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李冰的操作让人觉得专业,但是对面的是鬼不是人,很害怕枪吗?

轿子炸裂以后,中间坐着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人,看身材和装束是新娘。

她头上盖着一个红盖头,根本看不清脸,但是秦风能感觉到周围的阴气在不断聚集。

“李警官,你先回来吧,你不是她对手”秦风深吸一口气,这件事情只能靠自己拖了,希望小黑小白能早点回来。

秦风握紧手里面的天星,打算和这女鬼硬刚,但是那女鬼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给秦风的感觉就是,她貌似没在野外,而是在婚房内等自己的丈夫一样。

秦老板有个好习惯就是能跑就跑,这女鬼没动静,那自己就跑,何必冒着危险去和人家打架。

但是别人就不一定有这种觉悟了,秦风刚刚转身想跑,但是天空中开始下起白色的纸钱,在月光笼罩之下,像是白雪一样飞舞。

同时秦风和李冰感觉脖子上阴风阵阵,就好像一个人在背后吹冷风一样,他们两个的心脏的砰砰作响。

秦风转身看着鬼新娘,眼神里面露出凶光,你大爷的,战又不战,走又不让走,什么意思。

秦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鬼新娘,他能感受到红盖头之下同样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而这时候自己左边传来李冰打颤的声音。

“秦老板,你……你旁边……”李冰的话引起秦风的疑惑,自己旁边有什么,我旁边不就是你吗?

“不是……我这边……,是……是另外一边……”秦风扭头一看,自己的右肩膀上赫然趴着一个纸人,那纸人面白红唇,两个红红的腮红,一对画上去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秦风,怨毒的神色看的秦风心中一冷。

秦风被这纸人吓了一跳,急忙往左边一闪,手中的天星手起刀落,那纸人被劈成两半,和那些白色的纸钱混在一起。

秦风看着那鬼新娘,怒火心中起,于是举起天星朝那鬼新娘砍去,那鬼新娘也感受到秦风的杀意,红盖头飞起朝秦风的头上盖了。

秦风一举天星,戳在红盖头上,低头一看,那鬼新娘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她的脸很白,红红的嘴唇,双眼布满血丝,发髻略微散乱,同时还有一股寒气让秦风觉得窒息,一双长满尖锐指甲的手抓向秦风的脸。

秦风急忙后退,利爪带起恶风让秦风觉得脸颊生疼,但那女鬼可不会给秦风喘息的时间,继续朝秦风扑来。

“砰”一颗子弹打在鬼新娘的胸口,秦风感到一股恶臭袭来,熏的他想吐。这股恶臭的来源就是鬼新娘胸口的那个洞,洞里面流出一股黑色粘稠的液体,秦风也没时间去想那是什么。

鬼新娘见李冰伤到了她,于是也不管秦风了,而是转而扑向李冰。李冰见一击不成,那女鬼反倒是朝自己扑来,脸上即恐惧又担心,但他毕竟是警察,身手比之其他人要敏捷很多。

当即从旁边抄起一块扁担,朝女鬼的头上抡圆了,女鬼也没想到这男的居然还有胆子进攻自己,当下也没办法躲避。

扁担砸女鬼头上,当时就黑水四溅,一股恶臭蔓延开来,再看鬼新娘被一扁担砸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脸上流下黑色液体,头发散乱,身上的喜服也变得脏乱不堪。

但她大吼了一声,向风一样扑向李冰,李冰旧力为泄新力未发,他根本没想到这女鬼抗击打这么强,这么快就反应过来。

霎时间李冰看着越来越近的女鬼,眼前闪现出自己当警察以来的种种事迹。眼看女鬼就要扑到李冰身上,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秦风想拦住女鬼也没机会。他突然有种慌乱感。

突然,一阵兽吼声响起,李冰的背后冒出一阵金光,一只长的像麒麟,但是头上正中央长着一只角的怪兽虚影出现在他背后,它的眼睛似乎冒出精光一般,张大嘴朝那女鬼吼了一声。

那女鬼被这只兽的吼声喝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连连磕头。

“大人饶命,我有冤要说”那女鬼一边磕头一边乞求。

“吼”那只虚影兽大吼了一声,对着女鬼怒目而视,巨大的威压让秦风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但不一会那怪兽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脸懵的秦风,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鬼和一直闭着眼睛的李冰。

全场很安静,仿佛那怪兽一出来,周围所有的生物都被镇压了一样。

过了一会李冰才睁开眼睛,看见看着自己一脸怪异的秦风和鬼新娘恐惧的表情。

“秦老板,这是怎么回事?”李冰很茫然,这鬼新娘被秦风收服了?

“你实话实说,你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怪事”秦风很好奇刚刚出现的那个怪兽虚影到底是什么,居然能产生如此威严。

“老板,我们两个来迟了”还没等李冰回答秦风的问题,小黑小白的声音就从不远处传来,秦风松了一口气,他们没事就好。

“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小白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鬼新娘,觉得很疑惑,这是看到什么了?

