口,只不过那声音极其晦涩沙哑。

这刘注生前是在楚地,所以封号为楚王。秦风也不好意思暴露自己的学识,于是让那黑影继续说。

这黑影原本是刘注的贴身仆人,主要负责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结果刘注嗝屁了,这仆人就被作为殉葬品死在墓里面了。

至于他是怎么变成黑影的,他丝毫没有记忆,只是听到有人叫他,他这才苏醒过来。

秦风见这货也提供不了什么信息,于是将他丢到阴间大门里面。

这时候墓道里面响起一阵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警察来了。

于是小白再次将他们的身形隐匿起来,那些警察接到报警说墓坑里面传来声音,怕是有人来偷东西。于是紧急出警。

结果来了一看,这里面除了有些阴冷以外,什么都没有,于是仔细的查看起来。

而秦风他们早就跑出来了。

等回到酒店,秦风久久不能忘记那鬼面人的容貌,她的容貌和小柔比起来也不呈多让,而且自己绝对没见过这个人,但是她为什么一直想杀了自己。

秦风可以肯定的是,这鬼面人和上次那个是同一个人。

灵因为破幻又一次沉睡起来,问她也没什么结果,他想问小柔,但是在此之前这些鬼面人又没听她说起过,如果有,小柔肯定会给自己说的。

秦风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梦里面他梦到上次舞剑的那个人影开始变得清晰,那张脸就是那鬼面人的。

等到秦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的事情了。

这次他不打算再去找鬼面人,而是打算回去了。

但是在走之前他想带着小柔她们出去好好的玩玩。感受感受这秦淮河的热闹。主要还是想陪着小柔去找她的家。

夜幕下的秦淮河很安静,它这样流淌了不知道多少年,也见证了两岸的风光和朝代更迭。

小柔折了两只河灯,点燃中间的蜡烛,轻轻的放到水里面。

“你以前也在这里放河灯吗?”秦风也点燃自己的那只河灯,放到水里面。

“嗯,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过节,这时候我就可以远离宫廷,回到家里面,和哥哥姐姐们来这里放两只河灯”小柔看着远去的河灯,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秦风则是想象到一脸稚嫩,活泼的小柔看着河灯远去拍手大笑的样子,一下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板,你笑什么”小柔一脸疑惑的看着秦风。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小时候的样子和你现在这幅样子肯定不一样”秦风笑着看着河灯远去。

小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秦风说的是什么,脸上也露出一个笑容。

月色下的秦淮河,很美,当然,人也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