“小黑小白,你们知不知道一种长的像麒麟,但是头上只有一只角的怪兽,它叫一声就能产生一种巨大的威严感”秦风将自己看到的怪兽描述给小黑小白听,看他们知不知道。

“老板,你说的不会是獬豸吧!它跑这里来了?”小黑一脸惊讶的看了周围一眼,眼神里面有些恐惧。

“你们这是怎么了,獬豸是什么玩意”秦风看到小黑小白惊慌失措的表情,觉得很奇怪。

“秦老板,獬豸不是什么玩意,不对,獬豸是律法神兽,当初皋陶治狱,就养了獬豸出来明辨是非,如果谁违反了规则法律,他就用他的角将他顶死。”李冰听到秦风的话,立马来了兴趣,他虽然不是学法的,但是獬豸这种神兽对于警察来说也不陌生。

“李警官说的对,獬豸就是专门负责管理律法的,一般都将他刻在官府衙门门前。古代负责律法的官员还要佩戴獬豸帽来彰显公平。”小黑没看到獬豸的身影,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们又没作恶,你们怕什么”秦风看到小黑小白的表情,很疑惑,这两孩子怎么了。

“老板,我们鬼差说起来也是管理律法的鬼,但是整天不去捉鬼梳理冤情,而是整天在玩,被獬豸看到了肯定要惩罚我们,我们这算是渎职,他可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且还油盐不进,你想塞好处给它都不行”小黑悄悄的说,仿佛随时会被獬豸听到一样。

“而且有时候走到法院,警察局会感到一种威严的气息,那就是獬豸的气息”小黑小白的这句话提醒了秦风,这李冰不就是警察嘛,身上有獬豸的分身很正常。

那也可以解释这女鬼在地上磕头的原因了,而且她还说自己有冤。

秦风他们将视线转向女鬼,那女鬼看到小黑小白更加惊慌,同时还有几分欣喜,这是鬼差啊,这獬豸办事效率挺快的,自己刚刚才哭诉自己的冤情,这就派黑白无常来调查了。

一时间女鬼对着小黑小白连忙磕头。

“行了行了,你快说说你有什么冤情”李冰很不喜欢这种被跪拜的感觉,虽然人家是给獬豸跪的,但是他可不相信那神话中的獬豸会跑出来。

女鬼开始讲述她的故事,原来她是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人,后面那男人就约她出来见面,结果人家下药把她弄晕。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家挂满白布的家庭里面,自己面前是一口红木棺材,而且她被束缚住双手双脚,嘴里面也被塞了一个布团,只能发出呜呜声。

她看到那男人正在和一对老年夫妇说什么,那对夫妇一脸悲伤的听着男人说,时不时还投来打量的神色。

最后夫妇俩掏出一沓钱给男人,男人点了点确定没什么问题以后就朝棺材上了一炷香,然后离开了。

那对夫妇取下她嘴里面的布团,她立马就喊到。

“大爷大妈,你们放过我吧,我保证不报警”

“姑娘,我们也是没办法,我们唯一的儿子在城里打工出事了,他一个大小伙子到现在都没谈媳妇,现在他走了,我们不可能让他孤孤单单的上路”那妇人说着说着流下眼泪,一脸悲恸的趴在棺材上。

那男的叹了口气,然后朝屋外走去,不一会就来了几个大汉和老妈子。

将她拉到一间房间里面开始朝她身上套喜服,她瞬间明白了这帮人要做什么,于是大喊大叫的,死活不愿意。

但她被束缚住手脚,根本翻不起什么波浪,一个女人两巴掌扇她脸上,她就被扇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人按住自己正跪在棺材面前,和一只公鸡拜堂成亲。她又闹了起来,几个大汉按住她。

等仪式结束,一个男人在公鸡的脖子上划了一刀,将鸡血淋在棺材上,然后八个人抬着棺材朝山上走去,平时听起来喜庆的喜乐在这一刻成了她的催命符。

等来到山上,这里早就被挖出一个大坑,几个人将棺材放在坑里面,打开棺材盖一看,里面躺着一个面目全非的尸体,同时将她按到棺材里面,她害怕啊,于是疯狂反抗,手脚被绳子勒出血痕。

但她终究抵不过那一帮人,被按到棺材里面,钉上棺材盖。最后空气耗尽被活活憋死。

这女鬼的经历让秦风他们觉得不寒而栗,现在这个社会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尤其是李冰,他听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恨不得马上回去把那帮杀人犯抓起来。

“李警官,你先冷静,我们要先找到证据”秦风按住快暴走的李冰,这件事情不能急,不然没证据也没办法控告他们杀人。

李冰冷静下来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

那女鬼带着他们来到墓地,指着一座崭新的坟墓说这就是她被埋的地方,她说她不讲究什么入土为安了,只想要那帮禽兽得到惩罚就可以了。至于那男的,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和那具尸体在一起都觉得恶心。

当即李冰就打电话给局里面,让他们派法医来。同时他亲手拿去锄头开始挖坟。

说实话,秦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可能他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倒是小黑小白一脸无所谓。秦风问他们怎么想。

“老板,我们是封建时代的鬼,这种事情在我们那时候很正常,而且我们两个也是富家子弟,搞不好也会面临这种事情”小黑小白无奈的叹气。

“行吧,万恶的封建迷信,万恶的富家子弟”秦风感叹了这句,但是小黑小白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在说他们……